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美是用来抵抗生活平淡的

 
 
 

日志

 
 

书房?课堂?文章  

2014-11-26 18:52:29|  分类: 教学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房?课堂?文章

白金声

   江南出才子,湘蜀多豪杰,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在江浙一带几所名校里,行走着这样三位校长——王崧舟、孙双金、学法根,他们都是60后的,且在全国小语界享有盛誉的特级教师。

   我喜欢他们,喜欢他们什么呢?喜欢王崧舟的书房,孙双金的课堂,薛法根的文章。

   先说说王崧舟的书房。

   王崧舟是杭州市拱宸桥小学校长。他亦剑亦气,酷爱语文,出经入史,博览群书。他家有一间书房,东南是一幅环形落地的玻璃窗,其余三面都是从上至下的书墙。书房里,他拟了一副对联。上联是:明月一帘无心照;下联是:诗书半斋随意读。若未出去讲学,那么每个晚上,他就会沉浸于此,不抽烟、不喝酒,不应酬。十数年来,一向如此。

   在阅读上,王崧舟自称是个典型的杂家。他既读入世的书,如傅佩荣的《哲学人生》,也读出世的书,如六祖慧能的《坛经》;既读教育类的书,如苏霍姆林斯基的《怎样培养真正的人》,也读非教育类的书,如范曾的《吟赏风雅》;既读流行的书,如于丹的《论语心得》,也读不流行的书,如汪荣祖的《史学九章》;既读语文课程类的书,如潘新和的《语文:表现与存在》,也读非语文专业的书,如兰色姆的《新批评》。在古典文学方面,王崧舟偏爱《红楼梦》,在他的书房里,有关“红学”的书籍就整整占了一个书柜,诸如《脂砚斋重评石头记》的甲戊本、庚辰本、戚序本,还有冯其庸、王蒙的点评本,张爱玲的《红楼梦魇》,刘心武的《揭秘红楼梦》等。至于中国古代术数类的书,什么《周易》呀,《三命通会》呀,《邵子神数》呀,《奇门遁甲》呀,在他的书房里也是应有尽有。有人说,读诗如饮酒,读散文如品茶,读小说如享佳肴,读历史如聆听沧桑老人漫话如烟往事,读哲学如对视一双深邃的眼睛,目光如炬,烛照灵魂。王崧舟的感觉,确实是这样。读书是一天也不能断流的小溪,它充实着王崧舟思想的河流。“一字一世界,一书一天堂,无意证菩提,随性见慧光。”学养、涵养、修养提高了,才使得他的“诗意语文”教学流派叫响全国。

   2008年夏天,我在哈尔滨工人文化宫听王崧舟一节语文课,他的课举重若轻、诗情洋溢、浑厚大气,举手投足自有一种文人的味道。听他的课,既是一场思想盛宴,更是一次精神享受。同年秋天,我们又在山西太原相见,与武凤霞同台培训教师。他的讲座,妙语连珠,口吐莲花,行云流水,倾倒了台下千余名听众。王崧舟知识渊博,阅历丰富,他的底蕴是靠书堆起来的。他说:“读书,改变的不仅仅是我的生活方式,同时也深刻地改变了我的思维方式、情感方式甚至精神存在的方式。”说得多深刻呀!

   王崧舟是小语界极具个性的人,他的过人之处在哪?就在于他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书房,他的书房是一道靓丽的风景,在书香四溢中,他追逐着心中的梦。

   再说说孙双金的课堂。

   孙双金是南京市北京东路小学校长。有人这样评价他:“ 孙老师站在讲台前风度翩翩,光彩照人,他出众的才华、缜密的思维以及与学生之间特有的默契,把教学活动引入艺术的殿堂,听他的课是一种艺术的享受。”果真如此吗?请看《只拣儿童多处行》的教学:

   清脆的上课铃声响起,孙双金扶了扶架在鼻梁上的宽边眼镜,右手轻轻一点,欢快的音乐《春天在哪里》响起来了。美丽的画面、动人的歌曲把学生一下子带进了明媚的春光里。音乐结束了,他用好听的男中音开始了与学生的谈话:“春天来了,你们到哪里去找春天呢?”一双双胖乎乎的小手举起来了,有的说去田野里找,有的说到草地上找,有的说在校园中找……无论是谁,无论说得怎样,只要发言,他总是那么专心地听,从不随意打断学生。

