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语文味:始于咬文嚼字  

2014-09-15 16:33:31|  分类: 教学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语文味:始于咬文嚼字                         

                     邓 彤

也许,至今仍有不少教师还在如下问题上争论不休:“语文味”究竟是什么“味”?什么样的语文课才是真正的语文课?语文教学最根本的任务究竟是什么? 

  对于这些问题,在上世纪前叶中叶,便已有许多学者做过不少极具深度的探讨。惜乎当今语文教学研究者往往缺乏历史意识,遂使我们的语文教学研究与实践每每徘徊在历史研究的水准线下。 

  回眸历史,我们惊叹于前人深刻的思考,有愧于自己在诸多问题上的肤浅与简陋。为此,这里我们不拟(也不敢)对“语文味”多加阐释。只须摘录两位大家的有关论述就足以廓清当今许多模糊的认识以消弭无谓的争论。 

  朱自清《〈文心〉序》:“(语文教学)往往只注重思想的获得而忽略语汇的扩展,字句的修饰,篇章的组织,声调的变化等……只注重思想而忽略训练,所获得的思想必是浮光掠影。因为思想也就存在于语汇,字句,篇章,声调里;中学生读书而只取其思想,那便只将书里的话用他们自己原有的语汇等等重记下来,一定是相去很远的变形。这种变形必失去原来思想的精彩而只存其轮廓,没有什么用处。”(1934年) 

  张志公《提高语文教学的效率》:“语文课要进行语文训练、思想教育、文学教育和思维训练,那么这几方面的关系是怎样的呢?照我看,能够扎扎实实地把语文训练这一环抓住,其余各方面就都抓住了,至少是很容易抓住了;这一环抓不住,别的什么思想教育,什么文学教育、思维训练,都是空的,都抓不住……打一个比方:打起仗来,攻下一个堡垒会有多方面的作用。有政治作用,可以鼓舞自己的斗志,瓦解敌人的士气;有经济作用,可以打开一条交通运输的道路,得到经济上的利益;军事上的作用更不用说了,打下一个堡垒可以影响一大片地方。但是千说万说,你得把它打下来,这是最要紧的,如果打不下来,那些都要落空。打进去,很多东西都有了;打不进去,什么都没有。语文课,就要抓住语文训练,打进去,思想教育、文学教育、思维训练都有了;如果语文训练抓不住,别的东西都抓不住。了解了这个关系以后,语文教学的目的任务问题也就不难解决了,就不会认为语文课只管语文训练别的都不用管,也就不会问“语文课要不要管思想教育,要不要管思维训练”之类的问题了。”(1979年) 

  正是在这些深刻的阐述指导下,本期的“课例研讨”我们回放了洪镇涛老师的经典课例片段,并选取了时下两个相关课例,希望以上论述及课例有助于我们进一步深入探讨“语文味”及“语言教育”等问题。 

  山东省北镇中学的史建筑老师应邀组稿并做点评,特此致谢。 

                                 一字立骨


                           作者:吴长青


  师:正如题目所写,这篇课文其实可以用一个关键词加以概括——那就是“走”字。大家有没有发现啊,作者在文中运用了好多个不同的动词来表达“走”这个动作,请找一找。 

  (学生阅读后,找出了如下相关的动词:“爬”“跑”“蹲”“移”“攀”“踏”“探”“踩”等) 

  师:作者为什么要运用这么多与“走”相关的动词? 

  生:是为了避免呆板和单调。 

  师:当然,也有这一作用。不过,如果结合具体语境来品味,这些意思相近但又各有差异的动词可能包含着更加丰富的内涵呢。请大家选择自己体会最深的一个词解说一番。老师先举个例子。我想说“走”的最高境界——跑。(众笑)我觉得“他们就朝一座悬崖飞跑而去”这句的“飞跑”两字就用得很好,它写出了活泼的童心,让我们一下就感受到五个小男孩的活泼好动。 

  生:我觉得“我一面应着,一面跟着他们跑”这里的“跑”用得也很好,写出了不同人物的个性差异。五个小男孩顽皮果断,他们的跑是“飞跑”。而“我”先有所犹豫,后来受到大家的激将,才“跟着他们跑”,这个“跑”,更多的是随从,是好奇。 

  生:“我终于爬上去了,蹲在石架上,心惊肉跳,尽量往里靠”,我觉得这里的“蹲”和“靠”字用得很好,写出了“我”处境的危险,写出了“我”内心的恐惧。我们害怕的时候经常就是“蹲”着、“靠”着的。 

  生:“接着,他们又开始向崖顶攀爬”,我说说这个“攀”字吧。我觉得“攀”字写出了那些孩子动作的老练。 

  师:是啊,面对危境,其他的孩子因为有经验,心中有底,行动自然是有板有眼,这个“攀爬”多么沉稳!这个“攀”,既点出了孩子们爬山的稳妥,又对比鲜明地衬托出“我”的胆怯。其实,文章中父亲的话中一些词语也很有意思呢!比如“现在你把左脚踏到那块岩石上”,这个“踏”字好,可以看出父亲的独特的性格,能分析一下吗? 

