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美是用来抵抗生活平淡的

 
 
 

日志

 
 

【听孙绍振老师讲作文】:片面立论和语录堆砌  

2016-12-13 21:09:47|  分类: 高中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听孙绍振老师讲作文之五】:片面立论和语录堆砌

孙绍振

 

 从一篇高考作文“高分卷”谈“名人开会,名言荟萃”应试作文模式的弊端

 

 2012年高考作文评卷结束,不止一省出于某种胆怯,对作文试卷实行严格保密措施,外泄者以纪律严处。但是,在社会强烈的关切度面前,行政禁令显得脆弱异常,不到一个月,多省作文“优卷”赫然出现在《语文学习》上,并附有教师的评语。粗粗阅读之后,不禁心生忧虑,不论是作文,还是教师的评论,都暴露出了严重的问题,许多问题带有普遍性。乃随机抽样,以细读文本的原则来对之进行个案具体分析。

 

 某省的作文试题给出的材料是:“运动中的赛跑,是在有限的路程内看你使用了多少时间;人生中的赛跑,是在有限的时间内看你跑了多少路程。(冯骥才)”从命题来说,质量还是比较高的。题目提示了一对矛盾:一个是在有限的路程(空间)中尽可能花最少的时间,一个是在有限的时间中尽可能越过最长的路程(空间)。这有点接近美国托福作文命题原则:把相互矛盾的现象放在考生面前,迫使其全面思考,拿出自己的见解来。全面的立论应该是把两个方面都涵盖在论点(主题)中。但是,就目前披露的这篇“高分卷”而言,似乎并未抓住这两个方面,而是在一个方面片面展开。

 

 作文的题目是“生如逆旅,一苇以航”,给人以挺漂亮的印象。

 

 在《爱丽丝梦游仙境》中,那只西装革履的小兔子,一边飞奔一边看表,大喊着:“我没有时间了,来不及了。”此举映射现代人之嘴脸。我们生活的赛制被统一规划为运动场上的赛跑一般盲目,路程被定死,只需关注时间的毫厘之差。然而,生如逆旅,重要的并非时间的一分一秒,而是生命的纵横广远。

 

 应该说,这段文字相当精彩,至少有两个优点。第一,明确提出了自己的观念(主题):人生短暂(如逆旅),关键不在时间上争分夺秒,而应该在短时间中让生命有质量(纵横广远)。第二,这个论点不是以抽象的,而是以相当形象的语言表述的。但是,这个主题“生命的纵横广远”,究竟是什么意思,确切的内涵是什么,文章没有起码的解释。从上下文分析,“纵横广远”属于空间概念,批判现代人无视“路程被定死”,而痴迷于时间,忽略了空间,不言而喻的是生活的质量在赛程以外的空间。但是,文章并没有明确表述,因而主题显得含混。

 

 如同法国文学家左拉所说的俏皮话:“人生只有两分半的时间:一分钟微笑,一分钟叹息,半分钟的爱。”生而在世,最后尽归于圣经所言:“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只可惜飞驰出的熏心利欲,使我们聚焦于“时间”之上。凡是锱铢必较于时间,且以时间为标杆,成为王开岭先生笔下的“像流水线产品”一样的人生,起点与终点划定,毫无意趣。

 

 为了阐明前段的论点,文章举出左拉的格言“人生只有两分半的时间:一分钟微笑,一分钟叹息,半分钟的爱。”粗浅地说,这和论点生命的“纵横广远”在内涵上是可以有关联的。但是,文章并未把这种关联推演出来。议论文的概念,尤其是主题句的概念应该是非常精确的。句子之间的关键词的逻辑联系应该非常严密。生命质量在于空间的“纵横广远”,与例证的“微笑”、“叹息”和“爱”在逻辑上却没有关联。严密的思维要求把“纵横广远”和“微笑”、“叹息”、“爱”紧密地联系起来,这就需要把“纵横广远”加以引申,例如,可以这样说,“纵横广远”并不仅仅是物理的空间,而且是心灵的空间,心灵的空间是丰富的,不仅仅是时间上竞争的紧迫,而且是精神的丰富(包括“微笑”和“叹息”),还有与竞争相反的互助(其最高层次应当是“爱”)。

 

