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我有责任,把我自己仅有一次的人生过好

 
 
 

日志

 
 

诗词鉴赏,一个“比”字了得(转)  

2011-11-02 17:08:19|  分类: 教学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拙作已刊于全国中文核心期刊《中学语文教学参考》2006年第5期)


古典诗词教学的研究历来仁智互见,各有千秋,诸如有借鉴价值的“品读法”、“美读法”、“改写法”等。教法虽有万千,但一点却始终未变,即诗词是一门经典的语言艺术,它注重用词炼句,讲究反复推敲,绵里藏针;它对语言简洁、准确和传神等方面的要求,可谓近乎苛刻。“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 便是古人斟字酌句的典型写照。反而思之,若将如此“一字千金”的诗词语言进行替换、增减和变更,再与原诗词进行比较,其艺术效果必将得到凸现。下面,笔者就从 以此为突破口,引导学生通过品味诗词语言来感其情,晓其义,体其境,悟其旨,从而使学生真正领略到古典诗词的艺术魅力。

一、 “变序”比

一般而言,无论是词序还是句序,都是按其约定俗成的惯例排列的。可在具体的语言交际中,说话人调换一下原有语序,即便不另增新词,也能创生新意,使语言表达尽显姿彩,还能达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譬如一回文诗:“空花落尽酒倾缸,日上山融雪涨红。红焙浅瓯新火活,龙团小碾斗晴窗。”若将其语序变动,可倒念为“窗晴斗碾小团龙,活火新瓯浅焙红,红涨雪融山上日,缸倾酒尽落花空。”两相比较,令人回味无穷,这也给诗词教学予很大的启示。

笔者教学《迢迢牵牛星》时,曾要求口译“迢迢牵牛星,皎皎河汉女”一句,学生发现此句为互文,应作“迢迢牵牛星皎皎,皎皎织女星迢迢”。笔者追问,既为互文,能否将语序变为“皎皎牵牛星,迢迢河汉女”?经过研讨,学生悟出其中奥妙,原来用“迢迢”(距离遥远)写牵牛星,还可让人联想到他是一个远在他乡的游子;而用“皎皎”(星光之亮)写织女星,则会让人联想到女性之柔美,两者可互文,但不可互换。再如教学王维的《山居秋暝》,有学生认为,可将其中“竹喧归浣女,莲动下渔舟”一句,变序为“浣女归竹喧,渔舟下莲动”,后经师生研讨品味,发现尽管意思未变,原诗却失去了 “未见其人而先闻其声”的细节艺术美。

二、 “变式”比

古典诗词讲究韵律,于是便会出现平常少见的句式,初学者一时较难理解,不能适应;待其稍稍适应后,有的也未必能深思其中道理,这对学生诗词鉴赏能力的培养是极为不利的。所以,教师可以通过变换句式来帮助引导学生理解,但要注意的是,“将句子换一种说话”的改写只是手段,目的还在于通过比较,使学生能够领会原句表达的精妙。

譬如教学辛弃疾的《永遇乐 京口北固亭怀古》,开篇“千古江山,英雄无觅孙仲谋处”一句,学生咋看难以理解,笔者于是让学生在原句基础上稍作调整和补充,(“千古江山,无处觅英雄孙仲谋之事迹”),使它再变为散文句式,(千百年来,江山依旧,可是孙仲谋的英雄遗韵已经找不到了。)然后师生对照原句,体会两者的表达效果有何不同。学生感觉到两句区别在于“英雄”与“孙仲谋”孰前孰后,原句先“英雄”而后“仲谋”,意在突出词人的景仰之情。笔者如此点拨,学生学习运用,对词中另一句“四十三年,望中犹记,烽火扬州路”进行改写,(遥望对岸的扬州,我回忆起四十三年前在炮火中南下归宋的经历),经过对照品读,发现原句突出强调的是时间“四十三年”,这就使得词人壮志未酬的辛酸不言而自明了。

三、 “替换”比

诗词中有些字词的运用可谓独一无二,精妙无双,即使是用意义再相近的词语替换也难奏其效。当然,我们通过替换字词进行比较,有助于理解难词新句,同时也能够领会词语运用的准确巧妙,就如同王国维《人间词话》中的评述:“‘红杏枝头春意闹’著一‘闹’字而境界全出。”若换成“浓”字则恐怕意境顿失了。

