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无事不出门,有钱便买书

 
 
 

日志

 
 

晋武帝果真被“情”打动了吗?  

2015-11-26 09:46:46|  分类: 教学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晋武帝果真被“情”打动了吗?

——《陈情表》别样解读

鄂冠中

“读《出师表》不哭者不忠,读《陈情表》不哭者不孝”、“忠则《出师》,孝则《陈情》”等说法几乎是教读《陈情表》绕不开的引言。一言以蔽之,《陈情表》是胜在“孝”情上。笔者对此却不以为然。

一、司马炎可能为情所动吗?

《陈情表》全文的核心意旨在“是以区区不能废远”一句上。为了表明“不能废远”的态度,李密在《陈情表》之前曾多次上书,《陈情表》中“具以表闻,辞不就职”、“欲苟顺私情,则告诉不许”等交代。难道先前的“表”“告诉”都没有“陈情”吗?为什么司马炎没有被打动?笔者认为,对皇帝司马炎而言,情根本打动不了他。

司马父子素以强权高压、心狠手辣著称于世。司马昭杀嵇康,肆无忌惮。司马炎威逼曹奂禅位,手腕强硬而巧妙。司马炎后虽也采用怀柔政策对待曹氏后人和刘氏后人(安乐公),但明眼人都看得出,怀柔政策仅是强权统治的补充和延续。

《陈情表》写于泰始三年(公元267年),距司马昭灭蜀(公元263年)仅隔四年。蜀汉虽降,人心却远未归服。何况,司马氏篡魏,本土士民也颇有反感。如果能够征招蜀汉名士李密入朝为官,不但能安抚蜀地人心,还能收买曹魏士人。这笔政治账司马炎算得精明。

于是高压政治背景下的怀柔手段出现了。司马炎给李密的职务由原先的郎中改为洗马。郎中是分掌各司事务的属官,为一般性官员;洗马是太子的侍从官,职责虽只是为太子掌管图书典籍,实际上还起到示范、教导太子的重要作用。因此必须遴选品正行端、德高望远,具有文才武略的有识之士担任。李密自幼就以“孝谨”闻名乡里,又以才华出众、年少俊彦而成为蜀汉的郎官,多次奉旨出使东吴,雄辩的口才颇受东吴君臣的赞赏。司马炎任用李密担任洗马可谓一箭双雕,既帮助自己教导了太子,又可让自己以宽怀示人。但李密三番两次上书“辞不赴命”,可以想见司马炎如意算盘失算后何等恼火。“诏书切峻”、“郡县逼迫”、“州司临门”就是司马炎恼火的明证。难道此等心头熊熊烈火会因为《陈情表》上几句虚言而顿时烟消云散吗?

二、李密在陈情还是在说理?

司马炎在逼李密,李密也在逼司马炎。只不过司马炎用的是权威,李密用的是情理,司马炎逼在明处,李密逼在暗里。笔者认为,李密应付司马炎的主要手段是理服而不是情动,充其量是缘情而说理。为了将理说透,李密煞费苦心,匠心独运,这体现在《陈情表》区区四五百字的严密思路上。

1、客观上不能。首段李密先历陈自己半辈子的遭遇:襁褓丧父,总角失母,祖孙茕茕;再概述门庭冷落:无叔伯,鲜兄弟。分条叙述的目的在于告诉司马炎,家中人丁不旺,除自己外没有可以侍奉祖母之人,而不是习惯所认为的用自己的悲惨身世感化司马炎。李密写《陈情表》时已四十四岁,按照常情子女也该成人了。因此,李密没忘补上一句“晚有儿息”,说明孩子年幼,还没有能力来帮助父亲伺候曾祖母。李密的说理滴水不漏。倘若祖母身体康健,李密出仕倒也无妨。可惜“刘夙婴疾病,常在床蓐”,从生活常理上看,李密的确“不能废远”。

2、主观上不忍。第二段李密历数地方和朝廷对自己的“重视”:察孝廉、举秀才、拜郎中、除洗马。面对一次次的征调,李密一方面说“非臣陨首所能上报”,另一方面又“辞不赴命”。在“奉诏”和“顺私情”的矛盾上,李密进退两难,着实无奈。文中唯有此处“重情”。

