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美是用来抵抗生活平淡的

 
 
 

日志

 
 

《梦游天姥吟留别》之完全解读  

2014-12-17 19:23:27|  分类: 教学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托梦以纪实  纪实以显志

——《梦游天姥吟留别》之完全解读

  黄助昌

《梦游天姥吟留别》是历来高中课文中必选的传统经典篇目,对它的解读历来大同。如朱东润《中国历代文学选》:“诗用浪漫主义手法,通过梦游,抒写了对山水名区和神仙世界的热烈向往,表现了作者鄙弃尘俗,蔑视权贵,追求自由的思想。”(上海古籍出版社,1981年版),陶今雁《唐诗三百首详注》:“他在这里对梦中天姥形象的美化,正反映了他对权贵集团的反抗和对自由天地的向往。”(百花洲文艺出版社,1991年版)。

《语文第三册教师教学用书》:“他之所以向往神仙世界,是因为他鄙弃黑暗的现实世界。”

类似的解读几成“公认”,但这样的解读却往往在实际教学过程中,常常被一些学生的质疑“卡”住。我在二十多年的教学生涯,曾有多次被学生难倒。最棘手的问题是:

自由欢畅的神仙世界为何出现了恐怖骇人的景象?李白为什么会被“美好世界”弄得“忽魂悸以魄动”呢?

最近,我重新探究这个问题,在《唐诗鉴赏辞典》(上海辞书出版社 2001年版)中读到这样一些话:“值得注意的是,这首诗写梦游奇境,不同于一般的游仙诗,它感慨深沉,抗议激烈,并非真正依托于虚幻之中,而是在神仙世界虚无飘渺的描述中,依然着眼于现实。”

这段话虽然语焉不详,但是启发了我的思维。我由此更觉得教科书上的解读,应是“不完全解读”。

在此,我们借助钱钟书先生的阐释理论,对《梦游天娃吟留别》进行解读。钱钟书先生根据汉字诗有三训,易之三名,一字多义的符号达意特征,提出了兼顾词章义理的阐释方法原则:求心而通词,会意而知言,超乎象外而求词章之义理,考察文本始终以窥全书之旨。如此交互往复,义解才能圆足。钱钟书先生称此法为:“积小以明大,而又举大以贯小;推末以至本,而又探本以究末。”(参见《管锥编》第171页,1979年版)。

这就是说,要通过一个文本的语词、语法、话语来把握其语言的整体风貌,进而理解一个人的精神世界。

1、释“此”

“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此句诗一直被各种版本认为“消极”,这显然没有联系到该诗篇的精神特质来解读,孤立地就句论诗。“亦如此”承上文,指的是仙人盛会:日、月、金台、银台交互辉映,仙人们从天而降,穿着彩虹做的衣裳,以风伯为马,老虎奏瑟,鸾凤拉车。他们来到天姥山做什么?诗人没有具体地描述,只是写出了富丽堂皇的气派,神仙云集,气势宏大。但我们可以凭借“世间行乐亦如此”就可知道,仙人们是来到天姥山行乐的。诗人对这种“行乐”持何种态度呢?“古来万事东流水”。我们自然能联想李白《江上吟》里的诗句:“功名富贵苦长在,汉水亦应西北流”。

“亦如此”,没有什么了不起的,没有什么值得炫耀的,这正是李白对权贵们的轻蔑与不屑。这才唱出“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轩昂之音。

2、释“云中君”

高中教师备课资料采信刘国正先生的说法,“ 云之 君”即楚辞中的 云中 君。这是一种随意攀附的说法。“纷纷”当是复数,“ 云中 君”应是单数。如果“ 云之君”是“ 云中君”的话,那么“ 云之 君兮纷纷而来下”就明显是个病句。据此,我们认为,“ 云之君”应是泛指,而非特指。

3、释“麻”

“麻”是“乱而多”的意思,含贬义。“三川北虏乱如麻”李白《永王东巡歌十一首》其二);“朝避猛虎,夕避长蛇,磨牙吮血,杀人如麻”(李白《蜀道难》)即如是。一个诗人用字往往都会斟酌锤炼的,李白用“麻”字,显然是对其描写的对象含有愤懑和斥责的情绪。所以,“仙之人兮列如麻”也在其中。

