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课堂实录  

2016-11-20 09:22:03|  分类: 高二课堂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课堂实录
                                                                 绍兴一中   阮玲
             第一教时
  师:今天我们学习《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大家有没有预习?
  生(齐声):没有。
  师:我们先朗读全文,要求大家读准字音。
  (学生集体朗读全文)
  师:我们来疏通文句。第一句什么意思?
  生1: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陪着孔子坐。
  师:好。根据资料,当时,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与孔子的年龄分别是51、39、31、18、60岁。
  生2:啊?这么大年纪还读书啊?
  生3:同学间年纪差这么多啊?
  师:哎,怎么这么大年纪还读书?这个问题我们等会儿可以讨论。谁能说说学生顺序为什么这么排?
  生4:从大到小。
  师:对,孔子有“长幼有序”的思想。你再看“侍”是什么意思?这里又可以看出什么内涵来?
  生5:“侍”是倍侍长者,长者是孔子,孔子在文中被省略了,没有写出来。这里还说明是学生陪老师。
  师:对,这里也写出了这些人的师生关系。下一句写了什么?从中你发现了什么?
  (学生翻译第二句并讨论孔子的教学意图与教学思想)
  生6:孔子希望学生不要有顾虑。
  生7:孔子了解学生平时有怀才不遇的情绪,这里体现了孔子的平易近人的作风和因材施教的思想。
  师:我读到了一个教育家所具有的一种平等的教学思想,读到了一个教育家对学生的充分理解,读到了他在情景中设计问题进行开放式、启发式的教学方法,我还联想到了孔子所主张的“入仕”的思想,他要求我们读书人能够“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从而实现自我价值,他还主张我们读书人要“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并说:“学而优则仕”,主张“仁政” 主张“以礼治国”。(投影“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学而优则仕” “以礼治国”。)
  下一句谁来翻译?
  (一名学生翻译子路的言志内容,然后谈起子路的性格。)
  生8:子路很有个性,直率、能干、有抱负。
  生9:子路很自负,他故意把自己想治理的国家说得那么危机四伏,困难重重,以此来显示自己的才能。
  生10:当时是春秋时期,国家有内忧外患也是很平常的,子路描述的国家的形势是有可能的。
  师:为何强调“有勇”?
  生11:有勇可以抵御外患。
  师:“知方”呢?
  生11:可以使国人精诚团结,同舟共济,共渡灾患,然后一致对外。
  师:那么,从这里我们又可以看出子路是个这样的人?
  生11:这里还真的体现了子路的水平,子路能够根据国情提出治国方针。像个军事家。
  师:感觉不错。记得《论语》中孔子对子路有过这样的评价:“由也,千乘之国,可使治其赋(管理该国军事)。”可见子路确有军事才能。
  生12:孔子没说子路能“知方”。
  师:对,可见——
  生12:子路可能说大话。
  师:有可能。现在请同学翻译冉有的述志内容,并讨论冉有的性格。
  (学生翻译并讨论)
  师:与子路的性格进行对比,看看你能发现什么?
  师:我再补充介绍一下孔子对子路和冉有的评价:孔子说:“由也,升堂矣,未入于室也。”评价冉有是“求也,千室之邑,百乘之家,可使之为宰也。”又说“求也退,故进之,由也兼人,故退之。”
  生13:冉有不如子路,无论是对自我的评价还是老师的评价都证明了一点。
  生14:子路率直、主动,未经老师点名,自己主动发言。而冉有是老师点名才站起来说的,他性格比较内向。
  生15:冉有说自己能管理方圆六七十的地方以后,可能觉得自己把话说大了才改口,退到管理方圆五六十的地方了。
  生16:冉有说自己只能“足民”,礼乐之事要等君子,说明他很谦逊。
  师:在《季氏将伐颛臾》一文中,为什么孔子先骂冉有,而不骂子路?
  生16:孔子可能认为子路擅长管理军事,而且不懂礼法,而冉有的性格谨慎谦让,更懂得礼法,对季氏将伐颛臾一时应该竭力劝阻。
  生15:孔子可能对冉有更失望。
  师:你们怎么看这两种性格?
  生17:现在的社会,像冉有那样过分谦和会失去很多机会。
  生16:像子路那样太露锋芒,也会对自己不利。
  师:我们来看看公西华,谁来翻译?
  (学生翻译公西华的志向,并讨论公西华的性格。)
  师:请大家思考:公西华也很谦虚,冉有也很谦虚。他们的谦虚是否一样?
  生18:不一样,公西华的谦虚是礼节上的谦虚,而冉有的谦虚是性格上的谦虚。
  师:为什么?
  生18:公西华年纪最小,他在曾皙尚未发言的情况下,不可能发言。
  生19:老师点名之后,他不说自己能做什么,而说自己愿意学习。说自己愿意当个小相,而作为一个可以主持祭祀仪式和会盟诸侯的外交官,不娴熟礼仪,不善于应对辞令,是不行的。
  生20:礼仪比一般的军事管理、经济管理要难得多。也许他最厉害。
  师:孔子对公西华也有一个评价:“赤也,束带立于朝,可使与宾客言。”《论语》中还有公西华代孔子处理政事的记载。同学们对公西华形象的认识是很准确的。下课。下节课继续讲点的性格和志向。
  
