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陈鲁民 人生不过几张纸(外一篇)  

2014-05-19 21:06:55|  分类: 高中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网上有个段子,短且精彩,不妨摘录于此:“出生一张纸,开始一辈子;文凭一张纸,奋斗一辈子;婚姻一张纸,折腾一辈子;做官一张纸,争斗一辈子;金钱一张纸,辛苦一辈子;病历一张纸,痛苦一辈子;悼词一张纸,了结一辈子。”
     人生几十年,确实是在为了这些纸、围绕这些纸而打转转。这些个纸,可以轻如鸿毛,也可重如泰山,可以看透,也可淡化,但人却是离不开这些纸的。
    “出生一张纸”,这是我们的出生证,从这一张纸开始,每个人便有了或长或短、或平淡或伟大的一生。
     “文凭一张纸”,如果从小学读到博士毕业,大约需要二十多年,便占到了人生的三分之一。也见过一些中年人,为提拔、晋职所需,都大半辈子过去了,还在为文凭而奔波。因为“一张文凭,仿佛有亚当、夏娃下身那片树叶的功用,可以遮羞包丑;小小一方纸能把一个人的空疏、寡陋、愚笨都掩盖起来”(钱钟书语)。
   “婚姻一张纸”,有的写满了甜蜜与幸福,白头到老还约定了下辈子;有的写满了苦恼与无奈,争争吵吵、打打闹闹了一辈子;还有的干脆劳燕分飞,各奔前程,把结婚证换成离婚证;也有的结了离,离了结,结了再离,光这一项就闹了好几张纸。
    “做官一张纸”,自然是指委任状、任命书之类。做官的人,无不希望“天天向上”,无奈僧多粥少,桥窄路挤,争斗自然难免,手段也很难文明。政府任官,百姓选官,无非要求官员一要干事,二要干净,一个官员不论大小,都有画句号的那一天,但愿你的这张纸上有良好记录。
    “金钱一张纸”,谁也少不了,是我们生活质量的前提和保证,但捞得太多也没用处,或会反受其害,尤须记取“君子爱财,取之有道”,不做金钱的奴隶。如果为了这张纸,贪污受贿,坑蒙拐骗,贩毒走私,杀人越货,最后很可能会把这张纸换成一纸判决书,成为“人为财死,鸟为食亡”的又一例证。
    “病历一张纸”,这张纸大伙都唯恐避之不及,但谁也少不了。年轻时,体壮如牛,不知生病为何物。不知什么时候起,我们开始有了病历,上面的内容越来越多,越来越复杂,进医院比进商店更频繁,打针吃药成了家常便饭。没办法,积劳成疾,运转几十年的机器该维修了。既然在所难免,那就持达观态度,既来之则安之吧。
    “悼词一张纸”,这是盖棺而论的最后一张纸,为了让家属满意,逝者安息,这张纸也不可或缺,且大有讲究。逝者家属都希望写得好一些,执笔部门也都善解人意,无不“妙笔生花”,好在大家也都不计较了,宽容悼词里的溢美之词,再刻薄的人也不缺这种“风度”。
   这个段子最后还有几句话:“看透这些纸,轻松一辈子;淡化这些纸,明白一辈子;忘了这些纸,快乐一辈子!”搞笑中透着深刻,戏谑里含着睿智,以出世之心论人世之事,实为高明之论,再饶舌就画蛇添足了


                                《相煎何太急?》 陈鲁民

四月,复旦大学研究生黄洋遭室友林某投毒身亡,引得无数人唏嘘叹息,百感交集。该校的实验室张贴了一张教师痛心疾首的感言:“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

  “相煎何太急?”问得好!名牌大学的高材生,天之骄子,学富五车,知书达礼,前程似锦,为何竟然会对朝夕相处的室友痛下杀手,而且这种事已发生过数起──近二十年来,我国发生过多起校园投毒案,仅铊中毒,就有一九九四年清华发生学生朱令铊中毒案,一九九七年北京大学发生“铊”投毒案件,二○○七年又发生一起校园投毒致铊中毒案。还有更令人震惊的马加爵案。复旦老师这一问,真的值得我们好好思索,深刻反思原因何在,以避免类似悲剧再次发生。

  教育的失败─至少在林某的身上,是无可辩驳的结论。林某读了近二十年的书,学的都是治国、平天下的本事,可修身、齐家的基本功却被理所当然地忽略了。因而,他学会了竞争而没有学会合作,学会了索取而没有学会感恩,学会了争强好胜而没有学会宽容平和,学会了“厚黑哲学”而没有学会君子风度,那么,一旦当竞争处于下风,取胜无望,他就会毫无底线地必然使出下三滥的流氓手段。

  戾气[lì qì邪气]的恶性发作。戾气的主要成分是火气、怒气、怨气、恶气,而这四种气在多数情况下都不会带来好结果。现如今的人,戾气大都很重。无论年纪、职业,个个都火气很大;无论贫富、官民,人人皆怨气沖天,总觉得社会亏待了他。因为戾气,本来挺小的一件事,就能结下深仇大恨,就会欲置对方于死地而后快。从字形来看,戾气,就是关在房子里的一隻狗,因为关得太久了,一旦放出来,就会乱咬乱叫。林某残忍之举,其实就是戾气恶性发作的典型结果。
  
   “东方式嫉妒”的恶果。有一种很流行的说法,东方式嫉妒是恶性嫉妒,即谁比我强,就想法把他拉下来,要不行大家都不行;西方式嫉妒呢,是良性嫉妒,即谁比我强,我就想法去超越他,让他服气。此说可能有些失之偏颇,有以偏概全之嫌,但放到某些人身上,譬如放在林某身上,还是相当贴切的。时下,社会上就弥漫着一股盲目的仇富、仇官、仇名、仇贤心理,倘任其发酵膨胀,也会使人走入歧途,就像林某,室友黄洋被成功保送读博士生,显得比他优秀突出,虽然并不影响林某的利益,但还是让他打开了潘多拉的魔盒,熊熊妒火烧毁了同学也烧毁了自己。
  
   “播下龙种,收获跳蚤”,名校的高材生,我们都是宠幸不计成本,当社会精英来培养的,可万万没想到,最后却有人成了“校园屠夫”。不过想想,在重才轻德的氛围里,在只重分数不问品行的环境中,在成功就是一切手段可以忽略不计的风气下,林某的出现并不算多意外,他固然害人致死,罪不容诛[zhū],但他自己也是社会不良风气和畸形教育的受害者。诚如着名学者钱理群在反思当下教育时曾言辞犀利地指出的那样:“我们的一些大学,正在培养一些‘精致的利己主义者’,他们高智商,世俗,老到,善于表演,懂得配合,更善于利用体制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林某不过是走得更远、行为更疯狂罢了。
 
 “相煎何太急?”似也可作为高校特别是名校教育的另一种“世纪之问”。

  评论这张
 
阅读(40)|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