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我有责任,把我自己仅有一次的人生过好

 
 
 

日志

 
 

为我一挥手(通感的感性描述)  

2013-01-20 10:51:44|  分类: 教学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在林间空地上,喝着带来的茶,听到山风精神抖擞地从松林上空掠过,一时间不再说话,和身边的萱草一起坐在那个玄远岑寂的时刻当中了。那巨大的远去的声音或许是古时代的阵阵回音吧。音乐是听觉艺术,古代诗人也是通过声音和有形之物来描述音乐的。李白在《听蜀僧溶弹琴》写道: “为我一挥手, 如听万壑松。”就是用万壑松涛声,摹写出琴声的宏伟、流畅和清肃。

 

    李颀在《听董大弹胡茄》里,也曾以失群雏雁的嘶鸣、胡儿恋母的哀啼、长风吹动林木、急雨敲打瓦片等众多萧瑟的音响, 表现出了胡茄乐曲的凄楚哀惋。他在《听安万善吹繁巢歌》里,又以“枯桑老柏寒甩咫, 九雏鸣凤乱啾啾。龙吟虎啸一时发, 万簌百泉相与秋” 这些音响来摹写髯巢(古代由龟兹国传人的一种管乐器, 发声悲哀) 的曲调, 令人如闻其声。

 

   而韩愈在《听颖师弹琴》写道:“浮云柳絮无根蒂, 天地阔远随飞扬。”浮云柳絮是有形之物,它们在广远的天地间相与追随飞扬的物态,是韩愈听到琴声后眼前出现的幻象, 是由听觉到视觉的通连与幻化。当他把这种幻象诉诸文字, 感受敏锐的读者便会产生由视觉到听觉的逆向反应, 透过浮云柳絮追随飞扬的物象而听到悠扬宛转、舒缓自如的缕缕琴声。

 

   这种感觉上通联的现象,钱钟书先生把它概括为“通感”,通感多出自感受敏锐者。具备这种感受,一曲曲唐代音乐便会穿过历史的烟云回荡在耳畔。我曾期望来世成为一棵开花的树,或许有幸会遇到一位抚琴的女子吧。抚琴,于疾风甚雨不弹,于尘世不弹,对俗子不弹。你为我轻轻一挥手,我便从天籁里听到一种震撼,获取一种永恒。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