  第二教时
  (学生朗读全文)
  (教师复述了第一堂课讨论的要点)
  师:下面我们继续讨论点的志向和性格。谁先翻译一下?
  (学生翻译曾皙的志向,并讨论曾皙的性格。)
  师:请用一个词表达对曾皙情趣的理解。
  生21:悠闲自得。
  生22:闲云野鹤。
  生23:淡泊、平和。
  生24:潇洒。
  生25:崇尚自由。
  生26:不追求功名。
  师:这与孔子对弟子“出仕”的主张是不是矛盾?怎么理解孔子的‘我与点也’?
  生27:这是曾皙做了县官以后与欧阳修一样与民同乐的景象。
  师:这里与欧阳修的情况一样不一样?
  生28:欧阳修是被贬官以后重修醉翁亭时所作。
  生29:醉翁亭没有重修,重修的是岳阳楼。
  生30:这是“齐天下”后出现的太平盛世的景象。
  生31:曾皙表示自己不能管理国家,这平和淡泊正符合孔子谦和守礼的要求。
  生32:因为要沐浴,又要到祭坛上吹风,还要咏,估计是在举行仪式,也是一种礼,也与孔子主张的礼教是一致的。
  生33:人总有入世的一面,也有出世的一面,孔子也曾想有所作为,积极入仕,但由于战乱,志向不能实现,痛苦之后,希望自己能够过悠闲的世外桃源的的生活,曾皙的理想刚好表达了孔子自己的理想……
  师:“孔子喟然叹曰:‘吾与点也。’”既赞又叹,赞的是什么?叹的又是什么?
  生34:只有一个学生说出了孔子追求的平天下的理想,其他学生都没有达到孔子的教育要求,所以孔子只好叹息,同时又赞美曾皙能领会孔子的教育理想。
  生35:因为当时春秋时代是战乱时代,所以要叹,而只有曾皙说出了孔子追求的太平盛世的景象,所以要赞。
  生36:因为孔子怀才不遇,所以要叹,因为曾皙描绘的景象太美了,所以要赞。
  生37:这世外桃源般的悠闲的生活在现实生活中是找不到的,也是实现不了的,所以要叹,而这生活毕竟是美的令人憧憬的,所以要赞。
  生38:孔子自己怀才不遇,他的弟子这么大年纪了那么有才能还在读书,也是不得志,所以叹,而他的学生所拥有的才学这么高、追求的境界那么高,所以赞。
  师:他们中有的年纪很大了,为什么还要读书?
  生40:为了“独善其身”,为了“修身”。
  师:讲的合情合理。哪位同学翻译一下孔子的点评?
  (学生翻译并讨论孔子的点评)
  师:孔子对其余三子究竟如何点评?
  生41:孔子首先肯定了“三子”谈了自己的志向,提出了治国原则是礼,然后对子路的不让作了批评,对冉有的谦和和公西华的才华作了肯定。
  师:全文以什么为线索?围绕了什么样的政治主张讨论志向?讲明理由。
  生42:以“孔子问志、四子述志、孔子评志”为线索,围绕“为国以礼”的主张论志:子路的“知方”,冉有的“如其礼乐,以俟君子”,公西华的“端章甫,愿为小相”曾皙的礼乐之治下的太平盛世……
  师:课后请大家诵读全文,完成课后练习。下课。
   
  
  设计意图及点评:
  
  告知一些相关的知识,企图激活学生的已有经验,引起学生的认知冲突,促成对孔子思想的发现。
  
  言语形式决定言语内容,咬文嚼字永远是发现文意的重要途径。
  
  理论上讲,学生原有的知识背景越丰富,越能够激活学生的思维,对文本的理解就越到位,所发现的文意也越丰富。我试图借交流自己的阅读感受的机会,介绍一些孔子的相关知识,或帮助学生激活原有的有关孔子的记忆。
  
