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世说新语数则(之二)  

2015-01-19 20:13:30|  分类: 高中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庾公造周伯仁。伯仁曰:“君何所欣说而忽肥?”庚曰:“君复何所忧惨而忽瘦?”伯仁曰:“吾无所忧,直是清虚日来,滓秽日去耳。”

  ——《世说新语?言语》

  

  这则小品记录了两位显贵名士的一次闲谈。庾公就是东晋当朝国舅庾亮,官拜司徒、录尚书事、开府仪同三司。此公情文兼胜而又仪态优雅,《晋书》本传称“亮美姿容,善谈论,性好老庄,风格峻整,动由礼节,情韵都雅”,他死后何充十分惋惜地说:“埋玉树于土中,使人情何能已。”与庾亮对话的是享有重名的周顗,他风神的秀朗和谈吐的敏捷,在时辈眼中酷似西晋乐广。

  他们两人这次谈的不是深奥的玄学,不是高雅的艺术,不是美丽的山水,也不是严肃的政治,而是谈彼此的胖瘦。庾亮一天去拜访周顗,周顗一见庾亮就半是调侃半是关心地问:“君何所欣说而忽肥?”“欣说”即欣悦。这句话用今天的口语就是说:“老兄,您这段时间遇上了什么喜事,忽然变得这么富态?”善于戏谑的庾亮也马上反唇相讥:“老弟,您这段日子遇上了什么伤心事,突然变得这么瘦——风都快能吹起来了?”

  庾亮不回答“何以忽肥”的难题,反而逼着周顗交待他“何以忽瘦”的变化。不管周顗是否认自己“忽瘦”的事实,还是罗嗦地解释何以“忽瘦”的原因,这场寒暄都将沉闷无聊,了无趣味。

  周顗谈锋机智果然名不虚传,庾亮的话音刚落,他马上就回答说:“吾无所忧,直是清虚日来,滓秽日去耳。”周顗口吐莲花,话题立即峰回路转,身体胖瘦的闲谈在他的口中也不落半点尘俗,平庸无奇的聊天在他那里也变得新奇玄妙。“吾无所忧”回答庾亮问话的上半句——“何所忧惨”,“直是清虚日来,滓秽日去耳”回答回答庾亮问话的下半句——“忽瘦”。你不是问我何因消瘦吗?既不关病酒也关忧心,只是由于我身心日渐清净、空明和澄澈,身心的渣滓、污秽、挂虑日渐消除。他于俗中觅雅,于凡处见奇,肥瘦这个本属于生理学的问题,突然转换成了一个心灵超越的哲学问题。一方面交待了自己“何以忽瘦”的原因——是因为“清虚日来”,另一方面又暗示了对方“何以忽肥”的秘密——他心中的滓秽未去,所以才使自己身体肥胖不堪。回答自己“忽瘦”是明言,回击对方“忽肥”是影射,明提暗讽,一箭双雕。

  可惜,我们无缘亲自参与魏晋士人意趣横生的清谈,只能从《世说新语》书本上“聆听”精英们机智的对答,雅致的诙谐,风趣的调笑


王仲处每酒后,辄咏“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以如意打唾壶,壶口尽缺。

  ——《世说新语?豪爽》

  

  王敦人称“王大将军”, 字仲处,小字阿黑,是东晋辅佐中兴的开国元勋,也是恃势骄陵图谋篡逆的叛将。他这种有棱有角有胆有识的枭雄,爷高兴时可以让天下安,爷不高兴时可以叫天下乱,你可能不敬重他,但你不可能不畏惧他;你也可能仇视他,但你绝不可能藐视他。

  史书说他从少凶顽刚暴,不仅胸有大志,而且识多远谋,更加之为人冷酷。《世说新语?汰侈》篇载,石崇每次宴请宾客时都要豪饮,每次豪饮都让美人斟酒劝客,客人要是没有一饮而尽,就令仆人轮流杀掉劝酒的美女。王导和王敦一起拜访石崇,王导向来不善饮酒,怕美女丧命便勉力强饮,一直喝到酩酊大醉。轮到王敦时他故意不饮以看热闹,石崇家连杀了三个劝酒美人,他仍然“颜色如故,尚不肯饮”。王导当面责怪他,王敦若无其事地说:“他杀自家人,干你何事!”王敦之冷血残忍可见一斑。