 接下去文章引用了圣经上的名言“他试炼我之后,我必如精金”,圣经上的“他”,在英语里是大写的,指的是上帝。被上帝试炼了以后,自己就如精金,和论点“纵横广远”,可以说是八竿子打不着,完全是思想控制不住语言,让语言干扰了、脱离了思路。接下去说:“凡是锱铢必较于时间,且以时间为标杆,成为王开岭先生笔下的‘像流水线产品’一样的人生,起点与终点划定,毫无意趣。”这种论断可谓片面到荒谬的程度。人的生命的质量固然有因时间所迫而失去内心的丰富和自由的,但是,与之相反,时间就是生命,人生的竞争取决于时间者比比皆是,不论是产品的创新、学术的发明、战事的胜算、策略的制定,每每取决于速度,取决于分秒之间。所谓先下手为强,捷足先登,寸阴寸金,都是从正面总结出来的人生智慧的结晶,而事后诸葛亮、放马后炮、吃后悔药,则是从反面对虚度时间者的批判。和文章中的“熏心利欲”,和珍惜“时间”则毫无因果关系可言,完全是第六个手指。

 

 论点为什么出现这样的片面、荒谬和混乱呢?

 

 其根源在第一段。作者在第一段就播下了种子。文章只抓住了题目的一个方面,可能是为了出奇制胜,一味强调争分夺秒就是生命质量的降低,把时间的争胜向消极方面绝对化地发挥:完全忽略了其积极方面。在固定的空间中尽可能缩短时间,也就是减少生命的消耗,这本身就是生命质量的提高。文章之所以如此武断,因为完全丢弃了题目的另一个方面:“人生中的赛跑则是在有限的时间内看你跑了多少路程。”生命苦短,时间有限,走出更长的路程,就是取得更高的成效,不言而喻,单位时间利用率越高,生命的质量越高。题目表述两个方面的语言貌似矛盾,其实在提高生命的质量上是一致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这个命题把统一隐藏在矛盾的背后,比之托福式的把矛盾明明白白地摆在考生面前,解题立意的难度显然更大。

 

 诚然,人生中的赛跑,是在有限的时间内看你跑了多少路程。何妨转换视角重新审视生活之道?现今作为无可避免地沦陷在被催稿的阴影之下的文学工匠,正是因为赶时间,桎梏住了源头活水——创造力;成百上千的科学工作者为饱满热情所驱使,不停地赶时间,抢速度,却始终比不上爱因斯坦的一个响指。反思之后,我们真该学习《月亮与六便士》的主人公查理,在众人低头争抢地上的“六便士”之时,抬头看见月亮,看见生命质量所在

 

 这一段论点接触到了题目的另一个方面,本来可以对矛盾中的统一加以发挥,但是作者笔锋一转,又回到前面的论点上去,这是议论文中常见的毛病,叫做论点徘徊、平面滑行。但是,这段文章更严重的毛病还在于,论据不真实。文学家被催稿,就一定会丧失创造力吗?鲁迅在他的学生孙伏园的不断催逼下,定期交出固定数量的文字,不是写成了现代文学的经典《阿Q正传》吗?如此例证,缺乏常识,不负责任,近于笑话。至于接下去说“成百上千的科学工作者为饱满热情所驱使,不停地赶时间,抢速度,却始终比不上爱因斯坦的一个响指”,好像爱因斯坦的成就,纯粹是心血来潮,如弹个响指一样招之即来,其实,爱因斯坦的成就来之不易。第一次考瑞士理工学院失败。大学毕业后两年(23岁)才被瑞士伯尔尼专利局雇佣。利用业余时间研究学术,直到1905年(26岁)5月完成论文《论动体的电动力学》,完整地提出狭义相对性原理,开创物理学的新纪元。这样艰巨的历程,却被作者歪曲为一个潇洒的响指。接下来文章说:“《月亮与六便士》的主人公查理,在众人低头争抢地上的‘六便士’之时,抬头看见月亮,看见生命质量所在。”本来举这个例子的目的是深化主题(生命的质量在于其“纵横广远”,而不在时间),可是例子的结论却是“生命质量所在”,质量在哪里呢?没有任何阐释。这个关键概念的空洞,造成了主题的贫乏。就例子而言,对毛姆小说中的“月亮”与“六便士”的关系,起码应该交代一下,六便士是英国最小的币值。据毛姆自己说,这本小说的书名带有开玩笑的意味。有一个评论家曾说很多青年人终日仰慕月亮,却没有看到脚下的六便士银币。毛姆喜欢这个说法,就用以作为书名。我们大抵可以理解为,应该追求一种审美的精神境界,不要痴迷于微不足道的六便士的物质。对上述胡编乱造的爱因斯坦的故事、对毛姆的小说文不对题的论断,评点教师却称赞其“故事的新颖性”,明明论点极其片面,评点教师却赞赏其“立论的辩证性”。这就暴露了教师不但知识贫乏,而且对辩证法的对立统一和转化这样的基本常识,根本就是一窍不通。