  这个学生能够以“同情的理解”态度阅读并参与讨论值得肯定,方法值得其他学生借鉴,应予以肯定。
  
  语言就是人本身,通过对语言的揣摩、品味,不仅可以了解人物语言的意思,我们还可以感受到一个人的存在。这也是一种文意的发现吧。
  
  引导学生关注两者的性格,试图让学生在比较中发现意味。
  
  提及已学知识,试图让学生联系旧知识,进一步丰富对人物的感受。
  
  设计这个问题,意在进行价值引导。但没让展开,怕离开文本太远,上成德育课。
 
  此处可见,原有的生活经验积累越是丰富,学生所发现的文意也越丰富。

   “用一个词表达自己对文意的发现”的要求可能有利于发展学生的语言能力,但比“一句化表达、一段话表达”要求低,学生可以做到。

  学生在发现文意的交流中出现的错误,可以让其他学生发现错误并修正错误。没有急于否定错误或纠正错误。
  
  显然,这个同学的发言是受了前面几个同学发言的启发的。可见,生生互动的课堂中,文意发现还有一个途径,即同学间的相互启发。
  
  设计这个问题是为了让学生对整篇文章的思路结和文章主题有个整体把握。


  思考与感受:
  1、 文意发现教学在文言文教学中的作用。
  曾经上文言文,教学重点往往安排文言现象:实词、虚词、词法、句法等等。做了课题以后,觉得文言文也一样要让学生进行文意的发现,而不仅仅是文言现象的掌握。曾经的课上完后,感受常常是:学生上文言文没精神,觉得文言文枯燥。现在,无论是学生还是我都已渐渐走进这种探究文意、发现文意的讨论式教学,而且许多时候是兴致勃勃。
  文意发现教学的研究使我发现:文言文教学不能只讲文言现象。文言文这种言语形式与现代文的言语形式一样,背后都是一种情感,一种思想,甚至是一个社会、一个时代、一个人。文言现象固然要学,它是一座桥梁,可以引领着我们穿越时空,与古人相识、沟通、对话、交流,从而促成视界的融合,获得知识、锻炼能力,提升智慧。然而文言文教学绝不能止于文言现象的教学。因为,我们的目标是彼岸,而不是桥梁本身。况且,每一篇文言文都是一个自足体,它有自己独立而鲜活的生命,它充满了独特而丰富的意味。止于文言现象的文言文教学其实始终只引领学生站在文本的外围,而没有走进文本的内部。从文意发现出发的教学,不仅可以在趣味盎然的文意探寻中不知不觉地提升文言文阅读能力,更可以使学生直接感受文中或文后的形象、体会他们的情绪,触摸他们的思想,从而拓宽自己的眼界、拓宽自己的心胸、拓宽自己的笔墨。
  文言文中实施文意发现教学,重现文言文课堂生气,回归文言文教学本原。
  2、文意发现的途径。
  学生如何通过阅读发现文意、获得文意?从理论上讲需要两个条件:一 、学生需要有与文本相适应的前理解,或者说期待视野,包括一定的知识背景、经验积累、情绪准备、审美能力、欣赏倾向等等;二、学生与文本需要进行相互作用,学生诉诸想象、产生感知、唤起情感、进行审美判断、审美玩味,对文本产生创造力:文本对学生也产生引导力、影响力。学生与文本形成了主体间关系。
  那么,如果学生的前理解(即现有水平),与文本产生较大的落差,无法与文本相适应,以致于探寻不到文意,发现不了文意,怎么办?
  通过以上课例的实验和反思,我认为在课堂教学的形态下,教师在以下几个方面可以帮助学生发现文意:
  1、为补充学生背景知识的缺乏,教师可以选择适当的时机,告知一些相关知识或补充周边文本(我参考并借用了翁德森的《赤橙黄绿 各呈其色——谈〈论语?侍坐章)以对话表现人物个性的艺术》的相关知识),让文本与相关知识或周边文本发生联系,让相关知识或周边文本成为该文本的注释,帮助学生理解文本,发现文意,从而让学生走进文本。
  2、为补充学生知识、经验的不足,教师还可以组织学生充分交流探寻、发现的结果,在交流中,引起共鸣和碰撞,共享知识和经验,纠正偏差和错误,获得发现和感悟,还能使文本逐渐与学生实际发生联系,从而使文本走进学生的生活,走进学生的心灵。
  3、 为帮助学生与文本进行深层次的相互作用,教师可以设计一些容易引起学生认知冲突问题,学生通过对文本深层次的感受、理解、思考,能够进一步发现文意,接受文意或者质疑文意。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教学纪实
陈 双

                      《黑龙江教育·中学教学案例与研究》 2006年第11期

                                       转自 恒胜的博客


  【教学内容】人教版全日制普通高级中学教科书(必修)语文第一册第六单元。
  【教学目标】
  1. 积累重要的实词、虚词,掌握特殊文言句式。
  2. 通过品味语言把握不同人物的思想性格。
  3. 初步了解文中体现的孔子“礼乐治国”思想。
  【教学重、难点】
  1. 通过品味语言把握不同人物的思想性格。
  2. 对孔子“礼乐治国”思想的理解。