  不过,人是世间最复杂多面的动物,《世说新语》称“王仲处世许高尚之目”,即世人给王敦“高尚”的品评,另一方面王大将军也“自目高朗疏率,学通《左氏》”,就是说将军的自我感觉也非常好,给自己的评价是“高尚、爽朗、疏放、率真,学问上还精通《春秋左氏传》”。品性是否高尚不必较真,学问是否渊博也无从老论,但他与曹操“一见倾心”肯定不会有假。这则30多字的小品,细腻生动地揭示了他的胸襟、志向与豪情。

  王敦每至酒酣耳热,血气奔涌,总要诵咏曹操《步出夏门行?龟虽寿》一诗中的名句:“老骥伏枥,志在千里,烈士暮年,壮心不已。”曹公其人雄豪霸气,自然使王敦心存仰慕,其诗同样沉雄骏爽,更能激起他的万丈雄心。曹操有“周公吐哺,天下归心”并吞天下之志,王敦也“手控强兵”,有“问鼎天下之心”,他们的目标都“志在千里”,他们的为人都“壮心不已”,历代诗人中大概只有曹操与他最能“心心相印”。文后这一细节尤其传神:“以如意打唾壶,壶口尽缺。”如意是古代一种日用器物,柄端制成手指的形状,用来搔痒可如人意,因而被称为“如意”。用骨、角、玉、铁、铜、竹或木制成,长短古今不同,或三尺或一二尺,近似于今天搔痒的“不求人”。唾壶就是今天说的痰盂。《世说新语》有一注家说王敦是“以如意打玉唾壶”,《晋书?王敦传》说“以如意打唾壶为节”,可见,王敦是边高歌曹操“老骥伏枥”诗句,边用如意打玉唾壶为节拍,歌咏之声与敲击节拍一起有一种金声玉振的共鸣,直到唾壶口全都被敲成一个个缺口。即使当年没有录像和录音,千载之后我们仍能想见王敦那虎虎生气,能够感受他那勃勃的雄心。

  俗话说“自古英雄惜英雄”,东晋另一位“久有异志”的枭雄桓温对王敦满怀敬意,《世说新语?赏誉》篇说:“桓温行经王敦墓边过,望之云:‘可儿!可儿!’”“可儿”是当时口语,意即“能干人”或“可意人”,与今天的“好角色”相近。暂且撇下忠君这一道德评价,王敦算得上敢作敢当的“可儿”,有勇有谋的大丈夫,他边歌“志在千里”边打唾壶的情景真叫人神往!


王子敬云:“从山阴道上行,山川自相映发,使人应接不暇。若秋冬之际,尤难为怀。”

   ——《世说新语?言语》

  

  魏晋时期因王纲解纽而带来人的自觉,士人向内发现了自我,向外发现了自然——对自然的发现以对人的发现为其前提。《世说新语》中有大量的小品记载人们对自我和他人的欣赏,人作为审美对象而被赞美,被羡慕,被钦仰,如:“嵇康身长七尺八寸,风姿特秀,见者叹曰:‘萧萧肃肃,爽朗清举。’或云:‘萧萧如松下风,高而徐引。’山公云:‘嵇叔夜为人也,岩岩如孤松之独立;其醉也,傀俄若玉山之将崩。’”只要有英俊的外表,有潇洒的风度,有超群的智慧,就不愁没有成堆的粉丝。外在的容貌和内在的气质,是人们追逐和鉴赏的热点,向外的自然也不仅仅具有实用性,它同时还是人们怡神悦性的对象和安息精神的场所,士人对自然美具有一种细腻精微的感受力。一条小溪,一泓清泉,一杆翠竹,一棵苍松,都会使他们流连忘返,乐而忘归。

