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美是用来抵抗生活平淡的

 
 
 

日志

 
 

郁达夫《故都的秋》De解读  

2015-11-20 21:28:28|  分类: 教学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读过郁达夫《故都的秋》的人,总忘不了首尾那四段(首尾各两段)率真而活泼的文字。“秋天,无论在什么地方的秋天,总是好的;可是啊,北国的秋,却特別地来得清,来得静,来得悲凉”,“江南,秋当然也是有的;但草木凋得慢,空气来得润,天的颜色显得淡……只能感到一点点清凉,秋的味,秋的色,秋的意境和姿态,总看不饱,尝不透,赏玩不到十足。秋并不是名花,也并不是美酒,那一种半开、半醉的状态,在领略秋的过程上,是不合适的”,南国之秋“比起北国的秋来,正像是黄酒之于白干,稀饭之于馍馍,鲈鱼之于大蟹,黄犬之于骆驼”,“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意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这些语句,只要你一读,想不记住都难。它们优美、率真,很好地体现了作者感伤而真挚的文人情怀,让我们仿佛触摸到了作者的心跳。

  但文章的美还远不止这些。文章中间部分的五幅图景(“清晨静观”“落蕊轻扫”“秋蝉残鸣”“都市闲人”“胜日秋果”),同样精彩纷呈,尤其是它的写景细节化,简直已臻化境。

  一般的写景文字,多喜欢作集中描摹,选景唯恐不密,着色唯恐不浓,就算有动态刻画,写出夹的景致也不免单调,刻板乏味,尤其是读者与这些景致之间总隔了一层。《故都的秋》却不是这样,作者很注意景致的选择与安排,很注意用笔的疏密与轻重,尤其很注意读者的现场感,把景致写活了,让读者赏文犹如现场观景,完全与景致融合到了一起。而这一切,很大程度上得益于作者的写景细节化。

  1.选材生活化、平民化

  本文有一种陶渊明式的志在林泉,追求恬淡、闲适生活的文人情怀。为了充分表现这种情怀,作者纯从平民口味出发,选材完全生活化、琐细化。屋是破屋,树是常树,虫(蝉)是凡虫,果是常果,人则是些再普通不过的“都市闲人”。正是这些琐细、平凡的材料,让文章具有了浓郁的生活情趣、平民气息,拉近了文章与读者的距离,增强了读者的阅读现场感。这样,作者笔下的那屋那树那虫那果那人,我们读来,倍感亲切。

  2.布局电影镜头化

  与选材琐细化相配,作者便将笔下的景致变成了如电影一般的特写镜头,五幅图景仿佛五个大的特写,精细、典型,给读者以具体、生动、可感的形象。比如“清晨静观”吧,这里有物(破屋、驯鸽、日光、牵牛花),有人,有场景(泡茶观天、细数日光、静对朝荣),其实还有清晨静观时的人的恬淡闲适的情态。作者这样一布局,一幅十分恬淡、闲适的普通人家的生活图景就生动地展现在了读者的面前。

  3.写景情节化,刻画动态化

  作者写景不做静态的描摹,也不做呆板的刻画,而是将景致情节化。这样,展现在读者面前的就是一幅幅具体、可感、生动的生活画面。套用现在的话来说,作者笔下的五幅图景都是些活动的电子显示屏,而不是死板的展板。

  不信,我们就来看看吧。

  “清晨静观”。早晨起来,先是泡茶观天,“能看得到很高很高的碧绿的天色,听得到青天下驯鸽的飞声”;接下来细数槐树叶底漏下的日光,“从槐树叶底,朝东细数着一丝一丝漏下来的日光”。你看,这里有视觉、有听觉,有动作、有情态,这画面不就情节化了吗?它简直就是电影分镜头脚本,拿起来就可以演。就是那静对牵牛花,也情节化了,能让读者真切地看到这看花人的十分丰富的情态。

  “落蕊轻扫”。早晨起来,看到槐树落蕊铺得满地,你忍不住要去踩踩,“脚踏上去,声音也没有,气味也没有,只能感出一点点极微细极柔软的触觉”;之后,扫街的来了,一阵扫后,灰土上便留下了一条条扫帚的丝纹,你看着这些丝纹,“既觉得细腻,又觉得清闲,潜意识下并且还觉得有点儿落寞”。你看,这个图景不是同样有情节,有情态吗?你不觉得它特別真实亲切吗?

  “都市闲人”。先是一阵凉风过后,本来灰沉沉的天便息列索落的下起雨来。“一层雨过,云渐渐地卷向了西去,天又晴了,太阳又露出脸来了”。这时,穿着很厚的青布单衣或夹袄的都市闲人出现了,他“咬着烟管,在雨后的斜桥影里,上桥头树底去一立”,遇见熟人,便用缓慢而悠闲的声调微叹着交谈天气:“唉,天可真凉了——”“可不是吗?一层秋雨一层凉啦!”。

  这简直就是刘义庆《世说新语》里的篇章,尽管只有三言两语,但情节鲜活,人物饱满,情态逼真,实是典型化手法的生动体现。

  以上三个图景的写景情节化特点十分明显,细节突出,毋庸置疑。就是“秋蝉残声”和“胜日秋果”这两幅图景,情节尽管没有以上三幅明显,但作者还是尽量将它们细节化了。如“秋蝉残声”的“无论在什么地方,都听得见它们的啼唱……这嘶叫的秋蝉,在北平可和蟋蟀耗子一样,简直像是家家户户都养在家里的家虫”,“胜日秋果”的“屋角,墙头,茅房边上,灶房门口”都长着枣子树,且这枣子“像橄榄又像鸽蛋”,“在小椭圆形的细叶中间,显出淡绿微黄的颜色”,等等,这些文字典型化特点(细节化)也还是很突出的。

  4.描写情绪化

  配合着写景细节化,郁达夫笔下的秋味、秋色和秋的意境与姿态,笼罩着一层浓浓的主观色彩。比如“清晨静观”吧,泡茶观天也好,细数日光也好,静对牵牛花也罢,处处流露着作者追求闲适恬淡的生活情趣的心怀,这也是作为士人的郁达夫的文人情怀的体现。而“落蕊轻扫”中作者的情绪更加直截明了:“扫街的在树影下一阵扫后,灰土上留下来的一条条扫帚的丝纹,看起来既觉得细膩,又觉得清闲,潜意识下并且还觉得有点儿落寞,古人所说的梧桐一叶而天下知秋的遥想,大约也就在这些深沉的地方。”文人的敏感、细膩。在这里表现得淋漓尽致。

  从全文来看,郁达夫有点像陶渊明,现实生活的颠沛艰难,让他特别怀恋像故都北平那样的恬淡闲适的生活状态,所以他结尾毫不掩饰地说:“秋天,这北国的秋天,若留得住的话,我愿意把寿命的三分之二折去,换得一个三分之一的零头。”

  确实的,生活的美存在于细节当中,存在于我们身边的一草一木当中。而正是这样的生活细节,才真正地打动人心。只要捕捉到这些细节,写入文中,便能真切感人。郁达夫正是用他那双善于发现美的眼睛,捕捉到了这些细节,因而信笔写来,遂成美文。而正是这些细节,让我们真切感受到了郁达夫的文人情怀:感伤、率真、敏感、细膩。也正是这些细节以及它所体现出来的作者的文人情怀,让我们充分领略到了文章的別致的美感。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