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夜航船  

2015-01-21 21:09:39|  分类: 传记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初次见到张岱这个名字,是很多年以前的事了,那时喜欢翻阅词典一类的东西,在一部文学词典上看到过这么一个人,好象是明清年间的一位文学家,对其人其事没发生什么兴趣,草草一掠而过,只是觉得这个名字有一点特别,留下了点印象,再次接触这个张岱,是出现在小说《白门柳》中,小说中的张岱是那个纷繁年代中的一个小角色,在明末复社诸公子中也不是很显眼,唯一留下了印象的是当大厦将倾,危城似朝露的时候,他发愿要披发入山,说这话时满脸兴奋,眼晴发亮的神情使人不禁喜欢上这位天真的书呆子,喜欢上他尚未泯灭的魏晋名士风骨。
  在余秋雨教授大红大紫的年代,我再一次见到了久违的张岱,这是因为一部书,一部名为《夜航船》的奇书,余秋雨在他的文章中,说这是一部许多人求之而不得的珍本,最近才从天一阁传出,看来我们山野小民是无缘得见了,在失望之余我不禁把希望寄托在网络的力量上,在一轮又一轮的搜索下,终于在一个文学网站上寻觅到她的芳踪,也看到了余先生着重介绍的《夜航船》序言,这部书被称为中国最全面的百科全书,对于当代人来说,书的内容已不能再说丰富了,它唯一吸引人的就是书中的那篇序。序中着力塑造了一位自命不凡的的书生和一位幽默风趣的大和尚。江南水乡,旅人往往以客船代步,漫漫长夜常常在航船中度过,无聊之极难免天南海北地胡吹一通。吹就吹吧,千万别自以为事,摆出一副学富五车造型来,那可难免吹破牛皮。看看那位书生老兄就丢人了吧,大和尚刚上船看到书生在旁若无人地海吹,以为是遇到高人,吓得蜷在船的一角不敢出声,听着听着不对味了,禁不住向前探身问道“请问相公,澹台灭明是一个人,两个人?”那书生斜眼看了看他,傲然答到“是两个人”大和尚直起腰接着问,“这等尧舜是一个人,两个人?”“自然是一个人”书生回答,大和尚一听马上伸开腿,舒舒服服地躺在了舱中。故事到这而止,余先生读到这里大发了一通议论,批评了那个无知的书生,不知当时的真实情况是怎样的,反正他和张岱都认为书生会很羞愧,因为书生们即不知道孔圣人的弟子,那个“以貌取人,失之子羽”的澹台灭明,又不知道我们华夏的老祖宗尧帝和舜帝,还在吹嘘自己的学问,牛皮吹漏以后一定会钻地洞了。错了,大大的错了,中国文人会认错?我不相信,我想当时结果是,大和尚解释一通,书生概不认错,本书生天下第一,用得着你这个呆头和尚来指教,恼羞成怒之下一通暴打,和尚不仅没有伸出腿连腰都打弯了。张岱一相情愿地认为书生会认错,还是呆得那么可爱,张岱先生如能象我们的康熙大帝一样“再活五百年”,一定会看到当今文坛的一场有趣论战,论战的一方是红透半边天,占据历史散文这个船舱大半江山的余秋雨教授,另一边是些有名无名敢挑战权威的呆头和尚,理由如出一辙,都是对文化史料的错用。最近又有上海的金和尚出版了一本《石破天惊逗秋雨》指出了余先生近百处的史料错用,有趣的是其中大都是对人名字的误用,面对大大小小的尚们的批评和指正,以余先生的胸襟才学怎么不会让出船舱让和尚们伸脚?非也非也,余先生宣布“不能接受”,可见知易行难,即是如余先生这样的文学大家,也难免会为维护自身的形象,拒不认错,谁还能奢望航船中的那个书生改错让出船舱,张岱是因为天真,那余先生呢?
  评论这张
 
阅读(56)|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