据此,“仙之人”在该诗篇中应是喻指权贵们。同理“ 云之君”也同是喻指权贵们。

4、释“霹雳”

“霹雳”此意象,在李白其他诗篇也屡次出现。如“我纵言之将何补?皇穹穹恐不照余之忠诚,雷凭凭兮欲怒吼”(《远别离》;“我欲攀龙见明主,雷公砰訇震天鼓”(《梁甫吟》)。“雷”“雷公”都有很明确的指向,即指朝廷上一些有权势的人。“霹雳”之意象亦同。

5、释“日”

“日”之意象,与李白的诗篇里,除去那些纯写自然景观的诗句,还有一些是喻指“皇帝”的。如“南风一扫胡尘静,西入长安到日边。”(《永王东巡歌》其十一):“总为浮云能蔽日,长安不见使人愁。”(《登金陵凤凰台》);“闲来垂钓碧溪上,忽复乘舟梦日边。”(《行路难三首》其一);“举动摇白日,指挥回青天。”(《古风》其四十六)等等,都是含有政治意义的诗句,因此,其中的“日”就是喻指“皇帝”,可以推知,“半壁见海日”的“日”既是对自然景观的描述,也有喻指“皇帝唐玄宗”之意。

对以上的几个词语进行新的解读之后,我们断定:《梦游天姥吟留别》不是以美好的梦境反衬黑暗的现实,而是这个梦境本身就是现实的真实写照!再解读诗句。

1、“一夜飞渡镜湖月”,用“飞”修饰“渡”表现了诗人渡过镜湖之快和诗人急欲游历天姥的急迫心情。李白一生企图由一布衣一跃成为万众仰慕的卿相,一鸣惊人,一飞冲天。这一天终于来临了,42岁时,得到了唐玄宗的亲诏,在喜悦之中“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志得意满,踌躇满志的真情一览无余。“一夜飞渡镜湖月”等句,既是对当初应诏入朝心态的真实写照,也是被“赐金还山”后回视当时天真幼稚情态的自嘲。

2、“脚著谢公屐,身登青云梯。”谢灵运,才华出众,热衷功名,李白一直引以为自己的隔代知己。“青云梯”,就是仕途升迁的喻指。“忽蒙白日回景光,直上青云生羽冀,幸陪弯辇出鸿都,身骑飞龙天马驹。”(《驾去温泉宫后赠杨山人》)便是其注脚。

3、“千岩万转路不定,迷花倚石忽已暝。”字面上是写山回路转,犹如走入迷宫。“超乎象外”,我们读到的是,诗人来到宫廷之后,根本找不到自己报效国家的路径,整日忙忙碌碌,到处游乐观赏,宫殿里的豪奢物品令诗人目不暇接。“忽”字精确写出了虚掷时光于不觉之中。诗人已经迷失了方向。“暝”字也暗示了前程黯淡,心神黯然。

4、“熊咆龙吟殷岩泉,栗深林兮惊层巅。”阴森恐怖之景突兀而出。诗人同期作品《梁甫吟》:“我欲攀龙见明主,雷公砰訇震天鼓,帝旁投壶多玉女。三时大笑开电光,倏烁晦冥起风雨,阊阖九门不可通,以额叩关阍者怒。白日不照吾精诚,杞国无事忧天倾。”这些诗句说得直露,明明白白地道出了诗人的悲愤,写了唐玄宗豫逸玩乐,权贵们灸手可热,奸佞当道,忠良不行的朝廷真相。黑暗、腐败的宫廷现状使诗人倍感震骇!“熊”的淫威控制了朝政,“龙”(皇帝)只能吟啸悲吟,奸臣弄权,紊乱朝纲,淆乱国事,足使“深林”(黎民百姓)颤栗,足使“层巅”(皇帝)震惊。

5、一时间,“云青青兮欲雨,水澹澹兮生烟”,国家被搞得一片寂静,万马齐喑,但是他们仍嫌不够,依仗着“列缺霹雳”之势,铲除异己(“丘峦崩摧”),然后他们过上了神仙一般的生活,连风伯(天帝的下属神)、“虎”、“鸾凤”都归顺了这些权贵们。这就是理想中的那座“天姥”吗?“天姥山”已成了权贵们的乐园,他们武力打压,作威作福,挥霍奢侈。诗人经过一年多的宫廷生活,看透了最高统治集团的本质,他的理想与现实有天渊之别的反差。他根本没料到现实是如此黑暗、恐怖、残酷,故此惊惧万分——“忽魂悸以魄动”,梦醒了——“恍惊起而长嗟”:此地不是我李白的,是奸臣小人的,我该走了。“不屈已,不干人”的自傲性格再次灿烂地凸现,光芒四射,于是主动请求“放还”。他不是那驯服的“虎”,不会为“云之君”“仙之人”鼓瑟;他也不会那归顺的“鸾凤”,不会为“云之君”“仙之人”拉车。“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他唱出响彻千古的最嘹亮的强音!