【教学方法】
  以导读法突出分析的思路,引起学生兴趣,使学生自然而然地掌握阅读的方法;以研讨法与学生平等对话,挖掘学生的集体智慧,培养研究精神和协作精神。
  一、课堂导入
  师:同学们都知道,孔子是一位伟大的思想家、教育家,他的思想深深地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人。今天就让我们通过学习《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这篇文章来体会孔子的思想。(板书题目。)要了解孔子的思想就要熟悉课文,我知道课前同学们都已经对课文做了预习,下面我们来看屏幕,请大家回答几个问题。(问题略。)
  (提示:学生在课下结合注释,借助工具书自己尝试着理解课文,可以培养学生自主学习的能力。新课程要求学生了解并梳理常见的文言实词、文言虚词、文言句式的意义或用法,注重在阅读实践中举一反三,所以我在设计习题时整理了“如、方、与、以”4个重要词语,整理了2个名词活用为动词的现象,归纳了3个宾语前置的句子。这些知识对于充分预习的学生来说并不难,但可以帮助他们梳理知识,发现规律。)
  二、品析研读
  师:在理解了一些词句的基础上,我们来看课文,首先请一位同学朗读课文,在他朗读的过程中同学们想一想孔子的四个弟子都有什么样的志向?(生朗读。)
  师:非常好。我们在诵读这篇文章时要注意把握人物性格,尽量读出恰当的语气。如:“如或知尔,则何以哉?”要读出孔子亲切的口吻来。通过初读我们了解了曾皙的志向与前三个人的志向是不同的,那么,我们先来看看前三个人,哪位同学能用文中的词语分别概括一下前三个人的志向?
  生:子路——有勇知方;冉有——为国足民;公西华——愿为小相。(师板书。)
  师:那么,三子之志又有哪些共同之处呢?
  生:三人都愿为国,都愿意做官,愿意参与政事。
  师:好,他们的志向与孔子的思想是否有一致的地方?
  生:都体现了孔子为国以礼的政治主张。
  师:很准确!看来这三个人的志向从根本上说是一致的,但是我们发现他们表达志向的方式却不同。下面请同学们结合本文谈一谈他们表达志向的方式有什么不同,从中能看出他们都是怎样的一个人?我们先看看子路。哪位同学能翻译一下描写子路言行的话?在翻译的过程中我们看一看子路表达志向的特点是什么?从中能看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生:子路急忙回答道:“如果是一个有着千辆兵车的诸侯国,夹在几个大国之间,而且又有别国军队来侵略他,接下来国内又有饥荒,那么让我来治理这个国家,等到三年,我就可以使军队勇武,使百姓都懂得为人的道理。”
  师:翻译得好。从中能看出他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生:好像有点粗鲁。
  生:他把自己的想法不加掩饰地都说出来了,挺直接。
  师:这个看法很准确!这是子路。哪位同学再谈一谈冉有和公西华呢?
  生:冉有认为自己能力有限,礼乐等事情要等君子来做。他特别虚心。
  师:他是怎样描述国家面积的?
  生:方六七十,如五六十。
  师:五六十和六七十也没差多少啊?他为什么要改口?
  生:出言谨慎!
  师:公西华呢?
  生:先表明自己没什么才能,仍然处于学习阶段,为小相。非常谦逊。
  师:前两个人的表达方式虽然不同,但都直接说出了自己想为国效力,而公西华呢?
  生:挺委婉含蓄的。
  师:分析得好。尽管三个人有的坦直而轻率,有的谨慎而虚心,有的谦逊而含蓄,但是他们都有着远大的抱负。
  (提示:在分析课文的过程中,我引导学生翻译了4处文言句子。这是基于这样的考虑:第一,这些句子是注释没有翻译或者是意译的,这是教学的难点,有必要解决;第二,翻译句子是一项基本功,可以考查和锻炼学生的理解和表达能力;第三,对于高一的学生来说,翻译句子是初中常用的学习文言文的方式,他们刚进入高中,有必要通过这一方法进行学习方法的过渡。)
  三、突破难点
  师:下面我们再来看看另外一位弟子──曾皙。通过阅读同学们一定发现了在三子言志的过程中,曾皙一直在鼓瑟,那么他的这种做法算不算是在课堂上搞小动作呀?你是如何理解的?(生交换意见后发言。)
  生:曾皙虽然在弹琴,可是他一直在听别人谈话。
  生:我记得孔子曾说过“兴于诗,立于礼,成于乐”,他认为乐是一种很好的学习方式。曾皙鼓瑟证明他已经学习到一定层次,比别的学生水平高。
  师:很有见地。别人大谈为国建立功名时,曾皙却一直在弹琴,这是一种什么态度?
  生:不感兴趣。
  师:(明确)淡泊。
  师:接下来请同学们再考虑一下,在曾皙表明志向之前,我们又可以从他的一系列动作和语言中看出他是怎样的一个人?
  生:他挺潇洒的!曾皙十分从容地结束演奏,恭敬地起身回答。
  师:曾皙为什么没有直接说出自己的想法?
  生:考虑到他的老师的想法,不知道自己的话是否合适。
  师:对。曾皙说:“异乎三子者之撰。”他评论了其他三个人的志向,说:“我与你们不同。”他这样敢于表述自己的观点能看出他这个人有什么特点?
  生:自信!
  师:看来曾皙洒脱淡泊,自信又不失恭敬。
  师:这样的一个人有什么志向呢?让我们先来齐读一下曾皙言志这段话。哪位同学能翻译一下这段话?
  生:暮春时节,穿上春天的衣服,五六个成年人,六七个少年,一起到沂水洗洗澡,在舞雩台上吹吹风,然后唱着歌回来。
  师:谁能用文中的词语概括一下曾皙的理想?
  生:暮春风咏。(师板书:暮春风咏。)
  师:曾皙描绘的这幅暮春风咏图是非常美的。那么,同学们你们能不能发挥想像用自己的话描述一下这幅画面,并说一说假如你就身处其中,你会有什么感受?
  生:处于一年中气候最好的时候,草绿莺飞,人们脱去厚重的冬衣,恰逢好春光。处于人生最美好时光的年轻人,以最自然放松的状态尽情享受生命。我觉得这样的环境太美了!
  师:描述得非常好。这是一种令人向往的生活,在曾皙的世界里没有硝烟战争,没有饥饿贫穷,只有自由和风雅,这是一个大同的世界。这就是曾皙的志向。
  (提示:学生已经翻译了曾皙言志的话,还让学生用自己的话描述画面是有一定目的的。①翻译句子只是从字面上理解了曾皙说了些什么,却很难真正体会到曾皙的志向。但是如果让学生发挥想像,用自己的话描述,并且假设自己就在画面中,曾皙的志向就好理解一些了。学生描述画面的过程实际就是感受文字之美的过程。②这段文字看似平淡,实则深奥,我希望借此引导学生看到文字中的美,看到一种逍遥自在的生活,体会曾皙的志向。③学生在回答这个问题时必须以优美的语言表述出来,这就锻炼了学生的表达能力。)
  师:课文分析到这里,孔子4个弟子的形象在我们头脑中渐渐清晰起来,下面我们请5位同学分角色朗读一下四子言志的这段课文,看看谁读得最贴近人物。(生朗读,师生评价。)
  师:作为老师的孔子对于三子之志和曾皙之志分别做了哪些评价?

生:亦各言其志也已矣。
  生:孔子笑子路。
  师:孔子是不是不满意他的志向?
  生:不是,是不满意他的态度。
  生:孔子并不反对冉有和公西华的志向。
  生:对曾皙是“喟然叹”,说:“吾与点也。”
  师:“与”是什么意思?
  生:赞许。孔子基本上认可了三子之志,大加赞许了曾皙的志向。
  师:这里有一个疑问,大家都知道孔子是一贯主张积极入仕,三子有远大的政治抱负,这本来应该是符合孔子心意的,而曾皙的理想却似乎带点清静无为的味道,孔子怎么会对他的志向格外赞许呢?(生讨论后发言。)
  生:曾皙的志向更高雅。
  生:曾皙说的是“礼乐治国”的意思。
  师:好。(板书:礼。)
  生:孔子说过:“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这不就是曾皙描述的世界才能发生的吗?
  师:这句话应该是孟子说的。(生笑。)
  师:孟子和孔子都是儒家代表,他们的思想是一致的,这位同学表达的意思也是对的。
  生:孔子有感于自己现在的处境而发出感慨。孔子的原则是“用之则行,舍之则藏”,前三个人言志的前提是“如或知尔”,这体现了儒家的复杂性和包容性。孔夫子深感他的主张难以推行,以为诸侯已经“舍之”,面对这样的现实就应当“藏”。
  师:精彩!这位同学对儒学思想了解得很多!孔子也说过“穷则独善其身”,但是从这篇文章来看,在曾皙的志向中我们看不出他是否处于“穷”的境地,看不出是否遭遇“舍之”。当然,这是个有争议的问题,我们可以有不同观点。但是,我们的结论应该有共同点。即,三子之志虽然符合孔子一贯积极入仕的主张,但这些只是建设礼治社会的手段,曾皙说的大同世界是礼治的最终目标,更符合孔子“风清俗美,老安少怀,人民安乐”的理想。
  师:文章分析到这儿,我们不仅了解了孔子的政治主张,同时也领略了他因材施教的独特风采。下面就让我们再读课文,进一步体会古圣先贤高远的志向吧。(生读。)
  四、总结全文
  师:请大家看黑板,本文通过孔子和4位弟子一次十分融洽的谈话,表现了孔子礼乐治国的政治抱负和追求。这篇文章虽然只有305个字,却为我们生动地展现了一幅先贤谈志图,这里有循循善诱的老师,有胸怀大志性格各异的学生,言语中体现的是深刻的儒家思想,可见其语言精练传神。课后请大家发挥想像写一篇小作文──《我与孔子的对话》,说一说你的志向。
  (提示:我设计的作业是一个比较开放的题目,可以让学生进一步了解孔子的思想,学生也可以畅谈自己的理想,阐发自己的观点,可以描写语言,可以描摹神态,学生发挥的空间比较大。)
  
