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我有责任,把我自己仅有一次的人生过好

 
 
 

日志

 
 

铁凝的文章:创作需要重振爱和意志  

2013-09-24 19:20:08|  分类: 高中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们处在一个缺乏细节的时代,文学尤其需要作家在这个时刻积攒起爱与意志,以抵抗心灵和肉体的“大概其”。对文学而言,世界上的每一个人都是独特的。我们应该有勇气和耐心去打量人心的细部,去发现生命那响亮的光芒,去表达对人类永远的眷顾与体贴,去挖掘对世界更深沉的理解,去张扬我们精神疆域中那不认输的美。

   很多年前,一位年老的女作家给我讲起过她的初恋。那是中国的抗日战争年代,她是八路军中一名十四岁的战士。她暗恋着一个大她几岁的士兵,当时他们的部队驻扎在一个村子里。一天那士兵被派去前线,她和战友们去送。她知道他很可能一去不回,却没有能力也没有勇气说出她心中汹涌的爱和巨大的悲伤——她毕竟不是梅里美笔下的卡尔曼。她和卡尔曼完全不同,她对异性的暗恋是一种隐忍的激情。她甚至从没有单独和那个士兵在一起。她就那么走在人群后边,沿着村口一户农民家的院墙一直到村外。那是中国北方农村常见的一种“干打垒”土墙,她一路走着,一边下意识地用大拇指在土墙上深深划着,一直划到土墙尽头,一直到那士兵消失在原野上。后来士兵牺牲了,这女孩子每天都到村口去看土墙上被她的指甲划出的那道深痕,土墙上那条深长的划痕便是她的初恋。半个多世纪过去了,年过八十岁的女作家告诉我说,即使在今天,每当想起初恋,她的大拇指仍然会升腾起一种灼热。我记住了那灼热的大拇指,那是独属于这个女作家的简朴而诚实的爱。而这样一种隐忍的纯情,我相信不同民族的听众都能够理解,因为这是人类的心灵能够共同感受到的东西。

   当我在书桌前坐下拿起笔,有时会莫名其妙地想起这位作家的初恋故事。进而相信,如果作家的语言和感情是不诚实的,如果作者是在做作,如果他是在写他并不真正关心或相信的东西,那么也没有人会关心他的作品。不论那读者是你的老乡,或者是生活在异邦。而当这种不愉快的景况出现时,我们绝不能推卸责任般地去怪罪“这都是全球化惹的祸”。如果全球化的确正在挑战我们的神经,写作者要警惕的是爱与意志的黯淡和妥协。在这时,“西方至上”或狭隘的民族主义对文学的发育和进步都没有益处。在全球化的喧嚣中,我们应该有勇气重振爱与意志,写下有体温的字,如同那位女作家讲述过的灼热的拇指,那儿有生命的质感,有作家活生生的个人面目。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