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周汝昌、杨先让:秦可卿新探  

2014-05-05 18:53:16|  分类: 传记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秦可卿美丽、可人,极擅风情。

      这样的女人,按照俗话讲,就是天生尤物。风情万种的秦可卿,心地又善良,贾府上上下下都喜欢她。像贾珍那样的人物,可以不顾人伦和秦可卿暗通款曲,是可以想象的。秦可卿实际上也让贾宝玉神魂颠倒,以致梦游了太虚幻境,在梦中和秦可卿销魂了一番。这是人们所理解的秦可卿。

但要理解秦可卿这个人物,其实没那么容易,只有跳出我们所熟悉的现实世界、从太虚幻境的情境去理解,才能真正把握秦可卿在《红楼梦》这本书中、也就是在贾宝玉生命中的所扮演的角色。太虚幻境的入口有对联,称“假作真时真亦假,无为有处有还无”。《红楼梦》的作者曹雪芹善于在文字中做文章,已经公知。“假”,“贾”矣,也是太虚幻境的“假”,而太虚幻境,自然是“无”而为有处,也就是“无为有处”,所以“假作真时真亦假”就顺理成章地变成“贾作真时真亦假”,而“无为有处有还无”就是说描写在太虚幻境中的事,纵然是真的发生过,也被当成没有发生。因此,太虚幻境这段故事,应该是真实发生过的事:风情万种的“天生尤物”秦可卿,以其美丽与可人,煽动了贾宝玉的春心,带贾宝玉经历了人生第一次男女春事。这个结论,与书中那一节文字中“看猫儿狗儿打架”这几个暗含春色的字眼相呼应。在红学界,这几个字多被解为暗喻秦可卿和贾珍的事,其实这几个字应该暗喻秦可卿和贾宝玉这段事。

    上述结论和太虚幻境的描述也相合。秦可卿判词“慢言不肖皆荣出,造畔开端首在宁”,这里的不肖,是指贾宝玉的种种不肖行径。这整句话是说,不要老说贾府的种种不肖的事都是荣国府的贾宝玉干的,实际上这些不肖行为的源头在宁国府,是秦可卿。长期以来,《红楼梦》的读者们和评论界,几乎理所当然都断定这里的“不肖”,是指贾府子弟的种种劣形劣迹。其实不然,这里的不肖,是特指的,指的是贾宝玉的不肖行径。虽说荣宁两府中贾琏、薛蟠、贾珍、贾蓉等辈,成天斗鸡走狗,玩弄女色,但这些行为在那个年代的贵胄公予之中,算不得什么大不了的,甚至连薛蟠打死了人,在贾府上下眼里,也没有激起多大波澜,是件小事。在贾政等人的眼里,真正算得上不肖的,是贾宝玉的叛逆行径,是贾宝玉对道统的蔑视。贾宝玉在书中刚出场的时候,就被描写成“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正是这个道理。所以说,“漫言不肖皆荣出”,是特指贾宝玉悖逆道统的事,而“造畔开端首在宁”,就是说贾宝玉不肖的行径,源自宁府。换一句话说,是与秦可卿的风月导引成就了后来的贾宝玉。

         秦可卿导引成就了贾宝玉的繁华幻梦,是个很重要的结论。在梦游太虚幻境之前,贾宝玉还只是个顽梗的少年而已,未经人事,还没有真正成人。因此,才会有宁荣二公的神灵出面,恳请警幻仙子用声色和风月情事点拨贾宝玉,而警幻仙子遂用歌舞、用酒、用美女判词点拨贾宝玉。警幻见贾宝玉历经歌舞、仙茗、美酒等等都不得要领,最后只好自己出面,教授宝玉男女交接情事,最后还让自己的妹子,也就是秦可卿,和贾宝玉共赴巫山。这段描写,让人想起曹子建在洛水与洛神相会的场面。

          因此,青埂峰下的顽石,要降落尘世历经人世风流,而秦可卿这样一个至美、至柔、风情万种、有洛神风貌的女性,正是贾宝玉领略凡世风流繁华的最贴切的起点。只有经历秦可卿这样的女性,贾宝玉才能真正领受人世的风流。所以说,秦可卿是贾宝玉尘世之路的最好、也最恰当的领路人。从这个角度看,秦可卿之于贾宝玉、大观园,其重要性与薛宝钗相当啊。可以这么说,林黛玉是贾宝玉世外的配偶,薛宝钗是贾宝玉在人间、为世界(贾府)所认可的配偶,而秦可卿则是贾宝玉自己生命深处所渴求的、得之而复不能得的、人世间的配偶。秦可卿让贾宝玉深入男女情欲的诸般境界。可以这么说,在太虚幻境的秦可卿身上,贾宝玉体验到男女情欲赤裸裸的、却最纯真的情境,并深深地迷溺其间。这个结论,既和书中对秦可卿的结局的描写遥相呼应,也和《红楼梦》的整体的空幻的结局遥相呼应。