  生:这个“踏”字可以看出父亲的智慧。父亲眼看孩子在悬崖上下不来,并不是自己上去救护孩子,而是一步一步地教孩子下来:先让孩子找到下面那块岩石,然后再告诉孩子具体的方法——“你把左脚踏到那块岩石上”。让孩子觉得克服困难其实很简单,就是利用好脚下的条件,一步一步地走出困境。 

  师:在父亲的帮助下,儿子有变化吗? 

  生:有的。“我小心翼翼地伸出左脚去探那块岩石,而且踩到了它”,这里的“探”字体现出“我”从胆怯谨慎变得勇敢,生命中注入了自信的琼浆。 

  生:这里的“踩”字用得也非常好。经过一步一步的探索,经过一步一步的移动,“我一脚踩在崖下的岩石上”,这一“踩”,终于踩到了安全,终于完成了脱险的历程。一个“踩”字,刻画出一个受到磨炼走向成功的孩子形象。 

  师:这个父亲是可敬的,在紧急关头他唤起了儿子的勇气,更为儿子赢得了宝贵的人生经验——今后,无论遇到怎样的困难,这位儿子大概都会想起这段难忘的经历,从而增强自己的勇气和信心。 

  (安徽省枞阳县横埠中学 246725) 

                            品出内涵

                        作者:杨宝山

  师:我把文章的第一段做了一些改动,读给大家听听——“当代伟大的思想家停止心跳了。让他一个人留在房间里两分钟,等我们再进去的时候,便发现他在安乐椅上逝世了。”大家比较课文,看看有哪些不同之处?思考这样一改表达效果有怎样的变化? 

  生:去掉了“3月14日下午两点三刻”这个具体的时间。这是马克思逝世的时刻,作者永远不会忘却,凝聚着作者的无限伤痛,没有这一特定的时刻就无法表达作者的强烈感伤。 

  生:当代“最”伟大的思想家,删去“最”,就削弱了马克思的影响。把“停止思想了”改为“停止心跳了”,不能照应思想家,也不能表现马克思一生不断探索不停思考的特点。 

  生:删去“还不到”,不能充分表达作者对马克思逝世的遗憾之情,“还不到两分钟”,流露出恩格斯对马克思逝世的无限痛惜之情。 

  生:“逝世”不如“睡着了”。“睡着了”说得非常含蓄,表明作者不忍心说出马克思的逝世,同时也表明了马克思离去的安详和无憾。 

  师:同学们分析得很仔细,理解得很深刻。其实,课文中类似之处很多,现在请大家默读全文,然后就自己体会最深刻的语句与同学交流。 

  (生自主阅读) 

  生:“这位巨人逝世以后所形成的空白,不久就会使人感觉到”,这句话里的“空白”一词,说明马克思生前所做的工作是无人可以替代的,他的逝世导致了不可估量的损失。 

  生:我找的是这段话:“一生中能有这样两个发现,该是很够了……”这段话中包含了几层假设,逐层凸现马克思的贡献之多之大。 

  生:我觉得这一段很有意思:“最早的《莱茵报》(1842年)……单凭这一成果也可以自豪。”(生投入地朗读这段文字) 

  师:读得很精彩!这一句乍看很平淡,不过就是一连串报刊名称而已,你觉得该段有什么独特之处呢? 

  生:我觉得恩格斯把许多报刊名并列在一起,主要是为了突出强调马克思工作的繁忙和成果的丰硕。我从这一长串名称中仿佛看到马克思在编辑这些报纸时忙碌的身影。(不少学生点头) 

  生:“马克思是当代最遭忌恨和最受诬蔑的人。各国政府——无论专制政府或共和政府都驱逐他;资产者——无论保守派或极端民主派——都竞相诽谤他、诅咒他。”这句话里用了“无论……都……”的句式,并且一下就用了两组,充分渲染了敌人对马克思的厌恶和憎恨,可见马克思在当时确实是“最遭忌恨和最受诬蔑”的人。 

  师:那么,面对敌人的诽谤诅咒,马克思是怎样表现的呢? 