如此解读,才可称得上“圆足”,即文本与解读不存在相悖之处。中学生常常提出的那个棘手的问题,我想这样解读,无懈可击。



《梦游天姥吟留别》教学解读

上海市吴淞中学  林叶
 

在我们祖国灿烂的文明史中,诗歌是一颗璀璨的明珠。许多经典作品不仅记录了各个历史时期的社会情状,更为那个时代保留了异常生动的情绪和心理记忆。因为“诗言志”,美妙的文字承载了诗人极为丰富的情感、意愿和思想。尤其当文人在人生落寞失意之时,其诗作更成为了展示灵魂的窗口。唐代浪漫主义大诗人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就是这样的经典之作。

这首诗的创作,李白突破了留别诗的一般程式,别出心裁地用“梦游”这一奇特的方式来构思全诗。围绕“梦游”的线索,先写入梦缘由,次写梦游过程,再写梦醒感慨。我们常说现实中无法实现的愿望可以在梦中实现;被现实压抑的情感,可以在梦中尽情宣泄。那么,李白究竟想借这一次的“梦游”实现怎样的愿望、宣泄怎样的情感呢?对于学生而言,若仅要就此作出解答并不存在太大的难度——只要找到文末“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一卒章显志的语句,再套用一些惯用的说法如蔑视权贵、傲岸不屈、追求自由之类,估计也就八九不离十了。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如何让他们真正走进文本,走进作品所营构的氛围意境之中,设身处地地去体验、感知诗人的情感取向、心绪意愿,与先哲进行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心灵交流,并最终收获情感的升华、灵魂的超越、生命的成长。

对于本诗而言,想要经历一个完整的“仿佛跟作者一块儿想过考虑过”的还原性解读过程,梦境画面的还原赏析是一个不错的切入点。梦境本是虚幻,在此却生动形象、丰富多变,可以分解为五幅具体的画面:月夜飞渡,清幽恬静;登临所见,雄奇壮美;熊咆龙吟,惊悚恐怖;洞天石开,奇幻绚丽;群仙降临,和乐融融。前两幅画面,我们可以看到李白最为之倾心的月、最愿意亲近的山水,可以感受到诗人登临之前的愉悦神往、登临之初的迷醉神荡;那么之后的三幅画面中所蕴含的情感、心理又该作何解读呢?

我们可以认为,诗人在惊异、惊骇中有所期盼,始终惊叹艳羡于瑰丽神异的神仙世界;也可以认为,由夜晚来临之时险象环生之景而生的悸动惊恐是一转折,之后的仙人聚会,诗人没有参与其中,只是一个孤独寂寞的旁观者。文学作品的解读,本就见仁见智,关键在于“仁”与“智”的探讨之间,可以把文本解读引向更深的层次:这样的梦境描绘、情感蕴含对于主题表现究竟有何作用?

理解一:梦境象征着诗人追求的理想境界。李白充满才智与理想的一生,无时不刻都在向超越现实的灵境飞越,浪漫美妙、奇异瑰丽的梦境正是李白心中的“桃花源”,是一个反衬污浊现世的清新之地,哪怕会有熊咆龙吟、风雨欲来之类险象环生、惊悚恐怖之境,比之黑暗丑恶的现世也要好过千百上万倍。诗人刻意在短暂的惊异、惊骇之后继之以期盼、惊叹、艳羡之情,就是为了表明对黑暗现实的极度厌恶。故而,当仙境倏忽消失、梦境旋即破灭、诗人回到现实而不能再随心所欲地翱翔于理想之境时,他长叹感慨这一切的求而不得之余,又发出了“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高亢呼喊,以示与丑恶现实、与统治阶层的彻底决裂。

