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不与人比,你就赢了  

2013-11-17 10:37:21|  分类: 高中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上学的时候,我就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若是老想当第一名,那你最多只能当第二;若是你一心想着好好学习,那你就离第一名不远了。

  工作以后,进了公司策划部,一开始,面对同事们做的策划方案,我参考再三,端详许久,一旦自己参与进去,还是与人相差万里。一次,我把自己的苦恼说给自己的领导听,领导说,当你觉得不需要看别人的策划方案,自己沉下心去做时,你就成熟了。半年后,我自己学着做策划,实践再三以后,我的策划方案和创意逐渐在公司内崭露头角。领导看到我的进步,笑着说,当你心中没有模本可仿,你就可能成为成功的标本了!

  职场里,我们常常想着与人一较高下,殊不知,千磨万砺以后,与别人争得头破血流,仍没有立足之地;赛场上,我们老是想着超越前面的人,殊不知,疾走如飞许久,却总是跌跟头,反被人超越;生活中,我们总是想着过得比邻居好,殊不知,眼看着邻居家开豪车过蜜日子,自己的日子却苦不堪言……

  我们总是太喜欢与别人比,比来比去,失去了自己,比伤了和气。

  我们总是想着迅速赶超别人,超来超去,乱了各自的方寸,丢了各自的格局。

  这不禁让我想起《世说新语·品藻》里的一个故事:桓公少与殷侯齐名,常有竞心。桓问殷:“卿何如我?”殷云:“我与我周旋久,宁作我。”

  意思是说,桓温在他年轻的时候,与殷浩声名相当,但他一直有一个心结,那就是与殷浩一较高下。一天,桓温终于逮到了机会,遇见了殷浩,他问殷浩:“你跟我相比,你认为哪一个更强一些呢?”殷浩面对桓温踢过来的皮球,微笑着说:“我自我觉得,我还是与自己打交道多一些,我还是宁愿当我自己。”

  我们还是不妨学学殷浩,只和自己较劲,不跟别人比劲。其实,在追求卓越人生的路上,我们只需走好自己的路就够了!老是盯着别人,久而久之就迷失了自己,生活就是这么奇怪,往往我们不跟别人比,就赢了!

                                         你冒犯了我,我一笑而过

  1936年11月,女作家苏雪林写了一封长信给胡适,攻击左翼文坛和鲁迅。胡适复信规劝她说:“凡论一人,总须持平。爱而知其恶,恶而知其美,方是持平。”他不赞成苏雪林行文太动肝火,用“旧文字的恶腔调”咒骂批评对象。苏雪林收到信后一时不太舒服,不知出于何种原因,她将此次与胡适的往返信件发表于武汉出版的《奔涛》半月刊,一时在文坛激起很大波澜。胡适的妻子江冬秀得知后非常生气,认为苏雪林太莾撞,这么大的事都不和胡适说一下,就冒冒失失捅到媒体上。更何况这样的内容公之于众也有损于胡适在世人心目中的形象。胡适却说:“只要是事实就好,苏雪林并没有虚构,事实就是这样,让世人知道真相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苏雪林也没想到信件发表后会产生如此大的反响,有说她高攀名人,也有说她自我炒作,苏雪林一时不知如何是好,好长时间不敢给胡适写信。胡适怕苏雪林心理负担大,亲自到苏雪林任教的武汉大学,请苏雪林吃安徽馆子,让她放下心理包袱。26年后,胡适去世,受恩于胡适的苏雪林万分悲痛,为胡适编撰了一本书,名叫《眼泪的海》。

  有一次,北大校长蔡元培跟钱玄同聊天,钱玄同突然问:“蔡先生,前清考翰林,都要字写得很好的才能考中;先生的字写得这样蹩脚,怎么能够考得翰林?”蔡元培先生笑嘻嘻地回答:“我也不知道,大概因为那时正风行黄山谷字体的缘故吧!”蔡元培1912年就是国民政府的教育总长,是标准的高官;现在是北大校长,是钱玄同的领导;年纪上,蔡元培也比钱玄同大19岁,算是长辈,然而,他对钱玄同的冒犯毫不在意,一笑而过。

  逻辑学家金岳霖主张学生有自己的见解,而且鼓励他们发表自己的见解。有一次在一个逻辑讨论会上,有人提到了当时享有盛名的哥德尔的一本书,金岳霖说要买来看看。他的一位学生沈有鼎马上对金先生说:“老实说,你看不懂的。”金先生闻言,先是哦哦了两声,然后说:“那就算了。”师生的这段对话,对金岳霖的另一个学生殷海光影响至深,他直至晚年仍然未能忘却,觉得金老师不愧是“谦谦君子”。

