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古诗词里的那些人和事  

2014-10-21 16:30:57|  分类: 优雅诗词鉴赏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古诗词里的那些人和事(十七章)

题记:越是经典的作品,就越有重述的价值。

文/李皓

 

苍凉是一种大美

——马致远《天净沙·秋思》

一匹瘦马的小路跌进黄昏。

枯藤缠绕枯树。风冷冷的,灌透每一个缝隙。一只老乌鸦在风中哆嗦不止。

萧条的物象为何总在眼前摇晃?背负一腔茫然四顾的方言!他乡的水本来就是弥漫凉意的,可是经过冰冷的风一吹,就更加冰凉了。

天,越来越黑了。就连乡愁也系不住那一颗寂寞的残阳。

心感染了炎症。忧伤开始发作,不能自拔。

把自己安顿在哪个地方?

苍凉。苍凉是一种大美,美得无懈可击。

 

在一滴眼泪上独步千古

——陈子昂《登幽州台歌》

天空高远。大地广袤。只是望不见先贤的背影,也看不到今世的伯乐。

落寞。惆怅。壮志难酬,感伤是避免不了的。

世界孤独得只剩下自己了!沧桑的味道,是做旧也难以做到的效果。

用诗歌来抒发一下愁绪吧。

天地混沌一片。在一滴眼泪上独步千古,真不想做那个怀才不遇的落魄人。

一切都融入苍茫。

明月和清泉泄露了禅机

——王维:明月松间照,清泉石上流

雨后。晚晴。青山幽谷里的那些草木和虫鸣,都是水灵和活泼的。

秋山如洗。

竹林里有洗衣晚归的女子走过。习习谷风。摇动的莲叶,暴露了远去的渔舟。

恬然自怡。靠着一棵大松树坐下,听风、听清泉,听响亮的月光。

空灵。澄净。美,几乎挂不住呼吸。

庙堂太高。江湖浑浊。在原生态的山野里幽居,明月和清泉,泄露了禅机。

把禅境抱在怀里,风吹你也吹松枝。心安静下来。

 

月亮是仁慈的

——孟浩然: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命运的水路被风吹开了裂缝。赶路的姿势,多么像一个逃亡者。

舟泊暮宿。

江面上水汽迷蒙。旷野里的树本来就是低的,可是此刻,它为什么看起来却高过远方的天了?

心境潮湿。你孤单吗?

风停了。高挂在天上的月亮,倒映在清澈的江水里,很亲、很近,也很静。

低落的情绪轻轻放缓。月亮是仁慈的,它,能抚慰一个人内心辽阔的忧伤。

暮色如烟,暗示了世界不可捉摸和人生的无常。

 

江山在美人的水袖里疯癫不止

——杜牧·一骑红尘妃子笑

一颗醋意的荔枝,将自己浸泡在一杯酒里。美人的脸颊上泛起了两朵好看的红云。

一个“酒”字妩媚了丰腴的女儿身。

扭腰。回眸。逗墙上的影子。轻抚鬓角上的玉簪。一骑红尘,令银子般的笑声和温存的软语,香。

瘫倒在华清池里。大唐醉了,不愿清醒。

江山,在美人的水袖里疯癫不止。

 

江湖人生

——柳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

被命运流亡。

寄身秦楼楚馆。漂泊,在城市的烟花柳巷里写诗。

把一身的才华兑换成几两养活自己的碎银。宽大的衣袖里,灌满的都是偎红倚翠的风花雪月。

爱情都被你冻成一个个病句了。除了你,还有哪一个男子,会比黄花更瘦?

你病了么?

浮名换低唱。并不是如鱼得水,生活在人生的边缘,其实很不易。

 那个嗅青梅的女孩哪里去了

——李清照《声声慢》

风雨飘零。命运,被一首慢词不经意地瓦解成了上阕和下阕。

气候无常。世事也无常。晚年,这个名叫李易安的女子,总是喜欢孤独地依偎在火炉旁,与一个个潮湿的天气交谈。而烘烤出来的,常常却只是一些凄凄惨惨的寒气。

家没有了,国也没有了。叹息,颠沛流离的西风越来越瘦。宋朝的帘子,慢慢地卷成了一朵风干的黄花。

那个嗅青梅的女孩哪里去了?

回不到旧时的华年。一点一滴,把自己哭成一页薄纸。

 

村庄不认识你了

——贺知章·少小离家老大回

天,瓦蓝得很高。

那年,某日。阳光和你归乡的心情一样温暖。

在村子的中央久久站定。仔细地搜寻,童年仍静静地坐在那块熟悉的青石板上,想着和你现在一样的心事。

亲切。陌生。两鬓斑白,村庄老了,老得都不认识你了。

一枚钉子扎进了心。

时间就是距离?

