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解读《河的第三条岸》  

2014-01-20 20:53:52|  分类: 高一二语文试卷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解读《河的第三条岸》

广东开平市开侨中学  程小春

这是一篇可以容你翻来覆去阅读的小说!

小说的作者是若昂·吉马朗埃斯·罗萨,你也许对这位巴西作家所知甚少,但这并不影响你阅读小说后的怦然心动!没有谁可以说,他(她)读了小说后一无所获;也没有谁可以说,他(她)读过小说后参透了小说,这就是世界短篇小说中的精品《河的第三条岸》。

这是一篇象征意蕴多重,不单纯、不明朗的象征式小说,小说文短而意长,文简而意杂。也许每个人的阅读过程,都是一次发现之旅,都充满着属于自我的独特的体验。我是沿着寻找本体世界与象征世界的通道,一步一步慢慢地走向《河的第三条岸》的,小说的精美与深邃让我感到惊讶!

在反复阅读后,第14自然段中的一句话“我留下来独自面对一生中的困境”敏感地抓住了我。我想,小说与人生是紧紧缠绕在一起的,小说要做的是什么?帮助我们更全面、深入地认识和理解我们的世界和世界中的我们。换一种说法就是,是小说把我们生活世界中许许多多“碎片化”了的体验整合成一个有意义的整体,从而让我们更能感觉到自身生活的某种意义,即小说与我们的人生有最直接的联系。

我把自己“摆”进去,带着自己的人生经验进入小说的世界。那么,“我”遭遇了什么人生困境呢?我开始在文本中行走,找寻答案。“我从未考虑过结婚。”结婚是什么?是一种俗世生活,也就是说,“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安安稳稳地过一种俗世生活,原因是什么呢?几乎一目了然,“我”心中一直有一个牵挂,有一份难割舍,那就是“父亲”。

这篇小说,其实表面上是很写实的,有现实的环境一个家庭,有现实生活中的人物母亲、哥哥、姐姐和我。让我明显感到有一种荒诞性的只有父亲这一角色,他定购了一只用含羞草特制的船只,执意过起在河面上一年又一年的飘流生活,拒绝亲情的召唤。在实际生活中,这一角色是缺乏现实感的,但若换在心灵世界里,谁又能说这一角色不是真实的呢?生活中的我们,难道不会偶尔或时时出现扔掉工作、摆脱家庭、远离人事尘嚣,“出走”去漂流的念头吗?只是我们没有那样做,不是我们不想那样做。一如小说中的“我”,从青春年少到头发灰白,不是不想踏上“父亲”的船,顶上“父亲”的位置,只是到底没那样做,因为不能,因为害怕,因为恐惧,因为“我”看见小船上的“父亲”像是从另一个世界来的人。

小船上的“父亲”其实就是另一个世界的人,是一个脱离了社会、拒绝了俗世,实现了自我的人。一开始,他就有着超越世俗的追求,他的沉默寡言是他思想的外衣;并勇于超脱世俗,无惧无畏,他上船划向大河,没带食物,也没拿别的什么;最终,他义无返顾地过着自己想要的完全自然的生活,如他再没有回来,他从不踏上泥土、草地或河岸一步;如他就在那条河里划来划去,漂来漂去,毫无目的。这样的人,在我们文明社会里,不能说亘古未有,也是绝无仅有。现实里的芸芸众生,多的都是像小说中的“我”这样靠不了岸的人,即不想不愿不甘心一生淹没在俗世里,不懂执着、没有追求,丢失自我,但又踏不上“父亲”的小船,不敢亦拿不出毅然决然的勇气去过自己理想中的自由自我的生活,这就是小说中“我留下来独自面对一生中的困境”的困境。其实,这种困境不仅仅是小说中的“我”才有的,可以说,它其实就是整个人类的困境,整个生命的困境。

就像自甘沉沦的生命不多,能真正完成自我、实现理想的生命也不多,为数庞大的生命可能就是像小说中的“我”那样度过一生的,独自面对“现实与理想,物质与精神,俗我与真我”的困境,上不了彼岸,又不愿紧靠此岸。