   学生初读课文之后,孙双金提出几个问题:一位62岁的老人,到大自然去寻找春天,为什么不走清静的地方,而只拣儿童多处行呢?“儿童多处”又有什么特别的呢?文中哪些地方写了冰心奶奶只拣儿童多处“行”呢?冰心奶奶为什么只拣儿童多处“行”呢?然后给学生充足的时间读书、讨论、感悟和体会。此时课堂上,书声琅琅,议论纷纷。孙双金一会儿俯下身子听听这组的讨论,一会儿问问那组的想法,一会儿夸夸这个学生“独具慧眼”,一会儿夸夸那个学生“火眼金睛”。在他的启发下,学生边读边悟,纷纷说出自己的感受:因为儿童多的地方,往往是春光最美丽的地方;因为儿童是朝气蓬勃的,是快乐的小天使;因为儿童充满活力,是春天的使者,他告诉我们春天来了……学生边说孙双金边板书:儿童多处春光美,儿童是春天的使者,儿童是人间最美的春光。

   接下来,孙双金朗读冰心的《雨后》和《小白船》,让学生感悟冰心那颗博大深厚的爱心。伴着优美的音乐,那浑厚而有磁性的音质、富有感染力的语言,回荡在教室里,紧紧地抓住了孩子的心,给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紧接着屏幕上出现了巴金评价冰心的一段话:“一代代的青年读到冰心的书,懂得了爱:爱星星,爱大海,爱祖国,爱一切美好的事物。”最后,孙双金用力地在课题的后面写了一个大大的“爱”字,教学戛然而止。

这节课赢得了满堂彩。课上,冰心活了,学生活了。一位听课的老师激动地说:“教师的生命在课堂,这样的课堂才是生命迸射的课堂。听完这节课,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真想好好去读一读冰心,了解这位了不起的百岁老人。”

   名医一把刀,名厨一道菜,名角一出戏,名师一堂课。孙双金的课堂,既是本色的课堂,又是艺术的课堂,更是智慧的课堂,人即课,课即人,要上好课,要有扎实的功底、精彩的设计、真挚的情感,孙双金确实做到了。

   孙双金常说,他的成功归功于课堂,课堂是他安身立命的根。早在1989年,他在成都就获得了全国阅读教学比赛一等奖,他教的是《白杨》,那“白杨”深深地扎根于每个听课教师的心中,孙双金也由此名扬全国,那时他才27岁。

   最后说说薛法根的文章。

   薛法根是苏州市盛泽实验小学校长。一次,《现代教育报》副总编辑、资深教育记者雷玲采访管建刚,问他:“对你影响最大的教育人是谁?”管建刚答道:“薛法根。”2013年,管建刚出版了《教师成长的秘密》,这是《不做教书匠》的姊妹篇。书中有这样一句话;“吴江没有薛法根,一定没有管建刚。”管建刚与薛法根同乡,都是吴江人,他最佩服的是薛法根的教育写作,认为写教育随笔是教师最经济的成长方式。薛法根之所以是薛法根,就在于他坚持写教育随笔,就像吃饭喝水那样自然。他说:“最能体现一个人真性情的,往往不是冥思苦想后所作的长篇大论,而是闲来无事、有感而发的随笔小文。”为此,夜深人静时,薛法根总是在灯下或敲打键盘,或奋笔疾书,记录当天的教育喜悦、教育烦恼、教育小失败、教育小智慧。一天天的记录,使得薛法根有了一份“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教育痴狂。这一个又一个有意思的教育故事,让薛法根从“平凡”走向了“优秀”,又从“优秀”走向了“卓越”。30岁他便评上了特教教师,之后又获得全国模范教师、全国“十杰教师”提名奖等荣誉,被评为2007年度“中国小语年度人物”。

   于永正是薛法根的好朋友,请看他俩的对话:

   “这样的随笔大约写了多少?”于永正问。

   “印出来的话,也有一米厚了。”薛法根答。

   “等身了,怎么没见发表啊?”于永正又问。

   “都是自己粗浅的思考。我写东西是一种习惯——一种思考的习惯。写,是为了使思考深入一些,也是为了记住一些经验和教训,尤其是教训。不写,有些失误可能就马虎过去了。思考了,可能就变成智慧。”薛法根答道。

   薛法根喜欢将自己一闪而过的想法,及时记录在本子上;将平时在校园中看到的现象,发现的问题,用简略的文字写下来,并做出自己的思考;将阅读书报时看到的精彩的言论,随手记下来,并加以归类与整理;备课时遇到的难题,有时在睡觉时突然有了灵感,想出了妙招,也会从被窝里爬出来写一写。没有记录,从来就没有真正的研究;没有研究,也就不会有真正的进步,这就是薛法根的观点。

   薛法根教育写作,由“点”的起步,到“线”的铺开,再到“面”的突破,坚持了数年,2014年,他的又一本新作《做一个大写的教师》问世了。本书60多篇教育随笔,真实地再现了一位特级教师专业成长的精神之旅。《教育的闲适》《不妨做个“教书匠”》《教育的名字叫“智慧”》《书不读三遍就没有发言权》《作文就是对话》《尴尬的朗读教学》等等,读了这些文章,大有“眼前直下三千字,胸次全无半点尘”之感,跟随他的思想脚步,你会走入新的教育境界。

  评论这张
 
阅读(5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