秦可卿带领贾宝玉进入男女情欲世界,正如林黛玉是贾宝玉幻化的、理想的、欲得而不能得的配偶,薛宝钗是贾宝玉被人世间认可的、不欲得而得的、理想的配偶一样,秦可卿是贾宝玉赤裸裸的情欲世界中所渴望的、得而不能得的配偶。从这个角度看,秦可卿、薛宝钗、林黛玉三个女性角色,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作者曹雪芹本我、自我和超我的心理结构。

《红楼梦》里ㄚ环、小厮的名字如诗似画者比比皆是,如元、迎、探、惜四春的ㄚ环抱琴、司棋、侍书、入画,隐然有“琴棋书画”之雅;宝玉的小厮茗烟、伴鹤、锄药、扫红四名,则浮现山中高士清韵。另一方面,擅长以名寓意的曹雪芹,也喜以名字谐音暗讽人物性格,如詹光(沾光)、卜固修(不顾羞)、卜世仁(不是人)等。这类命名包含的深意,远比前类“唯美派”更值得读者探索。

       曹雪芹为宝玉身边最重要的ㄚ环取名袭人,书中明言是宝玉因她姓花,联想到“花气袭人知昼暖”。如此诗意的说法,果然蒙过许多读者,盛赞其名香雅怡人;但是作者假“袭人”两字托言的多重暗示,却因未曾明说,而为人忽略。

       宝玉身处女儿国,光是身边ㄚ环就有六人以上,然而婚前只和袭人发生性关系。宝玉与袭人初试云雨情时尚未满十三岁,依照西方算法,甚至还不是青少年(teenager),只是个童子。照顾他生活起居的袭人,难脱“监守自盗”之责。

     金钏儿与宝玉不过言词上轻薄,就被王夫人打嘴巴骂道:“下作小娼妇儿!好好的爷儿们,都教你们教坏了。”且被赶出贾府,羞得金钏儿跳井自杀。晴雯更冤,只因模样娇娆,待人泼辣,王夫人即轻信下人挑拨,辱骂她“好好的宝玉,倘或叫这蹄子勾引坏了,那还了得!”硬将病中晴雯逐回兄嫂家。气得晴雯临死前对偷偷上门探视的宝玉说:“我死也不甘心,我虽生得比别人好些,并没有私情勾引你,怎么一口死咬定了我是个狐狸精?我今儿既担了虚名……不是我说一句后悔的话,早知如此,我当日……”同时被逐的四儿、芳官,又何尝与宝玉有任何肉体瓜葛?

真正和宝玉巫山云雨的袭人,却获得王夫人宠信有加,除了外貌“粗粗笨笨”,性情沉稳,关键在于第三十四回袭人对王夫人一番告密,劝其将宝玉与大观园姐妹隔开,句句说中为人母者心坎,从此得到王夫人授权为宝玉非正式的侍妾,命她监看通报宝玉身边人事。难怪晴雯等丫头叫袭人“西洋花点子哈巴儿(狗)”,讽刺其对主子的逢迎拍马。

袭人为王夫人做耳目,告密何止一桩?宝玉就说:“怎么人人的不是,太太都知道了,单不挑出你和麝月、秋纹来?”袭人听了这话,心内一动,低头半日,无可回答。袭人告密为自己奠定侍妾地位,她的警言唤起王夫人疑虑,终于让晴雯、四儿、芳官含冤受辱,晴雯更断送了性命。

        虽然向王夫人诽谤晴雯的是王善保家的,但袭人对相处多年的晴雯蒙冤见逐,含恨以终,表现的无情令人齿冷。在宝玉为晴雯伤心之至的当儿,她居然冷笑道:“那晴雯是个什么东西,就费这样的心思……他纵好,也越不过我的次序去。”接下去的几行对话后,袭人自道:“我原是久已‘出名的贤人’……”至此,曹雪芹为此姝取名袭人的用心,已昭然若揭。