“我到底有什么不对?我到底有什么罪过?”寻寻觅觅与彷彷徨惶中,小说中“我”的这一仰天浩问,实际上直接叩响的是生命的出口问题,也是一个富有哲学思辩的命题。“我”不能回答,我们也拿不出答案,就这样,我们每个人悄悄地有了两个家,一个是身体的家,它在现实中、俗世里;一个是自我的家、理想的家、心灵的家,它在用含羞草特制的小船上,在“父亲”那里,由他代为保管。因此,小说中的“父亲”不是具体的一个人,它是一颗漂流的心,是我们心灵所需的一种表达与渴望,是作者罗萨为我们营造的“精神的桃花源”,它在现实世界里是“无”,是“没有”的,所以作者给它取了个名字,叫“河的第三条岸”。

既然父亲象征的是一个精神的世界,那么与父亲相“对应”出现的母亲,她所象征的当然是现实的世界。现实的世界是一个不自由又琐碎的世界,它掌管我们,责备我们;它唠叨不停,牢骚满腹;很大程度上,它是我们追求自由、自我生活的累赘与阻力,如果我们想远行,它会用决绝的口气阻止你“如果你出去,就呆在外面,永远别回来”;如果我们胆敢我行我素坚持自我,它会自傲地冷眼看着你“食物是一个大问题,他一定会离开大河,回到家中”……

但它又断然不是我们的敌人。它是我们生命精神上的阻碍,却也是我们生命物质上的支持,它会在我们饥饿的时候,在我们消耗到体力不支的时候,把食物偷偷的放在我们轻易就能拿到的地方;它还会原谅我们的某些行为,宽容我们的某些过失;它还会无尽地等待我们,声声呼唤我们……所以,所以啊,我们在意识形态里不管怎样强烈地想此生逍遥,去追求自由自我的生活,哪怕有一天渴望到庄重地指天发誓,要付出行动,结果还是一样的望而却步,浑身战栗起来,就像小说中的“我”,发疯似的逃掉了。因为踏上“父亲”的小船,是在做一件从未发生,也不可能发生的事,这就意味着我们将被我们熟悉的这个世界所排斥,被认为是疯子而遭遗弃,结局为一个人孤独地漂流。

所以,这篇小说所唤起的思考是非常深沉的。一个现实世界的人要去追随一种心灵上的完全无拘无束的自然生活,几乎是一种乌托邦式的狂想,这是俗世间生命的复杂性与悲剧感。几千年前,庄子写下《逍遥游》,几千年后,我们的生活依然由“母亲”掌管,只是备感挤压备受羁绊时,我们会在渴望中让自己的心灵踏上了“父亲”的小船,让它们在一个悄然无息的世界里,孤独地站成一条“河的第三条岸”。

 

 