 

 如何应对“时间有限”的命论?自然是放下时间的焦点作用,关注内心,关注生命的纵横广远。

 

 生命的纵横广远,是本篇也是本段的主题,已经重复了第三次了,如果能比前段揭示出更新、更深的内涵,则有意义,然而文章快结束了,还如开头一样,只是重复宣布,论点又一次徘徊,而且比之开头更加空洞、更加武断了。

 

 圣伯夫形容苏格拉底与蒙田是“拥抱所有国家和所有时代”的……

 

 圣伯夫的话说得这么绝对,有没有片面性?本该反思一下,如果作者认为没有片面性,就应该有起码的阐明,苏格拉底和蒙田凭着什么突破了时间和空间的局限,居然拥抱了所有国家和时代?可惜,文章到此完全陷入了盲目性,论述到了完全不动脑筋的程度。蒙田和苏格拉底,起码就没有拥抱到孔夫子的时代,世界上几百种语言,起码有一半还没有把他们的书翻译出来,当然他们也就无从拥抱。

 

 对此,我们应该能够理解。不朽的灵魂方能在时间的方寸之境中突围,增加生命的韧度

 

 这两句,似乎将主题,生命的质量及其纵横广远有所发展,提出“在时间的方寸之境中突围”,然而,突围的目标是什么呢?如何突围?至于“生命的韧度”和文章的主题(生命的“纵横广远”)在逻辑上对不上口径,这和议论文中概念与概念之意要严密联系是直接冲突的。生命的“韧度”以及它和“纵横广远”的关系是什么,作者显然都心中无数。

 

 事实上,“事无两样,心有别”。

 

 引文没有点明出自何处,其实出自辛弃疾的《贺新郎·老大那堪说》(《全宋词》第三册第1889页)。“事”是指金人入侵,山河破碎。“心有别”指对待同样的“事”,志士痛心疾首,而偏安权贵却歌舞升平。其意味就是时间紧迫中的“突围”,不争朝夕吗?这么说,倒是那些偏安的权贵在国难当头之际优哉游哉有道理了。

 

 世界上不少伟大的创造,是由那些生命垂危的人完成的。

 

 这样的说法简直可以说是闭着眼睛说瞎话,世界上绝大多数的伟大的创造并不是由生命垂危的人创造的。立论到这样的地步,就不但是不讲理,而且是公然藐视常识了。

 

 试看台湾画家几米,便是在患病后幡然醒悟,不再为时间所困,而是拿起画笔,记录下生命的哀愁和更多美好的人情世故

 

 单独举一个例子说明论点,在逻辑学上犯了“孤证”的错误。其次,这个例子与前文爱因斯坦的例子直接矛盾,爱因斯坦的成功在二十几岁,并不在垂危时刻。议论文的起码要求是自圆其说,否则就是自相矛盾。直接相连的例证自相矛盾是很少的,行文距离较远,就容易顾头不顾尾。

 

 要想赢得掌声,就不能放弃更不能混世

 

 这个论断与主题并不统一,而是隐含着矛盾,主题说是不要斤斤计较于时间,而“不能混世”就是时光不能虚度。

 

 几米诠释着生活的真谛,生命不止是劳苦,生命更有诗意与远方。挣脱对时间的可怖迷信,方能体味世间风情与生命之美。

 

 这话不但武断,没有论证,而且又一次自相矛盾。挣脱时间的束缚,不为时间所迫,固然可能体味生命之美,但是,这位漫画家在垂危之际,在极端有限的时间里,不争分夺秒能够作出作者所赞颂的成就吗?

