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我有责任,把我自己仅有一次的人生过好

 
 
 

日志

 
 

语文教育之魂:惟精神思想是取  

2013-08-16 21:42:49|  分类: 高中语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教育之魂:惟精神思想是取

2013.7.15《中国教育报》

■潘新和

    《民国学生这样写作文》原书为《全国高小国文成绩新文库(甲编)》,于1922年出版,由蔡元培先生鉴定。读了该书的编辑宗旨“惟精神思想是取”,品味孩子们率真坦诚、朴实无华的文章,对当今的语文教育,势必会有更深切的思考与领悟。

    上个世纪30年代,内忧外患、民生凋敝,国文界尚能抱持“以思想为主”、“具真精神”、“惟精神思想是取”的宗旨,小学生尚能写出有自我见解的文字,文章普遍可见勃勃之朝气、锐气、英气。该书选文辞章之美、修辞之工,非但今之小学生,甚至多数的大学生,恐怕都难以望其项背。最可贵的是久违了的“精神思想”,文章中人格方正、遒劲、蓬勃,文气自然、清新、豪迈。而当今衣食无虞之小康之世,学生的文章竟然思想萎靡,假话、空话、套话泛滥成灾,文章华而不实。对此,良知未泯的教师,定会感到痛且愧。决非调侃一句“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可以推脱、敷衍得过去。

    该书的文章,不是凭感觉、聪明,或者凭天生的灵性、悟性能写出来的。文章中的理论类,要有哲学修养;说经类,要熟读经典、积聚学养;论史类,要广读史书,谙熟史料,史识深刻;论事类,要知社会、民情、人事;杂说类,要广闻博见、杂学旁收……今之学生,缺乏文字技能,并不可怕,缺乏德性、学养、思考,缺乏独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才是致命伤。

    语文教育之所以沦落到这个地步,原因固然甚多,但与“应付生活”的本体论,“工具性”功能论,不无直接的关系。此一“应付生活”的“生活”,指的是日常“物质生活”,而不是人内在的“精神生活”;语文,仅仅被当作是“工具”,而不是人文、人生、生命。这便是问题的实质所在。沿着这条实利主义路径,自然便会走上应试、唯名利是图的道路,语文教育必然失魂落魄。

    语文教育是培育“物质人”还是“精神人”的矛盾,已然不能不予正视。语文教育本体论应向“人本主义”回归,也是势所必然。今天师生们怎么也想不到当年的“国文成绩”,即指优秀“作文”。因今天的“语文成绩”,指的是一纸试卷上的“分数”。试卷主要考的不是“作文”,而是以“阅读”、“语基”为主的试题。这涉及“语文成绩”是由什么来呈现的问题。——是写作,是阅读,还是语基?是考作文,还是考那些标准化题?

    作文即“国文成绩”,道出了语文教育最朴素的真理。语文成绩,不看“写作”看什么呢?作文好,就代表语文好,文章是语文水平的综合呈现、最高呈现。写作素养是语文教育的终极目标。中国两千多年官方的考试考的就是写文章,其间的合理性是毋庸置疑的。

    语文课的唯一目标就是学会写作。阅读的一个主要目的就是为了写作,阅读要指向写作。今天的孩子对该书的真文体写作,也已经久违了:说经类、论史类、杂说类、答述类、戏拟类、哀祭类、赞颂类、箴铭类、诗词类……这是按照传统的“真文体”分类,而今天惯用的是“教学、训练文体”——记叙文、说明文、议论文是等则“伪文体”。

    当今教的是“伪文体”,即“伪写作”。学生辛辛苦苦学了十几年,到头来发现自己写的竟是报刊上从来不登的假文章——是到了诀别伪文体、伪写作,回归到真文体、真写作的时候了。民国小学生作文虽然重心是“实用写作”,在19类文体中,大约只有“戏拟类”与“诗词类”属于纯粹的文学,但其他17类,也有不同程度的文学色彩。其用语之考究、笔致之灵动,可归入广义的“文学”。对偶、象征、比喻、夸张等修辞手法,都可以视作“文学性”的体现。我国古代所谓的“文学”,指的是文质兼美的经典。文学性,并非只存在于文学写作中,实用写作也十分必要。

    我国现代语文教育的主流认知是重“应用”轻“文学”,或将二者对立起来。语文教育的急功近利,可能带来炫目的花环,但终将成为精神的绞索。——“重应用,也不轻文学”,在一定程度上可打破“文学”与“非文学”的界限,是一个恰当的选择。就个体言语生命的发展而言,进一步的问题是:处理好写作“共能”与“异能”的矛盾。在这一点上,该书也提供了很好的导向。