理解二:梦境折射出诗人曲折的现实遭遇。从“一夜飞度镜湖月”中我们仿佛看到李白由一介布衣一跃而成为万众仰慕的卿相;从“身登青云梯”我们仿佛看到李白得以立侍于天子身边之时的踌躇满志;而当他进入宫廷,却发现自己曾经热切向往的上流社会原来并非那么美好,从“熊咆龙吟殷岩泉”等森然恐怖、风雨欲来的描写中,我们仿佛看到了宫廷生活的明争暗斗、冷酷无情和李白的孤危处境;虽然仙人聚合,其乐融融,然而放浪不羁、桀骜不驯的李白却无法与他们合拍。正如朱自清《荷塘月色》中所写:“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诗人始终被排斥在外,只能作为上流社会的旁观者,但他更是清醒者,他的及时“梦醒”表明对与洞天仙境如出一辙的宫廷生活的彻底否定。诗人之所以仰天长嗟,感时伤世,正是对天上人间这种穷奢极欲生活的彻底绝望;诗人之所以放言要无限期地寄情山水,正是决不与世俗权贵同流合污的决裂宣言。

一言以蔽之:前者认为,现实黑暗,故而诗人憧憬美好、追求自由;后者认为,经历宫廷生活,看清黑暗现实,故而李白毅然选择决裂,转而寄情山水。以上两种解读,可谓殊途同归。且不论上述理解、说法本身周全与否、深刻与否,其解读的过程却都是切切实实地从文本中找到了依据,而且在进行局部解读的时候仍不忘记对于作品的整体观照。另外,二者也都体现出了“知人论世”的评价原则,能够结合诗人生平经历,能够透视诗人极其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

李白的一生,很和谐地融合了儒、道思想。他一方面受着儒家“兼善天下”思想的影响,有远大抱负,安世济民、功成身退是他一生的愿望;一方面又接受道家的思想,遗世独立、追求绝对自由、蔑视一切权贵是他秉持的风格——他甚至不屑于通过科举登上仕途,而希望由一介布衣一跃而成为卿相。天宝元年李白经友人推荐,被玄宗征召入京,他以为实现自己“济苍生,安社稷”政治抱负的时机来到了,于是高歌“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兴高采烈地到了长安。而事实上,意欲一展宏图的他,却只是被任命为供奉翰林——除了陪侍从游、应制作诗外无他事可做的御用闲职。才干是没有办法得以施展,李白却有幸目睹了最高封建统治集团的昏庸腐败。而且,他那种蔑视权贵、不趋炎附势的处世态度和桀骜不驯的性格,也很快招致了权贵们对的谗毁、排挤,不到三年,李白便被“赐金还放”,赶出长安。之后,他又继续他的漫游生活。天宝四年秋,当他离开山东鲁南游吴越时,写下本诗,留赠友人。

总之,追求绝对自由、蔑视一切权贵的李白,当理想在残酷的现实中破灭,他回归了自我的本性和理性,对人生又有了新的定位和追求——“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这一高亢的呼喊,超尘绝俗、昂扬张狂,喊出了理想愿望未能实现的愤懑、对权贵的蔑视、对污浊社会的抗议,更是对自己崇高人格的护卫。

关于末段开头两句的解读,笔者认为,无需作过多纠缠。“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的慨叹、“且放白鹿青崖间,须行即骑访名山”的行为,固然流露出些许人生如梦的虚无感伤的情绪和逃避现实的消极避世思想。然而我们并不能因此过多地苛责李白——在污浊的封建官场,有多少人被同化得没了自我、没了人格,能如同李白这般傲岸不屈、洁身自好实属难能可贵了。

关于李白其人、《梦游天姥吟留别》其诗,诸多专家见仁见智,早已提出过许多或周全深刻、或颇富创意的观点见解。但是,笔者认为,从课堂阅读教学的角度来看,真正意义上的文本解读,不是要如文艺评论家那般求全求深或标新立异,其关键应当在于如何引导学生披文入情——让他们真正地走进文本,沉潜其中,与作者、作品人物进行对话,细细把玩语言的紧要处(如:描写的精彩传神处、叙述的生动曲折处、议论的精辟深刻处等),真正理解语言形式和内在感情力量的密切关联,进而引发共鸣、深化认知、升华思想,促成语言训练与文化品位提升的完美融合。


  评论这张
 
阅读(7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