  (作者单位:哈尔滨市第1中学)



对话教学与孔子《侍坐》
唐 韧

《名作欣赏(鉴赏专刊)》 2007年第4期

    
  《侍坐》(选自《论语·先进》,标题为后人加)是先秦散文名篇。一般说其朴实隽永,表达着儒家“以礼乐治国”的政治主张。汪曾祺老说过,喜欢《侍坐》那个“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的活法,确也与他自称的“抒情现实主义”很是合拍。“侍坐”的场合大概不能算是正式的课堂,但仍可视为《论语》中一篇相当完整的授课实录。
  把它当做课堂实录来解读,则解读出来的便是大教育家独有的风度容止。
  对话教学是孔子常用的教学方法,从他学生的年龄和受教育程度看,大概相当于大学本科高年级,适于多用老师参与下的对话方式进行教学(是有专题的讨论,不同于中小学课堂的问答教学方式)。孔子的对话教学一般是弟子发问孔子答比较多,也有与学生在某个问题上争议或辩论甚至于严责,而《侍坐》则是一节以学生活动为主的课,话题是儒家“达则兼济天下”的方式,可以看做一堂谈治世理想的口头作文。以下即从教学态度、课堂语言行为、教学理念等方面对它做一些研究。
  之所以兼及加达默尔,是因为后者也推崇对话授课,认为理解的过程与“言说”的过程不可剥离。加达默尔说,他的“解释学哲学”的产生“从根本上说无非只是对我的研究风格和授课方式做理论的解释”①。他认为,对话包含着“言说”与“倾听”这两个对立面及其相互转化。“意义是在‘说’话的过程中崭露出来的。”(对话)“作为理解的方式所寻求的是包含差异的同一,是差别不断交换的过程”,语言的对话性“本来就包含着这样一个明确的宗旨:‘削弱主观性’,克服自我意识中心论”,“从对话的终结处走出来的‘自我’,已不再是原来的‘旧我’,而是一个‘新我’——一个比原来扩大了的自我”②。他认为无论怎样的阐释,认识的“去蔽”都无法“到底”,阐释的语言表达理解的同时就束缚理解、局限理解,因而“对话优于一切陈述”③ 。
  既然孔子只留下授课个案,我们不妨借加达默尔的理论一用。
  一、 教者把自己“卷入了一场谈话”
  在这场谈话里,孔子所持的是完全不干预、不规定学生理想的“大撒把”姿态,没有加任何限制,如必须符合儒家的某教义之类。课前导语分三步进行,一是解除师道尊严的压迫,说老师比你们“大不了几天”,所以“别不敢跟我说真话”,创造学生放大胆子说的言语空间。二是激发学生的言说欲望:“平时你们老说:‘您不了解我!’”,带点仿佛朋辈间的埋怨口气,言外之意是:也不能全怪我吧,不说出来我怎么了解你们哪!三是出题目:如果有人了解你们,你们打算怎么为人所用啊?从语用学角度看,导语用语平易而言外之意充足,点到即止,没有一点唯恐学生不懂的癗唆或卖弄学问的意味。
  加达默尔说“真正的谈话决不可能是那种我们意想进行的谈话”,而应该是“陷入了一场谈话,甚至可以说,我们卷入了一场谈话”,在谈话过程中“谁都不可能事先知道在谈话中会‘产生出’什么结果”④。孔子的导语要引发的就是这样一场谈话。学生们会说出什么,完全是未知的,与我们有时会听到的排练过或布置好的对话授课毫无共同之处。这是对话授课中最良好却也最难驾驭的状态,也是真正的对话授课的基本前提。所以课程的进行中孔子本人必然处于一种快速的、积极运转的思考中。这种课就属于苏霍姆林斯基所说的,课前几乎不用备却又是备了一生的那种课。素养低的教师,是绝不敢被“卷入”的。
  为“如果有人了解你(要用你)”这个条件所激发,子路站起来一通豪言壮语,说自己三年能把百里方圆、内忧外患中的诸侯国的百姓教导得英勇善战,明白事理。孔子无言,但微笑而已。
  冉求比子路谦虚一点,只设想治理方圆六七十里的小国,且只能做到解决温饱,礼乐教化还要等高手来。曾西华(赤)就更不敢吹牛了,首先声明说的不见得做得到,但愿意朝这方面努力:做一个诸侯盟会祭祀时管管司仪的最低级官员罢了。孔子仍然静听、不表态。
  在以上发言时,曾皙(点)竟一直在鼓瑟!似乎根本不听别人的发言,但是孔子却毫不介意,很温和地问:“点啊,那你怎么做呀?”点被问后,并不应声而起,还要再鼓弄几下(“鼓瑟希”),最后弄出一个“铿尔”的余音,才站起来。此等狂生,今日早已惹得老师不快了,而从点的表现看,这种“纪律松弛”的状态大概是孔子授课的常态。孔子并非在克制不快,而是喜欢这样的状态,他深知说真话必须有说真话的语境,这种状态下说的话,必不同于严厉的耳提面命之下低头拱肩所说的话。也正因为这种教育风范,孔子才能想被“卷入一场谈话”就能被卷入。细究孔子这种教学态度,颇能解除今天教师的此类苦恼:我的学生怎么净说套话,没有一点想象力和创造欲望?学生说假话套话,根子在教师没给学生创造“敞开了说真话”的语境。
  二、 教者将自己置于被启发、被引导者的地位