袭字,攻击也,尤其有出其不意、攻其不备意味。因为她是出名的贤人,因为她貌朴词拙,因为她忍让顾全大局,王夫人放心地把宝玉的身体交给她,她复以通风报信巩固王夫人宠信。宝玉身边的ㄚ环虽然知道王夫人宠信袭人,却没有人对这样一位“贤淑温厚”的老实人施以防心。可怜情同姐妹的晴雯,至死都不明白谁在背后予以偷袭,捅上致命的一刀

       其实,袭人最想除去的路上石头不是晴雯,而是黛玉。自忖出身寒微,只能屈身偏房,对于宝玉未来的正室人选,特意留心。为人处世圆滑无棱的宝钗,显然比言语尖刻、多心敏感的黛玉更宜相处。而城府深沉的宝钗也正留意宝玉身边众人,看出袭人“有识见”,“慢慢的闲言中套问他年纪家乡等语;留神窥察其言语志量,深可敬爱”,于是二人隐隐结成联合战线。

       当袭人在园中听到宝玉对黛玉剖心开肺说道:“好妹妹……我为你,也弄了一身的病……等你的病好了,只怕我的病才得好呢!睡里梦里也忘不了你!”她又怕,又急,又臊,担忧宝黛日后得以婚配。对王夫人的一席告密,目标正是黛玉。

   看 似大而化之的宝玉,其实早已察觉到袭人对黛玉的敌意,他被父亲打伤不能下床走动,想送绢子向黛玉传情,先支开袭人去宝钗处借书,然后才吩咐晴雯去送绢子。此事发生在袭人向王夫人告密回来的一个钟头内,可见宝玉隐隐有所疑虑。

反而是素来敏感多心的黛玉,却教袭人的贤名蒙蔽,由始至终,都不曾感觉出袭人心事,只当她是好人,常常叫她“嫂子”:“你说你是ㄚ头,我只拿你当嫂子待。”袭人对黛玉之偷袭,也让黛玉临死不察。

宝玉遗失佩玉精神恍惚,贾母等人预备替他办理亲事迎娶宝钗以冲喜。只有袭人了解宝玉对黛玉用情至深,此事断无成功可能,于是向王夫人进言此虑,遂有凤姐的“移花接木”计,明黛暗钗骗得宝玉成亲。所以,插在黛玉背上的无数利刃,袭人那把最具致命性。

唯有宝玉的奶娘李嬷嬷早就看出袭人用心,多次斥其:“一心只想装狐媚子哄宝玉。”可惜李嬷嬷人微言轻,哪能与王夫人之言相提并论?可叹袭人用心良苦,终究未能与宝玉长厮久守。第三十一回写袭人被宝玉误踢,伤及肋骨,吐出鲜血,“想着往日常听人说,少年吐血,年月不保,纵然长命,终是废人了;想起此言,不觉将素日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尽皆灰了,眼中不觉的滴下泪来。”尔后袭人一直活得健健康康,“废人”之说何指?

宝玉出家后,王夫人与薛姨妈鉴于袭人的侍妾身份从未经过公开仪式认定,都鼓励她嫁给蒋玉菡。她有寻死之心为宝玉守节,但一再找借口拖延,终至嫁入蒋府,让玉菡万般温柔体贴打消殉身之意为止。

作者云:“孽子孤臣,义夫节妇,这‘不得已’三字也不是一概推诿得的。此袭人所以在‘又副册’也。正是前人过那桃花庙的诗上说道:‘千古艰难唯一死,伤心岂得息夫人?’”

春秋时代楚文王灭息国,息侯死,被掳的息夫人受迫嫁给楚文王,生二子。息夫人痛国破夫亡,终身不与文王说话,但仍茍活于世。

以现代眼光看,宝玉既抛妻别妾在先,袭人当然可以离开贾府追求后半生幸福。但是《红楼梦》第一百二十回的作者,不论是否曹雪芹,显然以袭人不能守节而苟活为憾,视其为废人,将其与“息夫人”相提并论,“袭”夫人,是袭人其名的第二层含义。

袭人贵为宝玉首席ㄚ环,却被警幻仙子列于《金陵十二钗又副册》,画面上一簇鲜花,喻其姓花,一床破席,责备其出嫁已非完璧。供宝玉与玉菡先后睡过如“席”,是袭人其名的第三层含义。

难怪,贾政初听袭人之名,不是赞赏雅致诗意,而是惊问:“是谁起这样刁钻名字?”“刁钻”两字,才是袭人本性的最佳写照。正反同体,虚实相生,足见《红楼梦》耐人寻味之一斑。

  评论这张
 
阅读(7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