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网上粘贴之五  

2014-06-22 08:41:25|  分类: 如此妙语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聊斋》里的狐狸也常开个Tea   party 一起吃喝聊天说段子。一天,让大家“各言所畏”。于是有说怕这个,怕那个。一老狐说,“吾畏狐”。众哄笑,这不是捣乱吗?是狐,还畏狐!

这是个幽默的哲学命题:同类可畏。


厨川白村说,文学是苦闷的象征。文学有“欢娱之辞难工,穷苦之言易好”之说。


文字不要太技巧,但文字是有技巧的。

起句平淡,紧接着重重砸向后一句。这本事张爱玲有——

曼桢出游丢了一副手套。“曼桢对自己的东西总是很在意的。”平平淡淡的句子。“因为曾经他也是她的。”这就千鈞之重了。这种起落让人无法不心动。



那一月

我摇动所有的经筒

不为超度

只为触摸你的指尖

那一年

磕长头匍匐在山路

不为觐见

只为贴着你的温暖

(仓央嘉措)


张爱玲私语家事,有个情节挺奇怪。张爱玲父亲小时在家读书奉母命穿女鞋,每私出挟一双男鞋在门口换,仆妇窃笑。张爱玲未有解释文字。

后读樊樊山事。其父武官无功名,受左宗棠当面羞辱,发誓要子弟读书必如左宗棠。回家起楼为书房,重金延名师。每日先生饭菜亲自检点。先生不动筷子的,立命厨房撤换另做。

立家规:子弟皆着女服读书。考中秀才,脱外女服;中举人,脱内女服。

后其子20岁中进士,同光派重要诗人,领风骚晚清文坛。官至陕西布政使


奥斯曼苏丹生有一双漂亮忧郁的眼睛,杀人时也不眨一下。


沈从文说,看见一壁一壁那么多人写的那么多书,就不想写了。当然, 这其中有人生寂寞意味。


她直白、不装样,像匹萨饼红红绿绿摊在外面,不是包子千捏万褶包在心里。


第一个说女人像花是天才,第二个是聪明人,我们都是第三个。


大学毕业的舅舅头回出差,顺便给人捎东西。那家人谢过后端出一碗汤面。渴坏了的舅舅一眼瞥见宽宽的汤上漂着一段葱白,水水,嫩嫩,白生生的,心中从未有过的舒服。谁知一抬眼,也是水水,嫩嫩,白生生的一截。从此舅舅家煮汤必放一段葱白,而当年碗外的“葱白”,便是今日的舅妈了。

初中时,有同学过年全家去厂甸,买回一幅杨柳青年画。她的父亲指着画中眼梢微吊,细长眼,桃红面颊的女人说,“想想,这人像谁呀?”孩子们忙想演员,熟人。父亲曼声说——“当然是像你们的妈妈啦。”一屋大笑。她父亲是个有情趣的人


初中时,有同学过年全家去厂甸,买回一幅杨柳青年画。她的父亲指着画中眼梢微吊,细长眼,桃红面颊的女人说,“想想,这人像谁呀?”孩子们忙想演员,熟人。父亲曼声说——“当然是像你们的妈妈啦。”一屋大笑。她父亲是个有情趣的人



曾在一文中看先生给学童改诗,真忍俊不禁。

学童写“鸡鸣不已纱窗晓”。先生批:“不已”二字太老实。改为“鸡鸣忽报纱窗晓”。先生提出的“老实”,是指诗的语言特点。诗不能太写实,语言要灵动、飞扬起来。穆旦说,将一句平常话奇奇怪怪说出来,就是诗。

学童写“却恐天昏行不得”。先生批:“天昏”二字,骇人。纵大雨,也断无天昏之理。



中西餐是两种不同思维。中菜谱常见“放xx少许”,中国人都意会,不成问题。这“少许”就是东方智慧。西方人愁煞了! 要拿仪器测量、摄影记录“少许”。以西方思维精密记录、制造的“谭家菜”,可以叫任何家菜,就没法叫“谭家菜”, 他们的科学到得了月亮, 到不了谭家。



王尔德不用说是太会讲话的一个人!奇装异服手持百合花散步的王尔德,一口“女王英语”将绅士幽默挥洒尽致。比如他形容改稿一事——

“我花了整整一个上午时间加了一个逗号进去,然后又花了整整一个下午时间把它剔除出去。”



一男同学说,当年他在班上年龄最小,非常聪明,理科成绩优秀。“总说人要聪明、诚恳,他就是聪明、诚恳的人。”她不禁一笑。男人背后夸男人,但绝少听女人背后夸女人。这就是女人不及男人处,应该向他们学习。


1923年,上海大学开始兼收女生。由于女生少,上课时,男生总是先进教室,而将前面两三排给女生留出。女生总是最后鱼贯而入,“她们一般都是向男同学扫描一眼,然后垂下眼皮,各自就坐,再也不回过头来”。

施蛰存与戴望舒坐在第三排,正在丁玲和其他女生背后,但同学半年多,大都只能看见背影。想看个正面,还得在老师发讲义时,让其后传,这样才能照面,那真是“惊鸿一瞥”。其他,包括课外,囿于当时社会风习,男女生之间就没有什么交往了。

1979年施蛰存写七绝《怀丁玲诗四首》,其中回忆当年同室听讲:

滔滔不竭瞿秋白,讷讷难言田寿昌(田汉)。

六月青云同侍讲,当时背影未曾忘。

施蛰存与丁玲直接交往不长,中断的时间却有近50年之久。在风云变幻的历史缝隙里,这段友情投射出一抹暖色。

  评论这张
 
阅读(86)|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