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还我新诗唐宋风韵(原创下水作文)  

2014-10-11 20:23:43|  分类: 流年碎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还我唐宋风韵

中国是诗的国度,悠悠《诗经》,煌煌《离骚》,浩浩唐诗,菁菁宋词,千载唐宋风韵,是民族的符号,中国文化的骄傲,是中国软实力的见证。叹如今钱风利雨的侵蚀,“宁可在宝马里哭泣,也不在自行车上微笑”的拜金主义思潮席卷,中国人似乎人人皆为利来,人人皆为利往,物质上去了,精神下来了,饭桌上丰盈了,书桌上空荡了,口袋裹了,脑袋瘪了,写诗,成为奢侈的事情,读诗成为可笑的爱好,以至于文学评论家童吉庆先生连连发出哀叹:现在不是写诗的时代。

难道写诗只属于唐宋?凡有饮水处皆能歌柳词,只能宋朝雨巷里的风雅?难道时代鼎盛物质繁茂,竟容不下一颗柔弱的诗之芳魂么?

依稀记得,八十年代,商品大潮刚刚着陆,北岛领时代之先,睁开黑色的眼睛去寻找时代的光明,向时代大声说出“告诉你吧,世界 我------信!纵使你脚下有一千名挑战者,那就把我算作第一千零一名。”铮铮誓言;依稀记得,童话诗人顾城,认真的对所有成年人说,“我愿意在大地上画上窗户,让所有习惯黑暗的人都习惯光明”;依稀还记得,在厂房劳作的舒婷,得闲便思考爱情,以人文的笔触悲悯的情怀写下对爱情的思考,“与其在悬崖上展览千年,不如在爱人的肩头痛哭一晚”,这和王昌龄先生的“忽见陌生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异曲同工,是人性的苏醒,是青春的觉醒,也是时代的歌唱!

这些新诗,如鼓点,似雷电,宛如黄钟大吕,更像金振玉声,在一个百废待兴的中国,搅动的是亿万青年沸腾的灵魂。发时代新声,掀时代的巨浪!

眼下的“羊羔体”的中国,“梨花体”的中国,不再是“两句三年得,一吟双泪流”,不再是“推”好还是“敲”好,不再有“江南无所寄,聊赠一枝梅”的雅意;温饱过后的中国人,只喜欢唱“死了都要爱,歇斯底地,美感无存;有了车钥匙的中国人,来到长城,高喊激情,“长城你他妈怎么这么长啊?”有了大把“老人头”的中国人,宁可无聊烧人民币,也不济贫扬善,这些荒唐与无聊低俗与陈陋在泱泱诗歌的古老国度频频上演。

还我新诗唐诗宋韵,还我新诗泱泱汉风,还我新诗先秦古意,还我“醉卧沙场君莫笑”的慷慨赴命壮志豪情。

诗是火,燃烧的是丰富充沛的灵魂;诗是电,点亮愚昧黑暗和虚无;诗是粮食;诗是琼浆 ;是我们古老中国生生不息的原动力!没有了诗,没有了歌,没有了文化,没有了艺术,与飞禽走兽何异?与草木藤石有别?

汪曾祺说,一个热爱唐诗宋词的人是不会犯罪的。

是的,诗歌不死,诗风长在!让新诗点亮生活,让新诗成为我们生活的一部分,我们古老的中国就永远焕发诗意的青春!

  评论这张
 
阅读(10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