  三国时期的蜀国,在诸葛亮去世后任用蒋琬主持朝政。他的属下有个叫杨戏的,性格孤僻,讷于言语。蒋琬与他说话,他也是只应不答。有人看不惯,在蒋琬面前嘀咕说:“杨戏这人对您如此怠慢,太不象话了!”蒋琬坦然一笑,说:“人嘛,都有各自的脾气秉性。让杨戏当面说赞扬我的话,那可不是他的本性;让他当着众人的面说我的不是,他会觉得我下不来台。所以,他只好不做声了。其实,这正是他为人的可贵之处。”人皆赞蒋琬“宰相肚里能撑船”。  


                            有志,有识,有恒

 20年前的1983年,纽约大学电影导演专业硕士毕业的他,没有机会接拍一部自己导演的电影,只能在剧组打杂,做一些诸如看管道具、场务、编辑助理等没有太多技术含量的活,但就是这样一些没有技术含量的事,他也无比认真地去做,绝不允许自己出半点差错。有段时间,连打杂的事也没得做。他就认真地做一名“家庭宅男”,每天除了在家里大量阅读、大量看片、埋头写剧本以外,还包揽了所有家务,负责买菜、做饭、带孩子,认真地将家里收拾得干干净净。每到傍晚做完晚饭后,他就和儿子一起兴奋地等待“英勇的猎人妈妈带着猎物回家”。等后来有机会做了导演,他认真、敬业的态度让人仰视。他老是心揪着,脸发黑,血压、神经、胆固醇等内分泌全乱了套,跟腱炎加上心悸一起爆发。睡觉时身体会放电,四肢充血,醒睡换档之间会暂停呼吸。人常被吓醒不说,每逢夜晚即如临大敌,经常睡眠失调,有时整晚无法入睡直到晨曦微露,坐在窗前看到日出,眼泪就不由自主地流下来,人很沮丧,心神无法控制。

  正是认真成就了他。2005年,凭借《断背山》,他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2013年2月25日,凭借《少年派的奇幻漂流》,他第二次获得“奥斯卡最佳导演奖”。他就是李安。台湾著名主持人蔡康永说过:“李安的经历让你看到从构想到实现之间,要克服多少困难。是他的认真、他的坚持,让老天不忍心让他输。”

  同样是20年前的1983年,他在一部热播的武侠电视剧里扮演一个可以忽略不计的小角色“宋兵乙”,只有两个一晃而过、不到一秒的镜头。有一场戏中,被献给梅超风一掌打死。演出前,他主动跟副导演商量,可不可以用手挡一下九阴白骨爪,第二掌再死。导演责骂他占用时间太长,但被拍死的一瞬间,他还是极其认真琢磨不一样的死法,在受到掌击的时候面部显露出一个合理的反应动作。尽管没人在意,但他还是这么做了。他不认为自己是一个“天才式”的演员,而是需要用认真和勤奋成就自己。在电影《喜剧之王》中,他扮演的主人公尹天仇对着大海的波涛高喊:“努力!!奋斗!”

  他就是周星驰。在电影拍摄时,周星驰碰到他认为不合适的地方,都会直接干预,曾经有几位导演与他情谊决裂,都是因为他在现场与导演想法不同,会当众改戏,直至翻脸。演戏认真,拍戏也是如此。在他自己执导的电影中,从筹划、剧本创作、美术、特效、武术指导,到后期制作、混录,事无巨细,他都会介入。尽管新片的3D特效评价不一,但他在当前国内特技制作水平之下,为了“片中出现的猩猩捶打胸部的声音不够像动物”这样的细节也会去花费了大量功夫。他的助理形容他“连一根牙签掉到地上也会管”。正是因为认真,他说自己平时不好吃喝,无心时事,也很少旅行,全部的生活都专注于电影;正是因为认真,上映仅20多天,周星驰执导的《西游降魔篇》最新票房突破11亿。

  李嘉诚十四岁那年,一位会看相的同乡对他母亲说:“你儿子眼眸无神,骨柴瘦弱,未来恐难成大器。他安分守己,终日乾乾,勉强谋生是可以的,但飞黄腾达,恐怕没有他的福分!”那时,李嘉诚的母亲刚刚失去丈夫不久,这番话令她十分心酸,但她把失望放在一旁,安慰和鼓励儿子说:“阿诚!天命难算,上天一定会厚待善良、认真、努力的人。”李嘉诚种种地点点头。他毅然中断学业,开始用自己稚嫩的肩膀,毅然挑起赡养慈母、抚育弟妹的重担。茶楼跑堂、钟表装配工、五金厂推销员,开始的几年,很苦很累,但李嘉诚不去抱怨,坦然接受命运给予的磨难,用积极认真地人生态度,在逆境活出了自我:“只要认真做事,永不止步,我们的成就可以超乎自己所想象的。人,第一要有志,第二要有识,第三要有恒,则断不甘为下流。”天道酬勤,1999年,62岁的李嘉诚成为亚洲首富。

