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美是用来抵抗生活平淡的

 
 
 

日志

 
 

赵士林:孔颜乐处  

2014-10-25 10:57:33|  分类: 教学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论语?述而》夫子自道:

  饭疏食饮水,曲躬而枕之,乐亦在其中矣。不义而富且贵,与我如浮云。

  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

  《论语?雍也》夫子赞颜回曰:

  贤哉,回也!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也不改其乐。

  到了宋代,便有大儒周敦颐“每令寻孔颜乐处,所乐何事。”

  孔颜乐处,所乐何事?我们当然可以立刻不假思索地回答:是正所谓“安贫乐道”。然而孔颜何以能够安贫乐道?他们乐的究竟是什么“道”?我以为,具体说来,乐有两层:一为道德层面,二为审美层面;从主体讲,一为道德心灵之乐,二为审美心灵之乐。

  先看道德之乐。这完全是一个人生选择或价值取向的问题。如果一个人将物欲、权欲视为人生的最高价值甚至全部内容,即便不择手段地攫取它也心安理得,那么他就不会认同于什么“不义而富且贵,于我如浮云”,就不会理解什么孔颜之乐,他甚至会把孔颜看成两个莫名其妙的疯子。

  当如果一个人承认人生除了财富、权力之外,还有一些更值得追求的东西,诸如品性正直、人格高尚、心地善良、精神充实等等,他便能够“安贫乐道”,孔颜便是这样的人。孔颜之乐,正是人类的精神需要、道德追求超越、战胜了人类的物质需要、利害计较所体现出来的崇高境界,当一个人化成了一颗纯备的道德心灵时,他便能够体味到孔颜之乐。

  话说回来,推崇孔颜之乐,决不是提倡禁欲主义。归根结蒂,财富和权力是形成、改变一切社会结构的动力——边沁以及其他一切功利主义者的话不无道理。由此,对追求财富与权力亦决不能一味地给予抽象否定。况且,财富、权力的追求与道德品格的培育未必总是誓不两立。“不义而富且贵,与我如浮云”,“义而富且贵”呢?孔子就决不会说它“与我如浮云”了。还是孟子说得好:“鱼我所欲也,熊掌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鱼而取熊掌者也。生亦我所欲也,义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得兼,舍生而取义者也。”(《孟子?告子上》)

  再看审美之乐。程明道说:“如再见周茂叔后,吟风弄月而归,有‘吾与点也’之意。”

  冯友兰先生认为:“这种吟风弄月之乐,正是孔颜之乐。”(《三松堂学术文集?宋明儒学哲学述评》)

  又回到“曾点境界”。尽管以前引“孔颜之乐”的原始材料中找不到直接证据,我还是欣然接受冯先生的看法。只要一“乐”,便往往跨入了审美境界。孔颜之乐,。亦是一种审美的愉悦。

  从审美层面看,孔颜之乐是超道德的,与天地同其大的宇宙情怀。此即朱熹评点“曾点境界”所云:“而其胸次悠然,直与天地万物。上下同流,各得其所之妙,隐然自见于言外。”

  这宇宙情怀,不是将宇宙看成一个冷漠的时空存在,不是将于周看成一个无情的物理世界,而是将宇宙看成生命的鼓动、情趣的流荡、严整的秩序、圆满的和谐。这宇宙开拓着我们的心胸情怀,启示着美的奥秘。人生之于宇宙,则以天地为庐,澄怀观道,悠然自足,将宇宙看成一个“月光中的世界”——

  月亮真是一个大艺术家,转瞬之间,替我们移易了世界,美的形象,涌现在眼前,但是第二天早晨起来看,,瓦石布地而已,于是有人得出结论说:美是不存在的。我却要更进一步推论说,瓦石也只是无色、无形的原子或电磁波,而这个也只是思想的假设,我们能抓住的只是一堆抽象数学公式而已。究竟什么是真实的存在?所以我们要回转头来说,我们现实生活里直接经验到的,不以我们的意志为转移的,丰富多彩的,有声有色有形有相的世界就是真实存在的世界,这是我们生活和创造的园地。所以马克思很欣赏近代唯物论的第一个创始者培根的著作里所说的物质以其感觉的诗意的光辉向整个的人微笑,而不满意霍布士的唯物论立“感觉失去了它的光辉而变为几何学家的抽象感觉,唯物论变成了厌世论”……美是存在着的!世界是美的!生活是美的!(宗百华:《美学散步》)

  “月光中的世界”,亦即美的世界。人对世界必当采取一种审美态度,人生也才生意盎然,充满希望,此正所谓“我见青山多妩媚,料青山见我应如是”。如果象霍布士的唯物论那样非审美地对待世界,世界便只是灰白色的骸骨,机械的死的过程,人生也就缺乏依托, 黯淡无光。人生和宇宙,回旋往复,灵气流转,是成一个“天人合一”的审美境界。孔颜乐处正是对这一审美境界的直观顿悟。

  从道德之乐的层面看,孔颜乐处其实意味着道德修养臻于化境,而道德修养臻于化境,也便进入了孔颜乐处的审美层面。真与善的追求达到极致,便化成了审美境界。毕达哥拉斯从真的追求(数学)体悟了宇宙的美的和谐,孔颜可说是从善的追求体悟了宇宙的美的和谐。即道德又超道德,以天地之无穷来定位道德生活的尊严、伟大,将道德追求纳入宇宙大化流行的合理秩序中,从而体悟到一种天人合一的安顿、愉悦,这大概就是孔颜乐处的真谛所在。因此,有了“俯仰终宇宙,不乐复何如”,也才有“环堵萧然,不避风日,短褐穿结,箪瓢屡空,晏如也”(陶渊明:《五柳先生传》),因此,也才有:

  闲来无事不从容,

  睡觉东窗日已红。

  万物静观皆自得,

  四时佳兴与人同。

  道同天地有形外,

  思入风云变态钟。

  富贵不淫贫贱乐,

  男儿到此自豪雄。

  评论这张
 
阅读(6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