    共能,是指所有人必备的写作能力;异能,是指个人专擅的写作能力。该书将重心放在“议论”上,体现了对作为“共能”的议论能力的重视,但是也不忽视个性化写作的“异能”的展示。语文教育应以培育写作共能为基础,以促成异能的发展为终极目标。而“精神思想”,是须臾不可或缺的言语生命之魂。

    历史昭示当下与未来:“惟精神思想是取”,是人之为人的普世价值,也是语文、写作教育的普世价值。

    (作者系福建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

 

今天我们要向民国作文学习什么?

    ■祝玲凤

    抒写“真精神”,文章舒畅自由的自然表达。这两点,即是民国学生作文在思想艺术上的主要特色。在表现“真精神”、自然表达思想方面,当代学生作文确实让人诟病。所以,我们应客观地找出两种作文的差别,分析民国学生作文背后形成的深厚历史文化根源,找到可资借鉴的路径。

    民国学生作文的时代,时间是在1922年之前。那是一个破旧立新的时代:实行了1300多年的封建科举制度被废除,民国成立仅10年,又是五四新文化运动3年之后。

    从当时的教育背景来看,这些“高小学生”多有受过传统私塾教育,年龄大多在十几岁,甚而有近20岁者,这一点,与我们当代的教育体制是有区别的。传统私塾教育,以国学经史思想精华为主。而民国早期的学校教育,形式虽已向现代新学转变,但仍沿袭继承了传统教育的许多精华。传统教育的是非,在此毋论,但这本民国学生作文,绝大部分内容题材还是来自传统的经史,如品评历史人物及历史事件,评论经书及某些社会道德风习,等等。而其表达语体、体裁、风格及语言习惯等,也有不少古文及旧时科举文章的遗迹。

    基于以上两点,可知民国学生作文中的“真精神”、“真性情”及舒畅自然表达,大部分来自中国传统国学的深厚文化底蕴及其精神影响,如所谓的“道德文章”,所谓的“文道合一”等;另一部分则是受到五四新风如人文精神等的提振。一句话,即民国学生系“学养”为文,直抒“性情”。

    (作者系福建教育出版社编辑)

 

只要先生有学问有见识有方法

■黄玉峰

    在网上曾有一篇民国小学生作文流传甚广,优美的句子叫众人难以置信。现在细读《民国学生这样写作文》一书,这样的文笔竟俯拾皆是。如一篇《芦洲晚眺记》的作文,小作者写去看芦花滩的风景:“一鞭残霭,十里斜阳;黄叶初飞,白棉轻叠。渔舟唱晚,响沉红蓼滩头;樵叟歌风,声断白蘋洲上……”

    作文里反映出来的,是学生读书多、深、广,这可以给我们很大的启示。为什么只是小学生,写出来的东西就要比现在的大学生甚至硕士、博士生都写得好? 

    我们不禁要问一问,为什么我们的语文教育会走到今天这个地步? 

    潘新和老师在序言中的批判直指“叶圣陶现象”对语文乃至整个教育带来的负面影响,是非常有勇气的。风起于青萍之末,语文教学的科学主义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叶圣陶模式放弃了语文教育的本,无视积累是语文学习的不二法门,否定了语文教学基本的循序渐进法则,废弃了独立思考是语文学习的精髓所在。而把所谓的“标准答案”的学习作为长期的追求,使得语文学习走上了邪道。以至于现在积重难返,在邪道上面越陷越深。

    现在兴起一股出版老课本的风潮,从2005年到2012年,国内11家出版社出版了41种民国时期的国文教材。这背后正是一股觉醒的思潮在涌动。但是那些老课本,对我来说,都不如这一本《民国学生这样写作文》来得震撼。因为之前那些都是教材,只能说明课本编辑的眼界。这本书却是成果,直接反映了教学的效果、学生的水平! 