笔者在教学曹操《短歌行》“明明如月,何时可掇”时,有学生发现《三国演义》版本中是“皎皎如月,何时可辍”,是否课本有误呢?于是师生乘热打铁,发现用“掇”不仅能显示曹公“欲上青天揽明月”的求贤若渴之心,而且还作比兴手法,暗寓贤才何时求得与自己理想何时实现等丰富涵义,而取“辍”则仅是“求贤之心不可停”。两相对照,意境迥然不同。再如教学《念奴娇赤壁怀古》中写赤壁之景的诗句:“乱石穿(崩)空,惊涛拍(裂)岸,卷起千堆雪(层浪)。”笔者问,若改为后者岂不更有气势?经过一番研讨,学生认为从豪放词风格而言,似乎可行,但“崩空”、“裂岸”给人以惨烈之感,与后文“江山如画”之语境极不协调。

四、 “增删”比

名家之作大都可称得上是文不加点,不刊之论,有时是“不著一字”而“尽得风流”,如若增字删词,再与原诗词比较,则能凸现其遣词著字的大家风范,读者也能进一步体会作品准确、生动的艺术表达效果。对此,笔者在教学李清照《声声慢》一词时感触颇深。

《声》词开篇“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七叠连用,历来被倚声家视为叠词运用的典范,而如何使学生领会却一直是教学中的难题。笔者将原句改为“寻觅,冷清,凄惨戚戚”,让学生结合词人身世研讨,反复诵读,最后学生终于领悟到李清照不相信丈夫已死,在恍惚中仍觉夫君在家,于是不停寻找,一处找不着再寻一处(寻寻觅觅);而后几叠连加,极其生动细致地表现了女词人内心悲戚之情。当读到词人借酒浇愁,“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笔者就此启发,若将其中“淡”字去掉如何?(古代女子饮酒怎会觉得“酒淡”呢?)学生猛然醒悟,原来词人悲苦浓重,就是“酒”在口中也无味啊!

五、“前后”比

诗词中还有一种现象,即某些词句在文中反复出现(有的也仅是字面上的细微差别),如李白《蜀道难》一唱三叹,反复出现“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之句,鉴赏者切不可忽视这一细节,有时通过前后的比较,可以体察作者创作手法的匠心独运及词句表达的艺术效果。

笔者在教学《诗经 卫风 氓》时,有学生就质疑诗中三次对 “淇水”的描写,问这是否有其特别意义?经过师生研讨后认为,第一次“送子涉淇”,是他们幸福生活的开始;第二次“淇水汤汤”,写出了归途中弃妇内心的“汤汤”悲愤;第三次“淇则有岸”表明女主人公决绝的态度。三次写“淇水”,其实是暗示了女主人公爱恨思绪的轨迹。睹景忆往事,乃人之常情,“淇水”就是女主人公那段以欢乐始而悲伤终的生活见证。再如《孔雀东南飞》中兰芝自述才艺的诗句:“十三能织素(教汝织),十四学(能)裁衣,十五弹箜篌,十六诵诗书(知礼仪)。” 其后文兰芝被遣回家,刘母哭诉时再次提起(仅有细微差别),前后共出现两次,有学生问,“这是简单的重复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后者重提不仅再次强调了兰芝的才艺双馨,而且进一步衬出兰芝之委屈、焦母之蛮横,同时丰盈了女主人公的人物形象。

五、 “整体”比

诗词语言鉴赏除了本身可进行“咬文嚼字”外,还可以大见小,以整体带局部,进行整体性语言风格比较。在比较过程中,既可横向以不同作家的同类题材作品相比,也可纵向以同一作家不同时期的作品相比,但教师都要引导学生反复吟诵,精心推敲,使学生能够整体把握住不同诗词语言的独特风格。

譬如同写诸葛武侯,《蜀相》“出师未捷身先死,常使英雄泪满襟”,一个是杜甫在述惋惜之心与壮志未酬之愤;《书愤》“出师一表真名世,千载谁堪伯仲间”,一个是陆游在抒爱国之情与收复中原之志。同登岳阳楼,杜甫是“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而孟浩然则是“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楼”。一样的手法,不同的切入角度,师生在吟诵推敲中发现,原来是诗词语言魅力给读者带来异曲同工的气势美和震撼力啊。再如婉约派之“晓风残月”与豪放派之“大江东去”,理论上人人皆知,但如何才能品味出这两种不同的风格呢?笔者在教学过程中就没有去过多的理论辨析,而是让学生换位朗诵,即以缠绵深婉之语气吟诵豪放激越之词,反之亦然,学生就是在阵阵诵读声中整体把握,体验感悟两大古典词派独特的语言神韵。

诗词鉴赏千古事,得失成败寸心知。诗词语言鉴赏博大精深,以上浅述仅是冰山一角,触及皮毛,但我们或许可以让学生在“比”中学会思考,在“比”中学会学习,在“比”中悟出“天机”,从而真正提高一点古典诗词鉴赏的能力。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