3、情理不容置疑。第三段文字的说理味最浓。“犹”“况”“且”“但”“是以”等一系列词语将道理连缀得天衣无缝。在“圣朝以孝治天下”的基础上,先说朝廷对一般“故老”“犹蒙矜育”,“孤苦”的自己更当受到照顾。为了消除司马炎对自己顾及名节而不愿出仕想法的顾虑,李密将自己身在两朝的感受作了对比:“少事伪朝,不矜名节”和“宠命优渥,岂敢盘桓”。随后又详细叙述刘氏的晚境:“日薄西山,气息奄奄,人命危浅朝不虑夕”,面对九旬高龄、朝不保夕的祖母,谁能弃之不管?李密是从“情”出发议论,落脚点却在“理”上,还有朝廷“以孝治天下”方针来撑腰。“区区不能废远”的意图水到渠成。

4、结果至当不易。第四段文字在提出“先孝后忠”的应对策略后,进一步表明自己的困境,且言语绵里藏针。倘若从这些言辞的反向理解,就看出句句话都在“逼”司马炎就范。“乌鸟私情,愿乞终养”,乌鸟尚且知道报答老鸦,难道一向号召以孝治天下的司马皇帝会连禽兽都不如?“臣之辛苦,非独蜀之人士及二州牧伯所见明知,皇天后土,实所共鉴”,李密提醒皇帝,自己的两难处境人所共知,自己在响应朝廷号召尽孝道,皇帝总不能公开食言吧?况且违背天意,还会遭到“皇天后土”的惩罚!“愿陛下矜愍愚诚,听臣微志”一句所以还用“愿”是给司马炎面子。其实,在层层铺垫之后,李密已经将司马炎的后路都堵死了。

此外,笔者还认为,司马家族夺权篡位,诛杀曹氏宗亲,早已声名狼藉,在“忠孝仁义”四个字里面,另外三个都无法提及,只能大谈孝道。李密的说理切中其要害,当他写下“伏惟圣朝以孝治天下”时,司马炎就已经理屈词穷,无路可退了。

三、司马炎果真被说服了吗?

李密在蜀汉臣民“终见降王走传车”之际,不愿意去朝廷作官,原因固然有照顾老祖母的实际困难,但恐怕不是主要原因。李密身为蜀中名士,主要凭的就是德行超群。倘若在蜀亡之后一转身就“变脸”为晋太子洗马,岂不有违自己一贯的做人处事准则而招天下人笑话?洗马身份特殊,授予李密洗马一职,在司马炎看来是对李密的恩宠,而在李密看来显然是烫手山芋。越是显位,他越是不能赴任。何况,自古伴君如伴虎,司马氏自其祖上起就并非善类,“司马昭之路人皆知”便是佐证,他李密焉能不知?

李密的心思司马炎难道真看不出来吗?绝不可能!------时隔一千多年的今人都能看出的问题,他当事人司马炎怎么会看不出?

倘若司马炎强行征召李密也是合情合理的。忠孝两全是人伦之至,是理想境界。在忠孝不能两全之时,儒家认为应该以“忠”为大为重。“孝”是为人的最低的要求,是人最根本的价值体现。《论语·颜渊篇》说“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孝弟也者,其为仁之本与?”《中庸》说“仁者人也,亲亲为大”。而“忠”是孝的延伸,是进一步提升自己、实现自身价值的更高一级目标,“忠”的实现必然已经包含了尽孝在其中。忠孝矛盾时理应舍小利而取大义。《后汉书·赵苞传》就记载了这么一件事:

(赵苞)迁辽西太守……值鲜卑万余人入塞寇钞,苞母及妻子遂为所劫质,载以击郡。苞率步骑二万,与贼对阵。贼出母以示苞。苞悲号,谓母曰:“为子无状,欲以微禄奉养朝夕,不图为母作祸。昔为母子,今为王臣,义不得顾私恩,毁忠节。唯当万死,无以塞罪。”……苞即时进战,贼悉摧破,其母妻皆为所害。苞殡敛母毕,谓乡人曰:“食俸而避难,非忠也,杀母而全义,非孝也,如是有何面目立于天下!”遂呕血而死。

司马炎完全可以用儒家关于“忠孝”的理念要求李密。但司马炎就是“大度”:爽快答应了李密的请求,特赐奴婢二人,专门供养祖母。“大度”是有原因的,且正是他的聪明之举。谁能低估像《陈情表》这样一篇在说理言情上逻辑周密、言之凿凿的名文的即时影响力和历史穿透力?强行征调或是其他莽撞之举只会将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受世人和后人唾弃。还不如做个顺水人情,让李密如愿所尝感恩戴德,让天下人感同身受心悦诚服。

究竟谁比谁傻呢?



  评论这张
 
阅读(28)|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