    不同的教材反映出不同的教育观念。问题的关键在于,教师教什么,怎么教。光是在教学大纲、教参的内容上做文章是不能从根本上改变目前的现状的。当年段力佩先生提出将一本《红楼梦》作为教材,人皆以为惊世骇俗。其实,只要先生有学问、有见识、有方法,即使是一本《红楼梦》也能成为最好的语文教材。 

    (作者系上海复旦附中特级教师)

 

圈养与牧养

■王崧舟

    《民国学生这样写作文》一书读来最切近学生生活、最让人称羡感慨的,当属杂记类作文。徜徉在这类文章中,气象为之一新、精神为之一爽,那种久违了的童年意趣会重新在心中荡漾。

    很难想象,当代学生还有如此性情:“辟地构庐,环庐皆竹”的古典的性情,诗意人生,大抵只在此番高古的情怀中。(见该书《问竹庐记》)

    很难想象,当代教师还有如此胆魄:“乘此大雪之时,作行军之戏,以强健体魄,锻炼筋骨乎?”有此一举,遂有豪气冲天的文字(见该书《雪中行军记》)。 

    很难想象,当代校长还有如此雅兴:邀请学生“盍随我作郊行?”在愈演愈烈的升学竞争中,当代校长还有那份“散步”的从容和淡定吗?(见该书《钟屋湾散步记》) 

    我始终坚信,作文绝不只是“写”的事,更是“思考”的事、“体验”的事、“探索”的事、“发现”的事、“成长”的事!没有意气的充沛,怎会有笔墨的酣畅?没有情思的委婉,怎会有表达的曲致?没有精神的练达,怎会有文字的健朗?没有体验的深切,怎会有言辞的诚恳?

    而这一切,与民国学生相比,当代中国的孩子正在丧失。他们生活在过度保护中,他们被占有着、被控制着,也因此,他们生活在郁闷和恐惧之中。他们衣食无忧,但思想逼仄;他们见多闻广,但精神局促。他们被世风、被人心过度“文”化了,于是生命中缺失了野性的“质”。而文字,说到底是精神的显化、生命的舞动。被圈养的生活,不可能遇见率性、烂漫、撒着欢儿跑的文字。 

    民国时期的学生,没有高科技的武装,没有高收入的保障,更没有天下太平、万物安宁的境遇,但我们却从他们的文字气象和精神中,感受到一种自由舒展的生活气息,感受到一种指点江山、激扬文字的生命开阖。正是牧养着他们的生活这一源头活水,滋养了这些令人击节称叹、抚掌喝彩的好文字、真文字。 

    什么时候还孩子以天性,什么时候我们的作文才会遇见问竹的高古、冒雪的雄劲、散步的从容。圈养的生活,只能滋长“圈养”的文字;牧养的生活,便是牧养文字的天性。 

(作者系杭州市拱宸桥小学特级教师)

 

背诵是学习语文的有效途径

    ■刘爱民

    我发现,语文教师很少在课堂上安排学生背诵,这一传统的教学形式越来越被淡化,甚至已被抛弃,这对于语文学习是非常不利的。

    大家都知道,语文教材里的文章都是精选的名篇,不仅语言规范,文质兼美,且通俗易懂,如果教师在教学中指导学生把喜欢的文章或精彩的片段背诵下来,由少聚多,有了一定的储蓄,慢慢地酝酿、慢慢地发酵,最后才会化为自己独特的素质和修养。

    著名作家巴金说过:我不懂什么是文章的作法,就是滚瓜烂熟地记下了几百篇经典文章,然后自然而然地就会写文章了。巴老简单明了的一句话,让我们懂得“熟读唐诗三百首,不会作诗也会吟”的规律了。

    作家梁衡也特别强调背诵。他说:“语文学习最基本最简便的方法就是背书。要背下来,才能将众多的资源转化为自身的营养。小时候是记忆的黄金期,在这个时候不多背一些东西太可惜了,只会‘失之东隅’。先背下来,不理解的可以慢慢反刍,就是一个发酵的过程”,他又称“写作‘三部曲’,背书是功底”,学习语文非背诵不可。

    阅读是一个大范畴,阅读的题中应有之义应该包括背诵。对于一些经典名篇必须烂熟于心,达到开口成诵的地步,肚子里面才能有词,而不至于在作文时绞尽脑汁,两眼空空如也。阅读需要积累,集腋成裘一方面是思想、判断力、分析能力的提高,另一方面应该是肚子里面要有东西。背诵是积累的读,没有积累的读,只是走马观花地读,结果是“狗熊掰棒子”。

    因此,在语文教学中,少一点繁琐的分析,多一点背诵,利用学生记忆的黄金时期,把一些语言精华的东西牢牢地沉淀下来,学生将来下笔成文不会像个干瘪的瘪三。

  评论这张
 
阅读(25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