  生:毫不在意,把它们当做蛛丝一样轻轻拂去,只是在万不得已时才给以回敬。 

  师:这句话中哪个词最能表现马克思的态度? 

  生(众):拂。 

  师:好,大家把这个“拂”字的意蕴读出来。 

  (生纷纷诵读) 

  生:把它们当做蛛丝一样轻轻拂——去…… 

  (教师指导学生读“轻轻”时重音强调,读“拂”字时声音较轻、语速稍快,读出马克思的“毫不在意”的效果) 

  (山东省北镇中学 256600)


                          《天上的街市》教学片段

                          作者:洪镇涛

  师:今天,我们来学习郭沫若的一首诗——《天上的街市》。我先把这首诗读一遍,请同学们一边听,一边想象这首诗描写了一幅什么样的画面。(师读) 

  师:你们刚才听我朗读,觉得语调是激昂还是柔和的呢? 

  生:(小声)柔和。 

  师:哦,柔和的。节奏呢? 

  生:(小声)缓慢。 

  师:好,舒缓。现在请同学们各自用柔和的语调、舒缓的节奏把诗歌读一遍,不必齐读,各人放声读,大胆读。 

  (生各自读,声音较小,师鼓励学生大声读) 

  师:好,大家读了一遍。现在我们来深入学习这首诗。这首诗不长,语句也通俗易懂,一看就明白。但是,我们深入进去,会发现有很多地方值得品味,揣摩,学习。下面,我先提出两个问题,然后你们仿照我提问的角度和方法,自己来提出问题,自己来解决问题,好不好? 

  师:我们看第一节。(师读第一节)我现在把“天上的明星现了”中的“现了”换一换,换成“亮了”——“天上的明星亮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味道有什么不同? 

  生:用“现了”能体现出夜幕的慢慢降临,如果用“亮了”就体现不出来。 

  生:天上的星星一直都是亮着的,一直都发着亮光,只是平时被太阳的光芒遮掩住了,当黑夜来临,也就是太阳被地球挡了,这个时候才能看见星星的光芒,所以应该是“现了”而不是“亮了”。 

  师:(高兴地)好!你运用了科学知识。因为星星没有从暗到亮的过程,只有由隐到现的过程,对不对?回答得很好!而且既然称为明星,这儿用“亮了”好不好哇?(生齐答:“不好。”)明就是亮的嘛,那就重复了。 

  师:好,现在我提第二个问题。第一节有两句话,我现在把这两句前后顺序颠倒一下,效果有什么不同?(朗读)“天上的明星现了,好像点着无数的街灯。远远的街灯明了,好像闪着无数的明星。”(略顿)换了个位置,怎么样? 

  生:我觉得不行。因为诗人首先是由人间的街灯联想到天上的明星;然后再由天上的明星,很自然地联想到天上的街市;又由天上的街市想到天上的人物。我认为这两句不能颠倒。 

  师:噢,他从作者联想的过程来看,说老师刚才改换的顺序不妥当,是不是?(生纷纷答:“是。”)嗯,有道理。(边讲边板书)作者先是看到了远远的街灯,于是联想到了天上的明星。然后由明星想到了天上的街灯。由街灯就想到了天上的街市。哦,天上也有美丽的街市。那么这个街市上面陈列的一些物品,定然是世上没有的珍奇。然后想到什么?还有人啦,就想到什么人呢?哦,牛郎织女,牛郎织女在天街闲游。在这里哪些是实实在在看得见的东西呢?“街灯”是不是? 

  生:是的。 

  师:还有什么? 

  生:(齐)明星。 

  师:先看到的是实景。然后由街灯联想到明星,由明星想象到天上的街灯,由街灯再想象到天上的街市,想象到天上的人物。这实际上是由实到——(学生插话“虚”)对,到虚的过程。首先是联想,然后是想象。 

  师:由此看,这两句诗就不能改了,是不是?那么,同学们发现没有,我刚才提的两个问题都是从作者怎么样运用语言的角度提的。第一个问题涉及到用词的准确性,第二个问题涉及到这首诗构思的问题。请同学们也从语言运用的角度,学习我提问的方法——我运用了什么方法啦? 