 

 凡心所向,素履之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正所谓生如逆旅,一苇以航,跳脱时间的束缚……

 

 “心向往之”、“生如逆旅”,与超脱时间的束缚,有什么因果关系?这里又犯了一个低级错误,就是观点与材料若即若离。

 

 我们也可以大声喊出:“在千千万万的束缚中,我却感受生命的拥抱。”

 

 从时间的束缚中解脱尚未充分论证,就想冲破千千万万的束缚,这完全是狂想。

 

 这样的文章,总结起来至少有如下毛病:第一,立论片面,武断;第二,连初级的论点与论据的统一都尚未达到;第三,论据胡编乱造;第四,论据前后相互矛盾;第五,论点前后不连贯;第六,文章越写越离题。议论文要求立论内涵明确,力求全面,避免片面,论点在具体分析中,在演绎过程中,保持一贯,不得跑题,但又不得徘徊重复,以层层深入为上,在深化过程中前后文的观点材料要严密统一,不得自相矛盾。这样的要求此文均未达到。即使考虑到当前中学作文实际水平,再考虑到文章的语言相当通顺,放宽尺度,以百分制计算,最多也只是七十分左右而已。令人忧虑的问题在于,不但该省的阅卷教师给予了高分,而且远在河北的教师也如此这般地称颂不已。

 

 原因在哪里呢?我想,首先,教师的水平与其职责太不相称;其次,之所以产生这样可悲的现象,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教师们被这篇文章中的许多花言巧语迷惑了。当前流行着一种作文应试模式,叫做“名人开会,名言荟萃”。一篇只有八百字的文章,引用了至少六位名人:苏格拉底、蒙田、圣伯夫、左拉、毛姆、爱因斯坦,引用的名著则有《圣经》、《爱丽丝梦游仙境》、《月亮与六便士》。除此以外,还有未点名的,辛弃疾的词。还有“一苇以航,生如逆旅”,这是禅宗的典故。达摩来华,晋见梁武帝,话不投机。渡江北上魏都洛阳,没有船只,乃虔心借一苇以渡江。而另一和尚神光,因为不够虔诚,借一梱芦苇亦不得渡。还有“凡心所向,素履之往,虽不能至,心向往之”,出自七堇年《尘曲》的《代序》。意思是凡我心所向往,就是穿着草鞋,也能到达。生命就像天地间的旅舍(典出李白“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哪怕大江在前,也可以像达摩踏一支芦苇从容渡过。其精神实质是虽然生命苦短,客观条件简朴,然而只要有达摩的精神,即可达到理想境地。这个引文的实质,只在信念,不在时间,和作者的主题风马牛不相及。

 

 在这么“丰富”的权威语言和典故面前,教师可能有点眼花缭乱。殊不知,所有这些引文,就算是没有胡编乱造的,没有错误的,也都是他人的,是在不同时代,针对不同现象而发,其间并无现成的逻辑联系,因而是没有生命的。引用这些名言的作者的任务是将其消化,使其转化为自己的,起码应该将其以内在逻辑贯通起来。这就需要对之有所分析和批判,建构起自己独特的观点和思路。但是,作者引用权威语录一味贪多,有些是一知半解,有些又含而混之肆意混淆,将不同意味的话语硬性铺排一番,编造了一个权威话语的迷魂阵。虽然眉毛胡子一把抓,但其“丰富性”却让迷信“名人开会,名言荟萃”的改卷教师产生某种自卑感,结果是眼大无光,把黄土当成金子。

 

 这就提醒我们,议论文教学和文本解读有相通之处,那就是要对文本个案作细致的分析。但是,议论文教学理论比之文本分析更加贫乏,联系到近来《语文建设》上对议论文“论点、论据、论证三要素”的某些批判文章,似乎对其根本精神,亦即论点与论据的统一未能充分地联系写作实际作细致的具体分析,并加以发展。从本文来看问题不仅仅是论点和论据的不统一,而且是论点与论点的不统一,论据与论据的不统一,观点的内涵在擦边中、在错位中转移,材料前后隐含着自相矛盾。议论文是理性的科学性思维,观点的高度客观性、严密的统一性是其生命,而在这里显而易见的混乱和荒谬却被权威语录和典故的表面连续掩盖了。


在学生原有的基础上有效地提高

 

——评刘春文老师的一堂作文课

 

孙绍振

 

 写作的至境本该是生命存在的表现,但是,大学写作教师多数并不热爱、也不长于写作,只是无奈地接受命运的安排,把写作视为生命的点缀。从大学中文系毕业的学生,到中学教写作本来就没有什么本钱,加上中学语文课本又受大学教材的影响,甚至比大学教材更加教条,更加僵化。