  曾点在这四个学生里,是个另类。他的作文完全是“跑题作文”。老师问的是如果有人赏识你你怎么干,他根本没理这个茬。而且先声明,我可跟他们想的不一样(请注意,他虽在鼓瑟,但是别人的发言都听了,而且也想好了自己的答案)。他的话里话是,老师不会欣赏我这种理想的。我们的大教育家则答道:“有什么关系,各言其志吗!”颇有小崔“实话实说”的主持风格。
  于是曾点就放心地把“跑题作文”说了出来:只想换上春装时,和哥儿们小子们洗个温泉澡,爬到高坛上吹干了头发,唱着歌回家。与“为人所用”没一点关系,看起来也似乎最没出息。
  出乎意外,老师激动了,竟然一声叹息,说:“我赞成点。”然后宣布“散课”。
  这个结果必定使点(应该也包括其他学生)百思不得其解,点这下子是非问个究竟不可了(原来上课也讲究用悬念的!)。他的疑问有二:对那三人的志向您怎么看?为什么子路同学一说完您就微笑?(这个鼓瑟的,其实上课很专心,连老师的微笑也没有放过!)
  于是老师私下对点谈了自己的想法,他们仨不过是各言其志,没什么不行的。只是子路既说以礼治国,要教导百姓懂事理,自己倒这么出言不谦虚,本身就不合礼数,所以不禁微笑。而另两位虽谦虚得多,其实志向并不小,言外有“大志未必要出以狂言”之意。批评了子路又只用一个微笑,这是许多老师都做不到的。
  对孔子之所以赞成点,后世颇有争议,比较权威的说法是当时孔子不得志,无法实现行道救世的理想,正有“乘桴浮于海”之心,此一时彼一时,所以点的理想正中下怀。我的看法不大相同。点其实并不是没有理想的人,但他的思路,是融教化世人于日常行为,而非“乘桴浮于海”的逃避和退却。既然孔子在听学生言志之际自己也在思考和比较,则必定会把自己行道救世的思路与点所说的理想联系到了一起,对往昔单走上层路线、企图靠统治者推行儒教的途径产生了怀疑,设想如果把礼乐从那样一个途径传播,在那样一个和谐、怡然的成长环境长大的青年,自然趋向于消泯社会的争权夺利之战,社会风气自然趋向于“仁”。点所陈述的生活事件之“小”,不妨碍孔子扩大理解为理想人生境界和理想治世境界之“大”。点所说的,只是一个行为,孔子所赞同的,已经是一个从民间普及儒教教义的规划了。
  这一个瞬间的想法,未必透彻,所以孔子没有讲下去,课后同点也没有讲赞成的原因,对这个感受,他还有待于认真的梳理和阐释。“这种进行过程中谈话的参加者与其说是谈话的引导者,不如说是谈话的被引导者”,因为“语言能让某些东西‘显露’出来”(同④)。在这节课里,孔子也是被启示、被引导者。之所以能从点的“跑题作文”中有所获,也正是因为他将自己放在这个被学生启示、引导的位置上,达到了所谓“有我在而无我执”的境界。
  师生对话中能包括概念和逻辑所无法包罗,无法搔到痒处的潜内容,在这种潜内容的发掘和对其继续概念化逻辑化的过程中,我们才能再进一步对心灵的蕴涵“去蔽”,通过语言材料消释、披露主观心灵世界的思索结果。
  三、 老师的意见不作为“终极评价”  

《侍坐》还包含了一个教育理念的疑问:老师是否有资格评估学生的人生理想?老师本人对人生的理解是否一定比学生透彻?每一节课要达到的效果,是否必须彻底地通明透亮?在《侍坐》中,每个人都用语言显露了自己的人生理想,并非一定按老师的意愿走,也并不那么在意老师的评价,或说,老师的赞成与不赞成,都不作为一种终极评价。孔子的教学实践,表达着与我们今天许多教师相反的教育理念,他对上述三个问题的回答都是否定的。用解释学的观点表述,就是,对问题的“每一种解释都带有选择性,因而都有某种片面性,即都只是历史地对事物‘某一方面’的理解经验的描述。但随着理解交往的不断进行和加强,这种理解的经验会由片面到全面、由个别到一般、由表层进入到深层。因此,仅在这个意义上,任何理解都是思辨的,都趋向辩证的”⑤。
  不妨称这种在对话交往中渐渐趋向最后,又始终达不到彻底的“去蔽”的理念为“对话辩证法”。
  在这一节对话授课中,师生们的对话中,的确符合加达默尔对言说所体现的思辨性的这种描述:“既包括逻辑性的东西,又包括非逻辑性的东西;既包括明指的东西,又包括暗指的东西;既包括已说的东西,又包括未说的东西;既包括语言中的东西,又包括言外的东西,等等。”⑥
  记得章熊先生在广西与中学教师座谈,曾出过一道阅读题,教师们思考后纷纷说出自己的想法并求标准答案,而章先生答,这道题没有标准答案,众人惊讶。其实,没有标准答案,往往是阅读、对话等等言说的常见形态。《侍坐》所谈论的话题,就是没有凝固答案的;且后人对《侍坐》文本,若仅按教学参考书,让学生将“表达了儒家‘以礼乐治国’的政治主张”的标准答案记诵下来,所得之少,完全可视为教学的失败。亦即说,将任何固定的语言看做事物的摹本,都违反了事物原型与表达之间应有的“一”与“多”的辩证关系。对话教学应该遵从的哲学规律是:“从原始的‘一’流溢出‘多’,其自身并没有减少什么,只是表明存在变得更丰富了。”⑦
  在《侍坐》中,“变得更丰富了”的,是对儒家的教义及其传播途径的认识。
  