  一位哲人曾说过,你的对象就是你本质力量的体现,你的对象就是你本身。音乐不可能成为牛的对象,深奥艰涩的哲学不可能成为轻浮浅薄者的对象,所以才有了“对牛弹琴”的成语。你的对象就是你自己人格与力量的对象化,说通俗一点,你能欣赏什么样的艺术,你喜欢什么样的音乐,你欣赏什么样的美景,你就是什么样的人——对象是测量你自身的尺度。

  文中的王子敬名献之,晋代著名书法家,书圣王羲之之子。山阴在会稽山之北,属今浙江省绍兴市。“山川自相映发”的意思是说,山川景物交相辉映。这位书法家和艺术家能为自然美景怦然心动,山川美景能使他陶然心醉,正表明他精神世界的丰富细腻,对无情之物也能一往情深,难怪他的书法是那般潇洒飘逸,形神超越了。

  不只王献之如此,魏晋士人大多如此,他们对自然美都非常敏感。子敬父亲王羲之遭谗远离政坛后,在山阴的山水田园中消磨时光,有一次散步归来对身旁的人说,我可能会在山水中乐死!可见,山水之胜给予他多大的审美享受。在山川之美面前,魏晋士人觉得“非唯使人情开涤,亦觉日月清朗”。

  我们今天常说的“应接不暇”成语,就是来于这则小品文。朋友,你在山水中有过“应接不暇”的体验吗?


谢公夫人教儿,问太傅:“那得初不见教儿?”答曰:“我常自教儿。”

  ——《世说新语?德行》

  

  谢安是东晋一代名相,在位期间东晋取得了淝水之战的巨大胜利,生前位极人臣,死后追赠太傅。从这则小品可以看出,谢安夫妇在教育子女问题上的态度大不同:谢安夫人刘氏觉得教育子女应该常加训导,谢安本人则认为教育子女应当以身作则。史书上说谢安极为重视后代的家教,“处家常以仪范训子弟”,也就是说他常通过自己的仪表风范,让成长中的子女们潜移默化。高卧东山的时候,谢安兄弟们的子女都送给他教养。

  且不说像谢安的这样的世家大族,就是寻常百姓家谁不希望儿女成龙成凤?可许多人到头来事与愿违,养成几个浑浑噩噩的庸才还算八辈子福气,没准冒出个偷鸡摸狗的梁上君子,甚至养出个抢骗行凶的败类。《红楼梦》中首《西江月》嘲讽贾宝玉说:“富贵不知乐业,贫穷难耐凄凉;可怜辜负好时光,于国于家无望。 天下无能第一,古今不肖无双。寄言纨绔与膏梁,莫效此儿形状!”富二代“富贵不知乐业”,穷二人“贫穷难耐凄凉”, 这样的儿女在今天我们还见少了吗?能人之家出无能儿,富贵之家出不肖子,这好像已是人们见怪不怪的常事。

  刚出生的小孩像块橡皮泥,你可以把他捏成老虎,也可以把它捏成狗熊——教育子女的方法实在太重要了。

  在儿女面前,有的人严加训斥,有的人循循善诱,有的人苦口婆心,这些人育儿的态度虽然有别,但育儿的方法却并无不同——都重视言教。言教当然是教子的重要手段,但凭言教并不能让后代成才。一个为人虚伪奸诈的父亲,怎么能指望儿女诚实厚道?因为他们的儿女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诚实。一个处世消沉懒散的母亲,估计很难培养出积极勤快的女儿,因为女儿很容易从母亲那儿见样学样。我在谈女朋友的年龄就听长辈说过,从未来岳母身上可以看到自己未婚妻的身影。这无非是说榜样的力量胜过言谈的影响,在儿女面前说一千,不如在儿女跟前做一件。

  这则小品中谢安夫妇的对话耐人寻味。谢安夫人埋怨她的丈夫说:“怎么从来不见你教育孩子呀?”谢安回答说:“我常常在教育孩子呵。”谢安觉得身教比言教更为有效,自己的一举一动都是在给儿女作示范。

  那些天天外出打麻将的父母,却时时逼着自己的孩子在家刻苦读书,他们要是懂得谢安这个道理就好了,千万别忘了你们的一言一行“常自教儿”。

  儿女不太在乎父母是怎么说的,主要是看父母们是怎么干的。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