  有志,有识,有恒,命运全在搏击,奋斗就是希望。失败只有一种,那就是放弃努力。

                                  有些痛苦,是缘于不肯离场

 朋友小吴告诉我,要离开原单位,到南方工作了。

  我调侃他,树挪死,人挪活。不在一棵树上吊死,多选几棵歪脖子树吊吊,是明智之举。朋友说,可一想到离开相处的同事,心里有些惆怅。我告诉他,离开是为了到达新的彼岸,何况一时的忧伤比长久的痛苦要好。

  我知道朋友在原单位过得相当不好,尽管他很有才气,工作也勤勉,但总不招主任待见。别人说他们星座相克。朋友是“金牛座”,主任是“狮子座”。一个固执十足,一旦作出决定,十头牛都拉不回来;一个唯我独尊,不管你有理没理,他就是正理,其余的哪凉快哪呆着。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朋友常常被尅,痛苦万分,几乎郁闷成疾。我劝过他多次,如其忍受痛苦,不如选择离开。不像我们这些吃了几十年财政饭的人,已习惯了做一头拉磨的驴,盯着眼前辕上挂了多年的瘪胡萝卜,想吃够不着,想走丢不掉,成年累月地转个不停,如今转昏了头,磨消了志。还不时担心哪一天来个人事改革,“缷磨杀驴”。

  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能离开痛苦场,是你的造化。朋友在我的劝慰下,有些释然。我俩于是抵足相谈起人生来。

  人生不是你进了超市,想买你所买,它必须搭些你不想要的货物。喜悦与快乐你愿付款,悲伤与痛苦,失意与忧伤你拒绝不了,你也得付款。痛苦是人生的一个组成部分,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夹塞进你的生活。但生活中有些痛苦,是缘于不肯离场。就像一头拉磨的驴,不肯放弃悬在眼前的胡萝卜;就像一个人,明明在那个地方痛苦不堪,因蜗角虚名、蝇头小利仍滞留于“苦地”。

  我一位同学,书教得一直不错,新任领导很赏识,就给了他一顶乌纱帽。中年得志,他也想表现一番,不想仕途凶险,不经意得罪了领导。随后他就慢慢被边缘化了。拥有后的失去,肯定是件痛苦的事。他起初是茶饭不思,睡眠不香,日日纠结着有职、无事又无权的生活,痛苦弥散,度日如年。半年后,他参加一故友的追悼会回来,幡然醒悟。他说,在那现场,哀乐低回,哭声一片,他不禁潸然泪下。可当回到了另一朋友招待的餐桌上,他又能谈笑风生。他说,有的痛苦不是自己人生所属,离开痛苦场,就能与痛苦诀别。

  于是他索性不管什么"职位、权力"的事,专心教学,潜心钻研。不想今年竟评上了特级教师,收获了教育界最具价值的桂冠。

  当人生的船舶已不适合或不让你停靠一个码头时,你最好的选择就是离开。离开,不是逃避,是为了更好的抵达另一个码头。佛曰:放下即快乐。当你痛苦得不能释怀,出路只有两种,一是忍受以至于麻木;一是决然离场。就像张爱玲与胡兰成的爱情,尽管开先张爱玲爱得“心低到了尘埃里,在尘埃里开出了花”,但胡兰成的背弃,让她痛不欲生。在痛定思痛后,张爱玲还是选择了离开,她知道当爱情走到了辛酸的尽头,再也没有挽回的必要。于是在“萎谢了”的爱情之花下痛苦地逗留了一年半后,张爱玲毅然转身离场,过起“岁月静好,现世安稳”的日子。

  “行也布袋,坐也布袋,放下布袋,何等自在。”生活不可能没有背负,背负的道义、责任、善良与爱不能放下。但有些背负必须放下。如让人欲罢不能,欲求不得,痛苦万分的名利场中的贪念。

  记住,人生有的痛苦你是逃避不了的,但有些痛苦,是缘于你不肯离场,与别的无关。


                                                                      孩子

年幼时,多希望自己长成大人;长大了,却懊悔自己已经不是孩子。

  孩子的心,最纯真。丰子恺在《给我的孩子们》里说,“天地间最健全的心眼,只是孩子们的所有物;世间事物的真相,只有孩子们最明确、最完全地见到。”