  生:(有的)推敲,比较。 

  师:对,我用的就是比较揣摩法。现在请同学们也运用我提问的角度和方法,自己来提出问题、解决问题。 

  …… 

  (摘自《教海弄潮——洪镇涛语文教学改革历程描述》,马鹏举著,武汉出版社,1998)


                                 课例沙龙

                             

  主持人:一直以来语文界似乎总是没能在语文教学的基本任务的问题上达成共识:语文教学主要该做什么?因此,自然也就有了一个相应的问题:什么样的语文教学才最像“语文”?这两个问题好像始终困惑着语文教师。史老师是不是在这里谈谈自己对这些问题的思考? 

  史建筑:要回答上述两个问题,语文教师一定要特别注意一个极为重要的区别——那就是语文教学的“根本任务”和“派生任务”之别。 

  我以为,语文课就得“咬定语言不放松”。试想,如果没有了“语言”,“语文”还能有什么?所以,“语言”就是语文的根本。因此,在语文课上,学习、积累、运用语言就必然成为语文教学的根本任务,培养学生的语言能力就是语文教学的主要目的;而思想教育、思维训练、审美陶冶,则是派生的任务。总之,学习语言是母体,其他几项是包孕在语言学习过程中的。 

  主持人:那么,语文教师应该怎样进行语言教育呢? 

  史建筑:落实“语言教育”方法很多。例如,洪镇涛先生就总结了四种行之有效的方法:美读感染,比较揣摩,语境创设,切己体察。 

  课例中洪老师只点出一个词语和一个句子让学生体会比较。教学内容看似不多,其内涵却相当丰富。 

  请看:他在引导学生品味“天上的明星现了”一句时,就是运用“比较揣摩”的一个范例。“现”是一个非常普通的词语,如果不是教师郑重拈出来,学生在阅读中很可能会让它轻易滑过去。洪老师不但特别提醒学生注意这个词,还把它改换成“亮”让学生加以对比揣摩。结果,一个看似平凡的词语,在教师的引导下,便显出三个层面的意蕴来了。 

  1.从诗歌情境角度看,“现”更能体现出夜幕的慢慢降临;2.从事实层面上看,“现”字更符合实际情况:因为星星没有从暗到亮的过程,只有由隐到现的过程;3.从语言运用角度看,既然称为明星,再用“亮”字就重复了。 

  我每读到类似课例,对在这些“看似寻常却奇崛”之处总是感叹再三。我非常佩服老一代教师在“咬文嚼字”上的真功夫!语文课的容量、深度,语文的滋味,语文的素养,都在师生对一个个词语中的品味过程中潜滋暗长起来。 

  主持人:当下许多语文教师也日渐重视语文课上的“咬定语言”。请您结合目前语文课堂的普遍现象对本期两个当代课例片段做一简评。 

  史建筑:多数语文教师已经意识到一味强调所谓的“人文、情感”的课堂是空泛飘忽的,是以丧失语文本质降低学生语文能力为代价的;于是,广大一线教师日渐重视课文的“语言因素”,这是一个好的趋势。

  本期两个当下课例,在落实语言教育方面是比较突出的。 

  《走一步,再走一步》实录,抓住了一个“走”字展开整个教学流程,所有的教学活动都围绕着与“走”相关的一系列动词的品析展开。这样的教学就比较容易集中力量落实语言教育。 

  《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是一篇经典课文,以往在教学中,不少教师都立足于引导学生理解马克思主义的思想内涵,使得一堂语文课无异于马克思主义哲学原理普及讲座。而杨老师在指导学生学习课文时,将原文做了一点巧妙的改动,然后让同学们与课文比较,找到不同之处,在对比中发现文章措辞的严密性、情感的丰富性和主题的深刻性。 

  如果与洪镇涛先生的阐述做一比较,我以为,吴老师的课例比较接近洪老师的“语境创设”和“切己体察”法。吴老师善于指导学生联系具体语境和设身处地的体验来增进学生对文本的理解。而杨老师的课例则主要是采用了“比较揣摩”的方法引导学生品味语言文字。 

  当然,缺点或许也就同时存在于优点之中。 

  例如,《走一步,再走一步》课例的教学等于将课文重新组织了一遍,原文的布局、立意,作者的思想、体会在教师别出心裁的设计之下全部解构。事实上,学生在课堂上已经不是在阅读《走一步,再走一步》这篇课文了,而是在分析由一连串与“走”有关的动词组成的语言材料。我感觉这样的一味强调词语也未必完全可取。《在马克思墓前的讲话》课例中,师生的对话虽然比较丰富,但课堂上真正生成的东西似乎还有点少。究其原因,我以为是缺少洪老师那样对一个词语做深度品析的过硬功夫。 

  主持人:您认为本期两个当代课例与洪镇涛先生的课例相比,有何明显的不同? 

