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项脊轩志》不宜删节  

2016-12-13 20:35:16|  分类: 高二课堂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项脊轩志》不宜删节

 

大漠霜天

 

    《高中语文教科书》(人教版)第三册选入了归有光的《项脊轩志》,这是作者散文的一篇优秀之作。后来的文人也都给予了很高的评价。

    归有光35岁中举,以后“八上春官不第”。这期间,他徙居嘉定(今属上海市)之安亭江边,读书谈道,教授生徒,学徒常数百人,称为“震川先生”,直到60岁第九次参加会试,才中进士。归有光的散文被誉为“明文第一”(黄宗羲《明文综序》),当时人称他为“今之欧阳修”。归有光曾斥责过王世贞为“庸妄巨子”,王世贞是明代后“七子”中成就最高、影响最大的诗人,并主持文坛二十多年。王世贞才力雄健,学识渊博,非同时诸人可及。王世贞晚年思想转变很大,赞赏归有光的散文如“风行水上,涣为文章,当其风止,与水相忘”,又说“千载有公,继韩、欧阳”(《归太仆赞序》)。王世贞的赞赏既说明了归有光文章的风格,又肯定了归有光在文学史上的地位。

    归有光的名篇《项脊轩志》在选入教材时,“殆有神护者”后边却被删掉了一段,原文是:“项脊生曰:‘蜀清守丹穴,利甲天下,其后秦始皇筑女怀清台。刘玄德与曹操争天下,诸葛孔明起隆中。方二人之昧昧于一隅也,世何足以知之?余区区处败屋中,方扬眉瞬目,谓有奇景。人知之者,其谓与坎井之蛙何异!’”《教师教学用书》说:“这一段是正文的最后一部分,作者以坎井之蛙自喻,自我解嘲。于议论中夹以感叹之词,内容虽不足取,但也和盘托出自己生不得志的感慨”。

    我认为:《教师教学用书》的评价——内容虽不足取,但也和盘托出自己生不得志的感慨——并不十分恰当,甚至可以说有一定的偏颇。

    其一,归有光的散文不是以重大的题材反映他所处的时代,而是通过记叙一些日常生活和家庭琐事,来表现母子、夫妻、兄弟之间的深情。他的这类散文,感情真挚自然,语言朴素流畅,细节真实生动,有诗一般的意境。他善于即事抒情,纡徐平淡,亲切动人,所谓“无意于感人,而寰宇惨恻之思,溢于言表”(王锡爵《归公墓志铭》)。王世贞称赞他的散文“不事雕琢而自有风味”(《归太仆赞序》)。《项脊轩志》即为代表。他在18岁时写作本文,借“蜀清守丹穴”与“孔明起隆中”二事作比,透露出今日辛苦耕耘,来日或尚可有所收获的自我期望,只是为了表达自己的志向而已。他相信自己的才华定会有施展之时,并且认为自己的住处虽然小一些,但“屋窄胸襟宽”,正如刘禹锡所说的“南阳诸葛庐,西蜀子云亭,何陋之有?”(《陋室铭》)

    其二,18岁的青年只是才刚刚踏入社会,接触社会,对社会的认识只能是较为肤浅的,也不可能受到什么压抑、打击,自己的志向尚未施展,那又怎么可能会表现出自己生不得志的感慨呢?