 

好景不常在

——李煜《虞美人》

哭诉春花、秋月,一边是故去的江山,一边是心爱的诗词。醉也醉不去,醒也醒不来。

山河易主了。迟暮的美人,为何朱颜也已经褪色?

雕栏玉砌的台阶上,后庭花,纷纷撒落了一地。风,还是往日的模样儿,可是一盏盏褪色的宫灯,却已经照不亮一个消失的帝国了。

感叹,江山一点都不牢固。因为,仅仅只是抽去了其中的一块花砖,它立马就倒塌成了一堆令人伤感的废墟。

该怎样排解这心头的遗恨和失落的愁绪呢?

逝者如斯。一江春水滚滚向东,一切都成了历史。

本色的竹子

——郑板桥·写取一枝清瘦竹

过着一种清清瘦瘦的生活。墨滴瘦书,笔落瘦竹。

邀月、唤风,交友、写诗、骑驴。看山、看水,秉承竹子的灵性和品质。

骨清神秀气定。一竿精瘦的修竹,即使是被世事偶尔地折弯,那弯曲之中也有一种张力和抵抗。

像竹子一样活着,便活成了一种境界。

竹有节。

归隐的菊

——陶渊明·采菊东篱下

 

拢两袖清风,告诫一口瓦缸,不要为五斗米折腰。

在几亩薄田里种瓜、点豆,用锄头挖掘暮年的岁月。天黑了,就把月光挂在自家门前的那五棵柳树上,然后再温一壶可以灌醉自己的米酒,写鸡鸣犬吠。

叩开柴篱。远离官场,回到田园的隐士就是一名怡然自得的农夫。

一朵归隐在南山的菊。

寂寞的西窗

——李商隐·巴山夜雨

推开寂寞的西窗,巴山涨潮。秋夜的雨水,为何下得人的心比瓜果还容易结籽?

羁旅。寓居。和秋雨交换心事。

雨,滴落在晚唐的残荷上。

心系归期。隔着遥远的距离相思,一个人的夜话,嘴含秋水。

你写老了爱情,也写老了李姓的江山。

落榜的客船

——张继《枫桥夜泊》

半夜敲响的钟声,将一只没有入睡的客船,摇进了一首唐诗。

江水睡了。枫树站在江边,渔火是亮的,忧伤渗透月色。寒山寺的大钟,邂逅冷白的秋霜。

头枕一江的波涛和孤独。心,一夜里老了许多。

辗转反侧。无眠!一舱惆怅的姑苏,心里暗暗地波动着水。

 

二月柳

——贺知章《咏柳》

一月寒风剪梅。二月春风裁柳。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绿了江南,绿了江北,也绿透了大好的春光和李唐的河山。知道么?那一棵最细腰的柳树,就是我袅袅婷婷的妹妹。

说笑,晒太阳,吹绿绿的风。整个二月都醉了。

心情真不错。

桃花改嫁了

——陆游《钗头凤》

又到了满城春色的时候。

东风吹拂。柳色青青。花朵再度摇曳。春天,总是生机勃勃的,像一群争相打闹的少女。

本来是一个鸟语花香、桃红柳绿的好日子。可是,桃花却改嫁了。

究竟错在何事?

一点一滴。在沈园的墙壁上说恨,泪水,如小令。

还能够说别的什么呢?那样一杯叫人难以下咽的黄藤酒,谁喝了,谁心里会有个好滋味儿?

走失的桃花红

——崔护·去年今日此门中

 

青砖碧瓦。一些风爬进院墙,一些风爬出院墙。

三月还是三月。风暖和得人内心里不断发酵,可是去年邂逅的那个意中人,却没有留下一丁点儿的桃花红。

左右摇晃。咯咯地疯笑。院子里,那些无拘无束的桃花倒是在枝头上依然还很活泼,只是却没有上年度那种令人兴奋的呼吸急促和紧张。

站在大门紧闭的院落前傻傻地失神和发呆。惆怅、叹息,将那一瞥偶然相遇的光阴写入梦境。

走失。不知道去年那一抹陌生的桃花红,现在可好?

一场大面积的断魂病

——杜牧《清明》

春雨潇潇。从唐朝落下来的那一场清明雨,一直都在牧童的牛背上滴着。

青草、苔藓,杨柳、桑叶。淅淅沥沥。雨打杏花村的声音,多么绿。

杏花村,就是一抹淋湿了雨的小桃红么?

蔓延。扩散。泛滥。瞌睡和耷拉着脑袋,整个春天,都因为这一场雨而感冒了。

一场大面积的拖泥带水的断魂病。

赶快来一壶上好的杏花酒给这个无精打采的唐朝驱一下寒吧!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