  史建筑:虽说在时间上相隔二三十年,但就这几个课例而言,我觉得洪老师的水准要更高些。或者说,当代两个课例在引导学生揣摩语言品味语言方面并没有超越洪老师,他们的做法基本上还是停留在洪老师所总结的几种方法上,并且运用得尚不如洪老师娴熟老到。 

  例如,洪老师在运用自己所总结的四种“语言教育”法——美读感染、比较揣摩、语境创设、切己体察时,总是能够得心应手地将品味具体的词语、句子与理解全文有机结合在一起,因此,在洪老师的课例中,我们既可以看到对关键词语句子的咀嚼与体会,又可以看到对全文居高临下的总体把握;既避免了课堂空泛飘忽之弊,又不致使教学琐细破碎——如不少人所批评的“七宝楼台拆碎不成片段”。而当下两个课例片段相对而言略显单调些:教师与学生对语言的品味还只是停留在一个层面上,局限于一个视角中,缺乏层次性与丰富性。 

  另外,洪老师的课例确实做到了“以简御繁”。他只选择了两个教学要点:一词、一句。前一点涉及到用词的准确性,第二点则涉及到诗歌的构思问题。但这两个点却统揽了整首诗歌整个课堂——这充分体现了洪老师对文本的深度理解以及对课堂教学规律的真切把握。如果没有对文本深入全面的理解,就难以选择出最恰当的词语、句子来驾驭纷繁的课文;如果不了解课堂教学的特点,也难以设计出如此简洁精练却又效果突出的教学环节。 

  相对而言,两个当下课例看似涉及了语言现象,但是由于典型性不够,教学思路就显得不够清晰,教学容量也显得不够充实。教师在教学中选择什么和不选择什么,其实是大有讲究的。 

  这里之所以做这样的比较,目的不是为了在上一代与这一代之间分一个高下,因为二者之间委实不具可比性。但是,这样的比较也确实有其价值与意义,它至少让我们意识到以下几点: 

  一、老一代的教学经验和理论总结是现代语文教学的宝贵财富,但目前许多一线教师在这方面的积累几乎没有——一切从零开始的实践必将造成巨大的浪费和低效的实践。 

  二、由于长期以来语文界在“语文基本任务”问题上的模糊认识,使得许多语文教师无法为自己的教学准确定位——教学理论上的混乱对实际教学冲击的严重程度由此可见一斑。 

  三、教师的学科修养与教学能力决定了实施语言教育的效果。如果没有这些基本素养为底子,一味强调“语文基本任务”注定是无法真正提高语文教学效率的。 

  主持人:确实如此。我还有个感觉:语文教学实际上是一个综合的系统,其中许多因素都应该统筹兼顾,不可偏废;但事实上,不少教师总是容易执其一端,过于偏激。例如,曾经有一个时期,当“人文情感”的强调盛极一时,语文课堂上的“情感”便如同“水漫金山”,大兴“滥情”之叹;而当人们意识到“滥情”之弊又开始回归到“语言”立场时,则语文课堂又出现无处不“语言”的现象——不少随意、肤浅乃至牵强附会、刻意求深的语言分析开始充斥课堂。这些现象应该怎样避免? 

  史建筑:首先,语文教师必须是一个好的读者,应有很强的语言敏感,能够读出作品的真滋味,这是语文教师教学的前提条件。 

  其次,教师一定要找准文本的“切入点”。语文教学立足“语言”,并不等于抓住几个词语几个句子让学生体会一番就万事大吉了。在一篇文章中,不同的语言所起的作用是不同的。高明的语文教师善于引导学生体会、把握课文中那些牵一发动全身的词语句子,使学生能够比较深入地切入到作品深处,能够与作者共鸣,能够与作品中的人物共鸣。 

  第三,语言教育要注意几个误区。一是机械讲解语言知识,使语言教育“学究化”,将中学阶段的“运用语言”变为学院派的“研究语言”;二是脱离文本做随意即兴或牵强附会的生发;三是不顾学生语言发展规律,刻意求新求深,使揣摩语言成为教师炫才的手段。 

  最后,语文教师要通过“语言教育”这一途径培养学生的语文素养进而发展学生的整个人生。历史证明——“文”与“道”永远不可割裂。真正科学的语文教学如张志公先生所言,应该从语言到思想,再从思想到语言这样走几个来回。因此,我们说,语文味固然要始于咬文嚼字,但绝对不能止于咬文嚼字。没有思想与情感的文字是不存在的,脱离思想与情感的语文教学也是不可想象的。

  评论这张
 
阅读(102)|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