    其三,退一步说,即使是“生不得志的感慨”,也没有什么不可取的地方。生不得志的感慨是有才能的人在进取受挫后的一种叹惜之情,又是有才能的人对自己的才能能够处理好某些世事的一种确信。可以毫不保留地说:生不得志的感慨是具有济世安邦的水平和能力、又被迫蛰伏的有才能的人的一种专利语。归有光才华横溢,备受世人称赞,更受他所批评的人的称赞,从这两方面可以说明归有光的才华和能力,其不遇之境遇,别说他自己可以发感慨,就是我们也认为他有资格发感慨,甚至想替他发感慨。恢复原文的这一段话,可以使我们更清晰地看到归有光先生的志向、人格是与文章一样令人佩服的,也更觉得先生的亲切。古今一样,古人有感慨,今天的我们不也一样有感慨吗?(晋)刘琨《答卢谌书》“昔騄骥倚辀于吴阪,长鸣于良乐,知与不知也。百里奚愚于虞而智于秦,遇与不遇也”是为自己而发的感慨;《史记·太史公自序》“夫《诗》、《书》隐约者,欲遂其志之思也。昔西伯拘羑里,演《周易》;孔子厄陈、蔡,作《春秋》;屈原放逐,著《离骚》;左丘失明,厥有《国语》;孙子膑脚,而论兵法;不韦迁蜀,世传《吕览》;韩非囚秦,《说难》、《孤愤》;《诗》三百篇,大抵贤圣发愤之所为作也。此人皆意有所郁结,不得通其道也,故述往事,思来者。”也是借古代圣贤的遭遇而发的感慨,是为别人,也是为自己。归有光在明代有感慨,如果我们今天仍然不能理解、依然视为消极之语,那岂不是我们的悲哀?《项脊轩志》中的精华被我们抛弃,那我们又如何说真正地理解了《项脊轩志》呢?

    其四,就文章的结构而言,这一段正是前面的描写而后得出的“结论”,是对前面叙述的总结、升华,是“画龙点睛”,又恰恰是后面补记的“起因”。因为归有光在35岁中举后,才徙居嘉定之安亭江上,授徒讲学,不复回故里的。由此可以推知,附记当作于35岁之前,可能是迁居前由于翻检书箧,触及旧稿,引起了对亡妻深深的怀念,因而补写的。对亡妻的怀念也可能带有自身的感慨:即才华如此之高,仅刚刚中举。人在不满或不得意之时,会常常想起亲人的,因而想起了亡妻。如果没有这一段夹叙夹议,补记的文章就显得无法衔接了。

    其五,归有光后来的确出了名,成为备受世人称赞的文学家。桐城派的主要代表人物之一姚鼐认为,归有光直承唐宋八大家之后,元明两代除归氏外别无他人,并把他视为唐宋八大家和桐城派之间的一座桥梁。这个评价是符合实际的。按我们国家的习俗:人如果出了名,那么他年轻时所说的“豪言壮语”就是具有远见卓识的;人如果没有出名,那么他年轻时所说的“豪言壮语”就是大话、吹牛皮了。以此推之,归有光的话又何尝不正确呢?

    其六,历代的评论者在评价归有光时,都极为推崇他的这篇《项脊轩志》,可见这篇文章的成就之高。许多的古代文学作品的选本在选归有光的作品时,都无一例外地选了《项脊轩志》,而且都是全文选入,没有任何删节。旧版的中学语文课本在选编《项脊轩志》时是将本段删掉的,这很难说是正确的,但新版的中学语文课本在选编《项脊轩志》时仍将本段删掉,这不能说不是一个遗憾。一篇缺乏整体性的文章,又如何使学生体会作品的艺术成就呢?拿删节不当的文章让学生学习,就好象看被割掉象牙的大象,已失去了原有的风采。这会影响学生对文言文学习的兴趣,甚至会影响学生思维的发展。

    其七,归有光的散文源出于《史记》,取法于唐宋八大家,风格朴实,感情真挚。《史记》就是极注重整体性的史学名著,归有光在自己的文章中又怎能不注重整体性呢?过了十多年后,归有光在写附记时并没有将此段删去,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了本段的重要性。在“祖国山河一片红”的年代,八亿神州,谁人不晓《沙家浜》。然而其作者汪曾祺却声称是得益于四百多年前明代的一位文人归有光的《项脊轩志》,是《项脊轩志》影响着自己的创作风格。汪曾祺推崇的《项脊轩志》就是没有删节的《项脊轩志》。

    基于以上理由,笔者认为无论是从文章的内容结构而言,还是从了解归有光的角度而言,此段都不宜删去。笔者的教学实践也能证明了这个道理。笔者在连续十几年的五次讲授《项脊轩志》的教学(四次为旧教材,一次为新教材)过程中,均将本段恢复到全文之中进行学习。五届的学生对恢复本段的《项脊轩志》非常喜欢,教学的效果也非常好。我也曾问过每一届的学生,恢复原文的这一段与删去这一段相比,哪一个更好?五届的学生均回答,还是恢复原文的这一段更好。

    (本文完成于2002年)

  评论这张
 
阅读(7)|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