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苏东坡的“粉丝”(王开林)  

2015-01-28 20:09:40|  分类: 传记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苏东坡的“粉丝”

   苏东坡是多面手和大文豪,风度翩翩,不缺亲和力,令人敬仰,他的“粉丝”无处不在,连皇帝都欣赏他,宋神宗赵顼称赞苏东坡为“奇才”,评价道:“白有轼之才,无轼之学。”意思是李白有苏轼的才华,没有苏轼的学问,这个评价不可谓不高。

   昙潜和尚别号参寥子,学问不错,诗也写得好,他敬重苏东坡,无以复加,苏东坡也非常欣赏他,在诗文中上百次提到过他。熙宁九年(1076),苏东坡任徐州太守,参寥前去拜望。一天,苏东坡大聚宾朋,决定当众测试参寥的急智,他说:“今天雅集,要是参寥师不留下笔墨,就令人着恼了。”于是官妓马盼盼上前,为参寥铺纸研墨,索诗一首。参寥也不推辞,似乎胸有成竹,果然一挥而就,这首七绝堪称参寥的代表作:“寄语东山窈窕娘,好将幽梦恼襄王。禅心已作沾泥絮,不逐春风上下狂。”诗句的意思是:多谢酒杯前的美女来索诗,她的容貌身材足以让楚襄王梦中相思烦恼。我的禅心已是沾泥的柳絮,不再追逐春风上下飞舞轻狂。苏东坡击节赞叹道:“我曾见过柳絮掉落泥中,心想可以入诗,偶然耽搁,没有收拾,就被参寥占得先机,可惜了!”这首诗经过苏东坡点赞后,参寥的诗名更是远近皆知。乌台诗案后,苏东坡谪居黄州,昔日的许多朋友受到牵连,参寥也被革除了僧籍,遭到勒令还俗的严厉处分。尽管有人疏远苏东坡,但参寥是铁杆“坡粉”,他丝毫也不抱怨,竟千里跋涉,去黄州看望苏东坡,相濡以沫。在此期间,苏东坡将参寥的法名昙潜改为道潜。他们的交往长达三十多年,可谓君子之交、文字之交和患难之交。苏东坡作《参寥子赞》,从五个方面总结了参寥的长短处,也足见他对这位“坡粉”的了解之深。

   在众多的“坡粉”中,最痴迷者应推学者章元弼,他崇拜苏东坡到了什么程度?章元弼并非帅哥,却娶了一位大美女为妻。按理说,这位幸运儿应该像蝴蝶绕鲜花一样围着老婆转才对,可是他只要读到苏东坡的诗文,就终日陶醉,对娇妻不理不睬。美女都是有脾气的,妻子受到冷落的次数多了,就对章元弼下了最后的通牒:“既然你喜欢苏东坡胜过喜欢我,那好,你就休了我吧!”你别说,章元弼还真倔,为了维护自己对苏东坡顽固而完整的热爱,竟然休掉了家中美貌的妻子。这种走火入魔的“坡粉”令苏东坡也啼笑皆非。

   能够豁出性命的“粉丝”才可称之为超级粉丝或铁杆粉丝。四川眉山人巢谷是苏东坡的小老乡,曾经参试武举进士科,没有博得过功名进身。巢谷虽非文人,但他极重人间道义,特别崇拜苏东坡。巢谷在家乡听说自己心目中的头号偶像被贬谪到了海南,终日愤愤不平,虽已年逾古稀,仍决定徒步数千里去海南看望苏东坡。到达新州(今广东新兴县)地界后,巢谷积劳成疾,大病身亡。“粉丝”死了,偶像怎么办?人在做,天在看。当时,苏东坡获赦,正在北归途中,听说这个噩耗后,立刻写信给好友程怀立,恳请他转托新州官员为巢谷殡殓,派人照看棺木,与此同时,苏东坡为巢谷的儿子巢蒙筹集川资,让他前来新州迎丧。巢谷与苏东坡未能见面,即阴阳永隔,但他们都做了自己该做的事情,可以安心了。

   “坡粉”们都喜欢玩行为艺术,苏东坡自制了一种顶窄而前倾的高帽子,很有特色,结果喜欢苏东坡的人都去缝纫店定做这种式样古怪的“子瞻帽”(帽子以苏东坡的字命名),以示尊重专利权。有一次,宫中演戏,皇帝请大臣们观赏,一名丑角戴着子瞻帽在台上王婆卖瓜,自卖自夸:“我这个作家诸位比不了!”别的伶工就问道:“何以见得?”丑角回答:“难道你们没看见我戴的这顶帽子?”皇帝听完台词忍俊不禁,望了苏东坡一眼。

   苏东坡是公认的书法大家,生前就出版了几十本字帖,他的绘画也很出色,收集他的书画作品就成了“坡粉”们的寻宝行动,他随便写的一张便条都能够在市面上售得好价钱。苏东坡的许多好友、弟子都是他的铁粉,他的弟子张耒找到他的旧作《黄泥坂词》,纸张已经污损,字迹也有些模糊,但他裱好后,视为镇宅之宝。王诜是驸马爷(英宗皇帝的女婿),也是有名的画家,当然不差钱,他收藏苏东坡的字画不遗余力。有一天,他写信给苏东坡:“吾日购子书不厌,近又以三缣博得两纸书。有近画当稍以遗我,勿多费我绢也。”意思是:我长期不停地购求你的书法作品,最近又用三匹绢换得你的两幅字。你近来有画的话请赠我几幅,不要让我多花费绢匹了。

   女“粉丝”爱上自己的男偶像是常有的事。苏东坡谪居惠州时,少女温超超就爱上了他。当时,超超十五六岁,不肯嫁人,听说苏东坡到了惠州,她大喜过望,对家人说:“这就是我的如意郎君!”她经常去苏东坡的书斋附近徘徊,倾听苏东坡吟诗,苏东坡要是看到了她,她就羞红着脸走开。苏东坡察觉超超的心思后,就对她说:“我准备为你物色好夫婿,成就一段美满婚姻。”四年后,苏东坡从海南回返大陆,获悉超超已经夭折,葬在沙际。苏东坡很难过,作了一阙《卜算子》纪念她,这阙词是苏东坡的代表作之一:“缺月挂疏桐,漏断人初静。谁见幽人独往来?缥缈孤鸿影。惊起却回头,有恨无人省。拣尽寒枝不肯栖,寂寞沙洲冷。”一位“坡粉”与偶像有这样的交集,悲情终为佳话。

   人间的绝大多数偶像都会走向黄昏,走向没落,但苏东坡从未被“坡粉”厌弃过,当代“粉丝”无数,后世“粉丝”更多,这些高素质、真性情的“坡粉”自身就是一道风景。

  评论这张
 
阅读(8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