  ①②③④⑤⑥⑦:何卫平:《现象学与辩证法的融合——析加达默尔语言哲学的特征》140页、127页、133页、129页、134页,135页,《现象学与哲学评论》,上海译文出版社。
  
  参考文献:
  [1]北京大学中国文学史教研室选注:《先秦文学史参考资料》,中华书局,1962年9月第1版。
  [2]何卫平:《现象学与辩证法的融合——析加达默尔语言哲学的特征》,《现象学与哲学评论》,上海译文出版社。
  [3]倪梁康:《现象学及其效应——胡塞尔与当代德国哲学》,三联书店,1996年3月 第1版。

 

试析《侍坐章》中的曾皙
黄国庆

《语文教学与研究(教研天地)》 2007年第9期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以下称《侍坐章》)现选入高中语文教材第一册,虽只有短短三百多字,但在语录体的《论语》中算得上是鸿篇巨制。本章叙事简洁而生动,人物形象栩栩如生,人物情态活灵活现。对本章的题旨,论者多认为应抓住曾皙所答的:“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以为此一回答与孔子大同社会的理想不谋而合,所以引来夫子由衷而叹:“吾与点也。”但细读本章,我认为这种观点大可存疑。《侍坐章》中的曾皙非但不能给人睿智的印象,反而让人觉得他是一愚顽之徒。
  首先,曾皙不懂孔子问志的真意。
  孔子问志的时间是一个很关键的问题。既是问志,当是夫子还不大了解学生的志向;问志于弟子,一是想知道弟子中有没有与自己有相同抱负之人,二是想求得人才以自助。如果《侍坐章》问志是发生在夫子返鲁之后,那此时的冉有忙于政,子路仕于卫,哪有机会郑重其事地在一起言志?即便偶然聚在一起,问志又有何意义?故问志发生的时间,最大的可能是夫子任鲁中都宰、鲁司寇前后。当时夫子年五十三岁左右,正是他在政治上有一方舞台,充满济世情怀之时。此时问志于弟子,是希望他们实事求是地道出自己的襟怀与抱负。
  明白了此一情境,那夫子问志的内涵就很清楚,夫子是问弟子们有何才能,能做些什么,能把国家带到怎样的境地。而曾皙所答的“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与夫子所问不正是背道而驰吗?曾皙说:暮春时分,穿上色彩缤纷的衣服,和五六个成人,六七个小孩,在沂水沐浴,在舞雩台上吹风,唱着歌回来了。一幅多么美妙的“暮春咏归图”,一个多么风清俗美、盛世承平的景象!但这样的景象又是多么空洞飘渺!此时的夫子满怀济世情怀,需要的难道是这种虚无飘渺、言不及义的“理想境界”吗?反观子路冉有公西华的回答,尽管志向大小不同,且答案每况愈下,但都有一个“实”,而曾皙之志,看似高渺,却只有一个“虚”。
  问题还在于对曾皙的回答,夫子失望之余却无法给出任何负面的评价,所以才会有夫子一面“喟然而叹”,一面违心地“吾与点也”的矛盾表现。
  其次,曾皙鼓瑟,对师不尊,于礼不合。
  《礼记·曲礼》云:侍于所尊敬,无余席。意思是说侍坐于先生,应该尽量靠近,不留余席才合乎礼节。《曲礼》又云:侍坐弗使,不执琴瑟。意思是说侍坐之时,不是老师要求,不得弹琴鼓瑟。
  《侍坐章》明言四人侍坐,其余三人都在认真听夫子问话,思考,回答老师提出的问题,只有曾皙一人在一旁兀自鼓瑟。《侍坐章》没有言明曾皙鼓瑟是否夫子所“使”,但在这样庄重的场合,夫子断不会“使”曾皙鼓瑟。夫子不“使”而曾皙鼓瑟,这是对师不尊,于礼不合。
  《曲礼》又云:侍于君子,不顾望而对,非礼也。意思是说:陪伴君子,在对答时要看着对方,否则便是失礼。《侍坐章》中在夫子问到曾皙时,他不仅没有“顾望而对”,反而“鼓瑟希”,又弹了几下,最后又重重地弹了一声“铿尔”,才站起来。曾皙的失礼是很明显的了。
  再者,如果曾皙专心鼓瑟那倒也罢,尽管对师不尊,也还有几分世外君子的风范,他的回答中的承平之世的景象也有几分打动人心之处。但这个曾皙鼓瑟而用心不专,一边还偷听师生之间的对话,一边还偷看夫子的反应。否则他用心鼓瑟又怎知夫子问了什么,其他同门学子又回答了什么,又怎知夫子对子路的回答有“哂之”的表现?曾皙偷听、偷看何其用心!而其鼓瑟又何其用心不专!这样一个鼓瑟不专、目无尊长的人,从他口中吐出的盛世承平的景象,又怎能让人信服是他的真实襟怀与抱负?!
  第三、曾皙在同门退出后继续追问,不义不智。
  在问志之后,夫子的喟然而叹和“吾与点也”,让其他三人感受到了孔子的反常、不悦,默然而退,而曾皙还陶醉在夫子“吾与点”的评语之中沾沾自喜,全然没有体会到老师情绪的变化,没有注意到夫子“喟然”的语气,因而问老师“夫三子者之言何如”。这句话的用意,本是要夫子将三人的话作一番评点,此时子路与冉有、公西华已体察为师之心,默然而退,唯曾发问,可见其愚。夫子向来是循循善诱的,对曾皙的发问,尽管已无心回答,但仍淡淡一句:“亦各言其志而已矣”——也不过各自说出自己的志向罢了。“而已矣”连用,反映出夫子的兴味索然。
  此时的曾皙,已感觉到老师情绪的变化,但他对这种变化莫名其妙,为何夫子前有“哂之”,后有“与点”,而现在对自己却又爱理不理?如果此时曾学学子路们,默然而退,还不失明智,但他此时明知不该问而还问,还一连三问,足见其顽。“夫子何哂由也?”“唯求则非邦也与?”“唯赤则非邦也与?”此时的夫子不悦更甚,但他仍耐着性子逐一回答。“为国以礼,其言不让,是故哂之”,相较于“不让”的考语,子路的回答替老师描绘了心中的蓝图,正是他成竹在胸的表现,大有舍我其谁的气概,故夫子之“哂”,应是对子路的肯定与褒扬,是同志者的意会。而用心不专的曾皙会错了意,还以为老师对子路的回答不满意。“安见方六七十,如五六十,而非邦也者?”“宗庙会同,非诸候而何?赤也为之小,孰能为之大?”此时夫子连用两个反诘之词,已含训斥的意味了,对前三子的愈加肯定,也就更显出他对曾皙非真正的赞同了。
  可悲的是曾皙死抱一句“吾与点也”,不明就里,一味要求得夫子进一步的肯定,他在同门退出后对老师追问不舍,可见他对同门不义,于己不智。
  综上所述,夫子问志之日,正是夫子在政治上满怀济世情怀之时,夫子之“哂”,是对子路的肯定与褒扬;夫子之“喟”,是对每况愈下的答案的无奈与失望;夫子“与点”,是失望之余的违心之言。而用心不专的曾皙不明白夫子的表现,仍死抱一句“吾与点也”,对老师追问不舍,足见他是孔门一愚顽弟子。
  