 有一个被寄予很高期望的语文课本,算是勇敢地将写作进行了独立的单元系统设置:一、写景;二、写人;三、抒情;四、议论。在表面上很成系统,实际上连逻辑的分类都犯了交叉的毛病,在理论上则更显幼稚。世界上哪里有纯粹写景而与抒情绝缘的文章?写景就不能写人,写景写人难道就不能抒情和议论?执笔者的逻辑概括力薄弱到连王国维的“一切景语皆情语”,连情景交融、情智交融这样的常识都不清楚。当然,这样的状况并不是中国特有的,美国大学里所有系科都要必修的写作课,其理论基础和实践的操作性,并不比我们强多少(所以至今罕见译本)。

 

 中学写作面临的严峻挑战在于:和数学物理化学教师不同,没有世界共识的理论基础,不能指望全世界大学教师不能完成的理论建构任务,由中学教师来完成。

 

 把写作教学建立在学科理论和操作系统坚实的基础上,这当然是我们的理想,但那可能是遥遥无期的空想,一代甚至数代青年在等待中被贻误是难以逃避的现实。从纯理论的角度观之,写作教学的现状和前景都可能是相当悲观的。虽然绝大多数语文教师都在遵照传统教学生写作,但富有创新精神的老师还是为数不少的。正因如此,我对中学作文教学的成效并不悲观,此番看到刘春文老师的这本著作更增加了我的乐观情绪。

 

 不但因为她在本书中雄辩地展示了令人印象深刻的成效,而且以其全部实践拓展了写作教学的思路。她和许多作文教学名师类似,从写作实际出发,在学生原有水平的基础上,适当参照理论在反复探索中实现提高。她有理论,其理论特点不是从什么权威那里批发来的大前提,而是从实践经验中进行总结概括。她在前言中说到她的“课题探究的主要着眼点”时说:要“走出作文教学的尴尬处境”最根本的是改变作文教学“先教后写”的模式,代之以“先写后教”的“微格训练”模式。这种模式的主要特点,并不是“微格”(通常所谓的“小作文”),因为这仅仅只是量问题,决定这种训练模式性质的是“先写后教”。从表面上看,这不过是个先后顺序的操作性调整,但实质上这里有个根本性的理论原则:“先教后写”,是先有教师的主导理念,学生难免被动追随,其主体性很可能受到限制;“先写后教”则是先有学生的实践,教师“基于学生习作现状来制定作文起始教学”。这样做的意义首先是有的放矢,不至于陷入空论。刘春文把这种做法提到“回归写作的本源”。这是有根据的,这个根据不仅仅是经验性质的,而且是哲学性质的,那就是理论指导与实践的关系。一是,其有效性在于从实际出发;二是,在实践中检验、修正、提高。

 

 在具体教学策略上,刘春文打破了一般作文教学“学生写作,教师批改”的传统模式,勇敢地把实践精神贯彻到底,将写作教学的重点放到了作文的修改中去。她的修改采取多种多样的形式,把学生自改、互改,甚至网络修改和教师的指导修改结合起来。如果要说有所发明的话,这可以称为一大发明。可喜的是这个发明在教学实践中,经受住了检验,取得了相当明显的效果。由于是微格性质的训练,成效立竿见影,令人惊异。在反复修改中,在多次实践中获得的经验十分宝贵。最能说明其教学化无效为有效的是把范仲淹的词改写为散文的一堂课。

 

 教师先让同学阅读范仲淹的《苏幕遮》,然后问学生描绘了哪些景物,想象得出诗人在做什么?学生最初只能说一些景物:碧蓝的天空、纷纷飘零的树叶、远山、湖水、芳草、斜阳。看到这里,我不免替教师担心起来,如果以此为满足,这首词就不可能有任何生命情感在流动了。幸而教师没有受我在前面批评过的把写景和抒情绝对分割设计的束缚,特别提醒学生“当时诗人的内心”如何?学生马上体会到了“抑郁之情”,很快得出了“借酒消愁”的结论。老师顺势总结道:借酒消愁愁更愁,喝下去的酒都化作了思乡的泪水。在此基础上,教师让同学用散文笔法写下来。

 

 学生展示的作品是:

 

秋天到了,天气晴朗,空气清新,风儿吹拂,树叶从树上飘零下来,天上还漂浮着几朵薄如蝉翼的云彩,秋风一吹,波上荡起了层层涟漪,水面上浮起了烟雾,透着丝丝凉意。

 