[原文] 河的第三条岸

巴西 若昂.吉马朗埃斯.罗萨

父亲是一个尽职,本分,坦白的人.在我的印象中,他并不比谁更愉快或更烦恼,也许是更沉默寡言一点.是母亲,而不是父亲,在掌管着我们家,她天天都责备我们--姐姐,哥哥和我. 
  但有一天,发生了一件事:父亲竟自己去定购了一条船. 父亲对船要求很严格:小船要用含羞草特制,牢固得可以在水上漂二三十年,大小要恰好供一个人使用.母亲唠叨不停,牢骚满腹,丈夫突然是想去做渔夫吗?父亲什么也没有说. 离开我们家不到一英里,有一条大河流经,水流平静,又宽又深,一眼望不到对岸. 
  我总忘不了小船送来的那天.父亲并没有显出什么特别的神情.他象往常一样戴上帽子,对我们说了一声再见,没带食物,也没拿别的什么.我原以为母亲会大吵大闹,但她没有.脸色苍白,从头到尾她只说了一句话:"如果你出去,就呆在外面,永远别回来." 
  父亲没有吭声,他温柔地看着我,示意我和他一起出去.我们一起向河边走去.我强烈的感到无畏和兴奋."爸爸,你会带我上船吗?" 
  他只是看着我,为我祝福,然后做了一个手势,要我回去.我假装照他的意思做了,但当他转过身去,我伏在灌木丛后面,偷偷地观察他.父亲上了船,划远了.船的影子象一条鳄鱼,静静的从水上划过. 
  父亲再没有回来.其实他哪儿也没去.他就在那条河里划来划去,漂来漂去.每个人都吓坏了.从未发生过,也不可能发生的事现在却发生了. 每个人都猜想父亲疯了.母亲觉得羞辱,但她几乎什么都不讲,尽力保持着镇静. 
  河上经过的行人和住在两岸附近的居民说,无论白天黑夜都没有见父亲踏上陆地一步.他象一条被遗弃的船,孤独的,毫无目的地在河上漂流.人们一致认为,对于父亲而言,食物是一个大问题,他一定会离开大河,回到家中. 
  他们可是大错特错了.父亲有一个秘密的补给来源,那就是我.我每天偷了食物带给他.父亲离家的头一天,全家人在河滩上燃起篝火,对天祈祷,朝他呼喊.我感觉到深深的痛苦,想为他多做点什么.第二天,我带着一块玉米饼,一串香蕉和一些红糖来到河边,焦躁不安地等了很久,很久.终于,我看见那条小船,远远的,孤独的.父亲坐在船板上.他看见了我,却不向我划过来,也没做任何手势.我把食物远远的拿给他看,然后放在堤岸的一个小石穴里,从此以后,我天天这样.后来我惊异的发现,母亲知道我做的一切,而且总是把食物放在我轻易就能偷到的地方.她怀有很多不曾流露的情感.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生命在废弃和空寂中流逝,父亲却一点都不在意.他从不踏上泥土,草地或河岸一步.从没生过火,他没有一丝光亮.仅仅拿走我放在石穴里的一点点食物,对我来说,那是不足维生的.他的身体怎样?不停摇桨要消耗他多少精力?河水泛滥时,他又怎么能幸免于难?我常常这样问着自己. 
  姐姐生了一个男孩.她坚持要让父亲看看外孙.那天天气好极了,我们全家来到河边.姐姐穿着白色的新婚纱裙,高高地举起婴儿,姐夫为他们撑着伞.我们呼喊,等待.但父亲始终没有出现.姐姐哭了,我们都哭了,大家彼此携扶着. 
  后来,姐姐和丈夫一起远远地搬走了,哥哥也到城里去了.时代在不知不觉中变了.母亲最后也走了,她老了,和女儿一起生活去了.只剩下我一个人留了下来.我从未考虑过结婚.我留下来独自面对一生中的困境.父亲,孤独地在河上漂流的父亲需要我.我知道他需要我,尽管他从未告诉我们为什么要这样做.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因这件事责怪父亲. 
  我的头发渐渐的灰白了.我到底有什么不对?我到底有什么罪过?我渐渐因年老而心瘁力竭,生命踌躇不前.同时爱讲到疾病和死亡.他呢?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终有一天,他会精疲力竭,只好让小船翻掉,或者听任河水把小船冲走,直到船内积水过多而沉入激流之中.哦,天呐! 
  我等待着,等待着.终于,他在远方出现了,那儿,就在那儿.我庄重的指天发誓,尽可能大声的叫着: "爸爸,你在河上浮游太久了,你老了,回来吧,你不是非这样下去不可,回来吧,我会代替你,就在现在,如果你愿意的话.无论何时,我会踏上你的船,顶上你的位置." 
  他听见了,站了起来,挥动船桨向我划过来.他接受了我的提议.我突然浑身战栗起来.因为他举起他的手臂向我挥舞,这么多年来这是第一次.我不能……我害怕极了,毛发直竖,发疯似的跑开了,逃掉了.因为他象是另一个世界来的人.
  极度恐惧给我带来一种冰冷的感觉,我病倒了.从此以后,没有人再看见过他,听说过他.

  评论这张
 
阅读(111)|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