  黄国庆,中学语文教师,现居湖北天门。

 

由《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想到的
何晓归

《现代语文(教学研究)》 2008年第1期

    
  《子路曾皙冉有公西华侍坐》(以下简称《侍坐》)是《论语》中的名篇,只有短短的315字,却生动地给我们描述了这样一幅情景:孔子老师正在给四个学生上一堂生动的主题班会课,讨论的主题是“畅谈人生理想志向”,孔子一开场鼓励学生勇于发言,随后采用提问的方式,让学生各抒已见。每个学生课堂上陈述完毕,孔子老师适当点评,课后对学生进行了高度评价。
   众所周知,孔子是我们伟大的教育家,他的许多教育思想至今仍值得我们后人学习。《侍坐》中所描述的这堂课正是这位教育大师上课的实录,不仅体现了孔子的教育思想,也展现了孔子的教学风采。
   在我们的印象中,孔子讲学时必然是侃侃而谈,牢牢地掌控着话语权,他的话就是权威,就是真理,不容有半点的怀疑。他下面的学生一个个正襟危坐,鸦雀无声,洗耳恭听,惟恐有半点遗漏。其实不然,读完《侍坐》你会发现2000多年前的孔子上课是多么得生动活泼、趣味盎然。


  一、孔子老师没有独霸课堂,搞专制型的“你听我讲”的等级主义师生关系,课堂成了学生展现自我的天地


  纵观全文,学生在课堂上的讲话有120字,孔子在课堂上只讲了51个字,整个课堂四个学生畅所欲言,老师的点评寥寥数语。学生子路要用三年时间让一个中等的国家消除内忧外患,冉有立志要用三年时间使一个小国经济发达,公西华谦逊地表达了要做一个小小的国相的志愿,曾皙稳重而潇洒地描绘了自己以礼乐治国的理想蓝图。
  教师与学生在课堂上进行思想的交流,情感的沟通,人格的碰撞,使课堂成为学生尽情展现个人才能的舞台。


  二、循循善诱启发诱导学生的教学方法


  孔子讲学一开场就先打消学生的顾虑,积极鼓励学生不要迷信权威,“以吾一日长乎尔,毋吾以也”(因为我年龄比你们大一些,但不要因为这一点,就有话也不说了),鼓励学生积极发言表现。教学有方,难能可贵。


  三、对学生进行赏识教育


  孔子积极评价学生的课堂表现,放手让学生充分表现,不轻易打断学生发言,善于发现学生身上的优点并给予强化。当四个学生在他的启发下,一个个踊跃发言的时候,孔子只对第一个发言的学生子路微微一笑,对学生冉有、公西华当时未作评价,充分肯定了曾皙的观点,课后分别对四个学生每个人的闪光点给予高度评价。
  孔子不愧是伟大的教育家,教学中主题明确,重点突出,循循善诱,启发诱导,积极评价,难怪他老人家生前弟子三千,成名者七十二人,桃李满天下。
  一篇300多字的《侍坐》让我们目睹了孔子上课的风采,一篇300多字的《侍坐》,包含了孔子朴素的教育观。虽然时代在变迁,岁月在流逝,但孔子的教学思想至今仍熠熠生辉,闪耀着现代新型师生关系的思想光芒。
   (何晓归浙江省宁波市第九中学)


  评论这张
 
阅读(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