  孩子的心,在一定程度上,也就代表着真相了。

  在丰子恺的作品里,那些顽皮可亲的大头娃娃带给了我们许多快乐,让我们的心思也会痒痒地想,假若我还是一个孩子……我该多么幸运。

  我很幸运,我是一个孩子,我有天真的想象力,心灵的厅堂里不仅可以邀来天使,骑扫把的女巫也会和蔼赶来与我作伴。

  我很幸运,我是一个孩子,我有白璧无瑕的心路,所有的人都希望跟我玩,跟我在一起,他们从来不担心没有欢乐,不必想名利纷扰。

  我很幸运,我是一个孩子,我会复杂的问题简单化,世界永远只有善恶两边,没有骑墙派,更不会有圆滑和中庸,更不会有低头奉迎。

  我很幸运,我是一个孩子,我会从一片草叶里看到童话,从一只鸣虫里领悟生活的赞美诗,从一朵向日葵里看到信念,从一圈涟漪里读到笑脸。

  有人说,每个孩子都是落入凡间的天使。那么,他们扇动自己的翅膀,是为了催开全世界含苞的花蕾,让世界多一些绚烂。

  孩=子+亥。造字的人真会开玩笑,子寓意年岁上的小,亥是地支的最后一名,属猪,或许旨在寓意“笨笨的”,“很傻很天真”——这就是孩子,欢笑常有,古灵精怪;悲伤有时,转瞬破涕笑颜。

  我很幸运,我是一个孩子,你若不懂我,证明你还童心未泯;你若看穿我,证明你已“曾经”年少。

  岁月让人成熟,也让人世故。世故是人心上的老茧,而一颗孩子的心却会让心灵永远凝脂般柔嫩。 

                                                         品智生活·汉字

                                                      “非心”即悲

  “悲”,从字面上可以理解为“非”加“心”。“非”表示违背,与“心”合起来看,违背心愿,故而伤心。

  悲,若用颜色形容,有浓淡;若用声音形容,有高低。

  当秋天的第一片落叶飘然而下时,你心中有一丝惆怅,那是悲秋的开始。若到了“洞庭波兮木叶下”,加上羁旅之愁或黍离之悲,那份悲愁就浓得化不开了。

  世事艰难,心之难安,总会遇到不遂心愿的事,悲从心生,谁能躲得过?悲与愁就是一对孪生兄弟,淡悲是愁,深愁即悲。

  想当年赵明诚外出为官,易安独守深闺,思夫之愁,“才下眉头,又上心头”,谓之闲愁,也就是人生吃饱喝足后,还有一点心愿未了,就有了一点儿忧伤。

  这样的忧伤,还带有一点娇声、期盼与美丽。这样的愁绪只不过是山涧溪水,在潺潺流动中,被惊慌的野兔趟入,发出了泠泠之声。

  这样的悲伤,是西施的颦眉,是黛玉的眼泪。

  真正违背易安心愿的“悲”,是晚年的南渡,是丈夫的死亡和婚姻的不幸。这样的悲才痛入骨髓,伤人精神。她无奈吟出“三杯两盏淡酒,怎敌他晚来风急”的悲怆之词。

  这让人想起鲁迅对“悲剧”的定义来:将有价值的东西毁给人看。美丽的梦破碎了,怎能不令人伤悲。心想青春永驻,可发丝如雪,就有了“高堂明镜悲白发”;想“挟飞仙以遨游,抱明月而长终”,知道不可能,就只好“托遗响于悲风”……

  其实,每个人心中都藏有几幕悲喜剧。而悲剧对人的成长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学业非心所愿,你有“悲”意,继而明白了发愤;人际非心所愿,你悲从中来,继而学会了调整;家境非心所愿,你心有悲哀,继而懂得了责任……因为,悲剧“借引起怜悯与恐惧来使这种情感得以净化”。

  将悲剧转为喜剧,无非就是一个心灵的选择。谁人“喜”的背面不是“悲”的衬托?

  但一个人不能总置自己在“悲”的泥淖里,不能自拔。

  人的欲望是无尽的,你的心愿,必须与你的负载相适宜。若将心愿放大到自己难以承担,那就如西西弗斯,永远重复地推着巨石上山,没有尽头,没有止歇。

  昨怨袄不暖,今嫌蟒袍长。若将自己绑在欲望的战车上,左征右伐,苦苦鏖战,不愿放下,那是你自己的选择;但若为了满足一己私欲,践踏法制、侵犯人权,做肮脏交易,行苟且之事,虽一时遂了心愿,如阴天行走,不见“悲”影,但一旦走到阳光下,就酿成了不可逆转的人生大“悲”。

  这个“悲”,似一声春雷,震聋发聩。这个“悲”,已无人怜悯,唯你追悔。

  “非心所愿即是悲。”但完全丧失了本心,那才是真正的人生之悲。

  评论这张
 
阅读(1935)|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