 这说明,虽然阅读时学生体会到了词作的悲凉之情,但在写作时,却没能用语言把悲凉的意味表达出来。教师没有庸俗地表扬,而是坦率地提出补充:如果能调整一下语序,穿插作者看到眼前的景色时的一些心理活动,融情于景,那就更好了。

 

接下去,另一个学生朗读自己作品:

 

山峰连绵不断,远处水天相接,融为一体,芳草萋萋,好似没有感情,更是在夕阳之外了

 

 老师在肯定了这段文字的一些优点之后,委婉地提出了改进意见,这里的“芳草”暗指故乡,草儿绵延到天边,其实就是指家乡远在天边。

 

 于是该学生在老师启发下就有了下面的文字:

 

远在他乡的游子在思念家乡,追逐旅居异地的愁思连绵不断,长夜漫漫,除非是好梦才会令我安然入睡。

 

 教师显然感到学生还没有感受到核心,于是问:为什么睡不着觉?生:因为思念家乡。教师指出:“这是一种浓得化不开的乡愁。所以,在描述作者乡愁的时候,感情还可再深厚、沉重一些。”这时,教师让另一个学生朗读自己的作业:

 

我独自一人在高楼上休息,借酒消愁,愁更愁,心中无限思念家乡,却只能泪流满面

 

 教师紧追不舍,指出学生写了高楼但是忘却了引起乡愁的“月亮”这一意象,指出:“登上高楼,月圆人不圆,更能烘托出诗人内心的孤苦。传达出的是对家乡亲人的思念。”最后教师要求同学修改自己的文章:

 

 第一位同学:

 

秋天到了,都说“天凉好个秋”,空气中也弥漫着阵阵寒意,这寒意浸透着河水,水面上腾起凉丝丝的薄雾,似是江河迷蒙的眼泪。难道它也在为我的遭遇哭泣流泪?抬头望去,天高云淡,碧空澄澈,无奈落叶枯黄,飘零满地,再好的秋色,在我的眼里都是如此的萧瑟、悲凉

 

 老师问学生:“你觉得跟第一次比较起来有什么不同吗?”

 

 学生回答说:“我加进了诗人内心的感受,而且在景物的描绘上也融入了作者的情感。”

 

 第二位同学:

 

夕阳西下,落日的余晖映得万山红遍,水天相接之处,水天一色。收回目光,看见岸边的芳草,不顾深秋的来临,依然充满生机,芳草烂漫,一直绵延到天涯,似乎比斜阳更遥远,我的家乡应该也在那边吧

 

 第三位同学:

 

夜色能笼罩住乾坤,笼不住漂流在外游子的魂灵,斩不断思乡的情思,撇不开羁旅,日日感伤挥去了夜夜的睡意,长夜难寐,只要一合上眼皮,便会梦见与亲人团聚。半夜梦醒,格外凄苦,唯有缥缈的好梦才能让我安然入睡

 

 最后一位学生:

 

我登楼远眺,明月皎洁,反而让我倍感寂寞与怅惘。于是,我不由得端起酒杯想一舒愁苦的百转回肠,谁知,酒入愁肠都化作了相思的泪水,幽幽地滴落胸前

 

 接下来布置作业:把四位同学的四个片段组合成一篇完整的文章。

 

 显然,学生的微格作文在短短的一堂课上取得了明显的进步。刘春文和她指导的教师们就这样开拓了一条作文教学的新路,这条新路的价值,不仅在于取得了立竿见影的效果,而且在于把阅读和作文结合得这样紧密。仅仅是在口头上理解了文本,还可能是不完全的,真正的阅读理解应该是在写作中得以落实。这个经验真是太深刻了。从哲学上说,这个写作原理,不是从宏大理论的演绎中产生的,而是在写作实践中反复概括,反复检验中确立的。

 

 正是因为这样,我并不把写作教学的希望寄托在大学教授们在某一天拿出系统的理论来,而是把希望寄托在像刘春文这样的语文教师身上,她们不拘囿于传统的教学法,善于从教学实践中不断摸索、不断总结规律。归根结底,理论并不是来自理论,而来自实践经验的升华,理论的权威并不在于自圆其说,而在于为实践所证明。当然,从经验直接上升为规律,并不是绝对完美的,因为经验与理论相比,毕竟是比较狭隘的,故适当的理论修养在这时就显得尤为重要。

  评论这张
 
阅读(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