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无事不出门,有钱便买书

 
 
 

日志

 
 

胡适与徐复观  

2014-02-13 08:57:35|  分类: 传记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作为自由主义在中国的代表人物,胡适和徐复观之间的思想分歧可谓由来已久。与胡适的西化思想不同,徐复观在学术上秉承其师熊十力,崇宋学贬汉学,重义理轻考证,对近三百余年学术史,从清代朴学以至民国新考据学派,皆极表轻蔑,尤以胡适及傅斯年的史语所为敌。对于胡适倡导的科学方法徐复观大加鞭挞。说什么“今人所谈的科学方法,应用到文史方面,实际还未跳出清考据的范围一步,其不足以治思想史。”徐复观提出的研究者与研究对象合一即主客合一的研究方法,实质上是对胡适等人倡导的科学方法的不满和回击。

徐复观曾狠批胡适是“学术界的游惰之民”,并说“胡适在学术思想上固步自封,不了解西方思想却又喜欢胡乱鼓吹,而且爱讲门面功夫”。徐复观认为胡适只能算在医学院注过册,并没认真听过课和实习过,便要把包小脚、吃鸦片和孔孟之道,以及整个中国文化等同起来,有如把一个人所生的毒疮,和一个人的整体生命等同起来一样,要割掉毒疮便要割掉整个生命。徐复观承认中国文化有病但不至死,妖魔化和唱衰势必在很大程度上误导国民对传统和道德的认知,他一再批评胡适们是不辨病理不懂药性的医生。

胡适晚年与徐复观之间的分歧越来越大,以至于闹到水火不容的地步。1958年元旦,徐复观联合张君劢、唐君毅和牟宗三发表了著名的《为中国文化敬告世界人士宣言》,世称新儒家宣言。这篇洋洋洒洒四万言的文章,在现代新儒家发展史上具有重要的里程碑意义。胡适看后对人说,这宣言是欺世盗名的鬼把戏。

此后,在东海大学举行的一次欢迎茶话会上,胡适与徐复观正好碰了个正着。胡适拉着徐复观承认自己骂了他们,并说他们宣言里提到的宋明理学其实是阳儒阴释。徐复观问胡适,在他反对之前,有没有看过他们关于宋明理学的论述。胡适诚恳地摇摇头,徐复观很不客气地说:“既然没有看过,怎么能批评?”接着又说:“我们研究中国文化,乃是从整个世界文化的视野来看的,对于西方文化中的相关思想亦颇为留心。”胡适听后略带嘲讽地说:“徐先生是中西贯通啊!”这次对话给胡适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直到去世前一个月胡适还感叹:“徐复观的文章,我真的看不下去了。”

1961年,美国国际开发总署举办的“亚东区科学教育会议”在台北开幕,胡适应邀赴会。会上胡适发表了30分钟的英文演讲(他一生最后的演讲),题目是“social changes necessary for the growth of science”(《科学发展所需要的社会改革》)。在这篇演讲中,胡适重申他几十年前的观点,说现在应当承认我们的文化中少有甚至没有精神价值,主张对东方文明作自我批评。

针对胡适对东方文明毫不容情的批判与质疑,徐复观在《民主评论》十二卷二十四期上(19611220日)发表了措辞激烈的《中国人的耻辱,东方人的耻辱》一文,斥骂胡适“是一个作自渎行为的最下贱的中国人”。在这篇文章中徐复观以一种近乎失态的口吻猛烈的抨击胡适的“东方的老文明中没有多少精神成分”的说法。徐复观说:“看到胡博士在东亚科教会的演说,他以一切下流的辞句,来诬蔑中国文化,诬蔑东方文化,我应当向中国人、东方人宣布出来,胡博士之担任中央研究院院长,是中国人的耻辱,东方人的耻辱。我之所以这样说,并不是因为他不懂文学,不懂史学,不懂哲学,不懂中国的,更不懂西方的,不懂过去的,更不懂现代的,而是他过了七十之年,感到对人类任何学问都沾不到边,于是由过分的自卑心理,发而为狂悖的言论,想用诬蔑中国文化、东方文化的方法,以掩饰自己的无知,向西方人卖俏,因而得点残羹冷炙,来维持早已掉到厕所里去了的招牌。这未免太脸厚心黑了。”

徐复观发表这篇文章的时候,胡适正在病中,所以未作任何回应。徐复观对胡适的恶语相向,引来了力挺胡适的李敖、居浩然等人的激励反对,挺胡派由殷海光暗中撑腰,双方很快酿成了一场著名的“中西文化论战”。《文星》与《民主评论》杂志成为论战双方的主战场,你来我往,一时间硝烟弥漫。就在双方骂得不可开交的时候,胡适阖然长逝。

胡适病逝的消息传出后,徐复观立即急电《文星》编者,请其将有关争论的文字,一律停刊。此时的徐复观已从论争的气氛中挣脱出来,数月来与胡适在文化上的争论立即转变为无限哀悼之情。悲恸之余,徐复观饱含激情地写了《一个伟大书生的悲剧》的悼念之文。文章一开头就说:“刚才从广播中,知道胡适之先生,已于今日在中央研究院院士会议的酒会后,突然逝世,数月来与他在文化上的争论,立刻转变为无限哀悼之情。……台北文星杂志三月号,将有我和胡秋原先生,答复二月份向我们攻击的文章,里面自然会牵涉到适之先生。我除了急电文星的编者,请其将此类文字,一律停刊,以志共同的哀悼外,更禁不住拿起笔来,写出于这一个伟大书生悲剧的感触,稍抒我此时的悲恸。”

接下来,徐复观称胡适为“伟大书生”,表示“我于胡先生的学问,虽有微辞;于胡先生对文化的态度,虽有责难;但一贯尊重他对民主自由的追求……他在自由民主之前,从来没有变过节”。徐复观说:“胡先生二十多岁,已负天下大名。尔后四十多年,始终维持他的清望于不坠。今日以中央研究院院长的身份,死于其位,也算死得其所。”

最后,徐复观对胡适作了中肯的评价:“我深切了解在真正地自由民主未实现以前,所有的书生,都是悲剧的命运;除非一个人的良心丧尽,把悲剧当喜剧来演奏。……正因为他是悲剧性的书生,所以也是一个伟大的书生。”

徐复观出身行伍,性情峻急、言行偏狭,常任天而动,以好辩执拗、动辄易怒而出名。他与胡适之间的分歧恩怨整好体现了他的这一性格。但是,徐复观毕竟不是凡夫俗子,他明辨是非、深明大义,在胡适逝世后立即停止对胡适的攻击,并对自己此前的行为做出一定程度的反省,这充分表现了一个学人坚持真理、不计前嫌、知错就改的良好精神品质。

  评论这张
 
阅读(9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