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我有责任,把我自己仅有一次的人生过好

 
 
 

日志

 
 

【转载】记念我的高四生活--------仿鲁迅《记念刘和珍君》而作  

2012-08-26 19:50:47|  分类: 精彩演说辞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公元二零零二年六月十四日,就是高三学子填报志愿热火朝天的那一天,我独在校园中徘徊,遇见吴君,前来问我道,‘你可曾为我们的高四生活写了一点什么没有?’我说“没有”。他就正告我,‘你还是写一点吧,我们的高四生活就要结束了。”
这是我知道的,凡是经历过高四的人,总有一种发泄的欲望,渴望挣脱着笼牢的困囚,然而我竟没有想到,在这剩下的不多的日子中,众多的人中竟有吴君。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这虽然与解脱毫不相干,但在此刻,却大抵只能如此而已。倘若我能相信所谓的“文字的张力”,那自然能得到更大的安慰-----但是,现在,却只能如此而已。
可是我实在无话可说。我只觉得所处的并非人间。只有四百多分的分数,充斥这我的视野,使我艰于呼吸视听,那里还能有什么言语?长歌当哭,是必须在高考结束之后的,我已经经历了一次,尤使我觉得悲哀。我已经出离痛苦了。我将深味这非人间的浓黑的悲凉;以我的最大勇气显示于非人间,使他们怯意于我的勇气,就将这作为最后奋然一击的拼搏,奉献于高考的面前。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分数,敢于正视渺茫的前途。这是怎样的哀痛者和幸福者?然而造化又常常弄人,以时间的流逝,来洗绦旧日的辉煌,仅留浓重的回忆和些微的悲哀。在这浓重的回忆和些微的悲哀中,又给人暂得偷生,维持着似人非人的生活。我知道这样的生活很快是一个尽头!
我们还在这样的生活中坚持着;我也早觉得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离七月七日也还有二十一天,解放的日子快要降临了吧,我正有写一点东西的必要了。

在教过我的老师当中,冯良老师留给我的印象最深。老师云者,我向来这样说,这样想,现在却觉得有些踌躇了,我应该对她奉献我的尊敬和爱意。她不是那中仅仅看中我的一点应试能力的老师,她用她的宽容原谅着我的任性与偏激,用她的爱心“纵容”着我的骄傲。
我向来是不听语文课的,冯良老师的也一样。通常我是危襟正坐地看闲书,或者干脆就是执笔写日记。老师发现我的秘密后,只是温和地笑笑。我的语文成绩还算得过去,即使有时考差了,老师还是微笑着,态度很温和。她相信我的实力。
待到和老师真正熟络后,我才把我的梦想烦恼向老师和盘托出。我从来没有向一个人如此坦白过自己,从来没有。或许冯良老师给我的感觉已超出了老师的范围,更多时候,我觉得老师更象姐姐一样关爱着我。
然而,在回到原来的学校复习了三个月后,我离开了冯良老师。此后想起甚为愧疚,似乎我是忘恩负义之徒。在信中,我向老师提及我的感觉,老师还是大度地赞许我的选择正确,并自责当初劝我留在母校是太难为我了。
好久以后,我才敢拨老师的电话号码,但在听到老师话语的一刻,我又放下了电话,总之,在我的记忆中,自从离开了母校就没有见过老师的一面。

我在六月一日晚,也就是月初回校的第一天晚,才知道四日学校要举行第三次摸底考试的事。我对这些传说,竟至于颇为怀疑。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大的质疑,来猜测老师的。然而我还未料,也不信竟会突然到这地步。四日果然得到证实,见老师面带微笑,笑口吟吟地抱着一大叠试卷走进教室,宣布考试,以次作为高考填报志愿的大概标准。
时间如梭,两日的考试如恶梦一样结束了。不久,就传出了成绩拔尖的同学的分数。听同学说,我的并不理想。我没有勇气亲自去证明,但接着“老班”就有令,要我过去级室。
分数,以使我目不忍视了;训斥,尤使我耳不忍闻。我还有什么话可说呢?我懂得差生之所以差的缘由了。分数呵,分数!不在分数面前沉默,就在分数面前爆发。

但是,我还有要说的话。
毕竟,这不是高考,只是一次摸底,只有笑到最后才最甜。自然,高考也只是一次考试,作为曾经的落榜生,我有理由也有资格说一点感受。
听说,全国,都有落榜生自杀的事。这些人确实是死掉了,有他们的尸骸为证;这些人确实存在过,有他们的亲人的痛苦为证。当我们这些落榜生挣扎于文明人发明的试卷中的时候,这是怎样的一个惊心动魄的伟大啊!!我们复读生的决心,那些应届生的朝气,不幸全被一次高考所抹杀了。
但是全国的高考试题研究界的精英们却居然兴奋起来,说推测到了高考的命题方向。

时间永是流逝,考试依旧进行,有限的几个复读生在中国是算不了什么的,至多,不过供无恶意的村人以饭后的谈资,或者给优等生上大学的垫脚石。至于此外的深的意义,我只觉得寥寥,因为这实在不过是考试能力的一次检测。人类的文明前行的历史,正如煤的形成,当时用大量的木材,结果只是一小块,但高考是不在其中的,更何况存在着不公平。
然而既然已经落榜。当然不觉要复读。至多当是无意中刺伤了父母,师友,爱人的心,纵使时光流驶,洗成暗黑,也会在微漠的悲哀中永存人生不可磨灭的阴影。我已说过,“落榜或余悲,他人亦已笑,考差何所道,光明仍在前。”倘能如此,这也就够了。

我已经说过:我向来是不惮以最大的质疑来猜测老师的。但这回却很有几点出于我的意外。一是冯良老师竟会这样地宽容,一是另有老师竟至如此下劣,一是我的意志竟是如此之坚决。
我知道自己考试之外的能力,是始于去年,虽然发表的文章是少数,但看那带着墨香的文字,曾经几度为之兴奋。至于这一回放纵地记录自己的点滴的高四生活,虽然不够全面,也更见我的坚决。虽可能遭到“枪毙”,而终于没有放弃自己的信念。倘要寻求这一次记录对于我将来的意义,意义也就在次罢。
落榜者在淡红的血色中,会依稀看见微茫的希望;真的猛士,将更奋然而前行。
呜呼,我说不出话,但以此记念我的高四生活

  评论这张
 
阅读(155)|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