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无事不出门,有钱便买书

 
 
 

日志

 
 

如何驾驭好欲望这匹野马  

2016-12-04 16:08:18|  分类: 历史细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欲望的好处显而易见。首先,它能造就英雄豪杰。

 

  《史记·高祖本纪》载,刘邦见到秦始皇出游的壮观场面,艳羡之极,这位天字第一号的野心家稍不留神便说漏了嘴:“大丈夫当如是也!”《史记·项羽本纪》中,项羽见到秦始皇出游的壮观场面,更是豪气干云,这位天字第一号的角斗士大言不惭地说:“彼可取而代也!”王侯将相本无种,在权力欲望的煽惑、怂恿和驱动下,狂野村夫也敢生出非分之想和觊觎之心,秦始皇一厢情愿要传诸万世的铁桶江山遭遇各路好汉的强劲挑战,不过二十多年就士崩瓦解了。

 

  中国民间谚语说得好:“狗嘴虽小,却想吞食天上的月亮。”欲望就是这样一张狗嘴,只要主人有能力有办法使它高倍数扩张,最终吞食一个月亮,吞食一个王朝,此等奇迹都是完全可能发生的。项羽做了威震天下的楚霸王,刘邦做了汉朝的开国君主,这是一清二楚的事实。

 

  其次,欲望能造就艺术家和文学家。

 

  情欲使荷兰画家凡高饱尝痛苦,深陷迷狂,但他犹如瘾君子特别依赖“魔鬼的龙涎香”。他不顾旁人的劝阻,可以冒雨步行二十多里地去探望自己爱恋的表姐凯瑟琳;他不在乎外界的鄙视,可以与一个性情乖戾的老妓女席恩厮混两年时间;他用利刃割下右耳,用子弹洞穿生命,只求泄去情欲的洪流。惟其如此,凡高的激情才能从内心径直奔注到画布上去,变成炫目的色块,洗亮世人的眼睛。

 

  俄罗斯最具天赋的小说家陀斯妥耶夫斯基嗜赌如命,但他在赌桌上是个大输家。当他一贫如洗,百无聊奈时,才会“用孤独深深地掩埋自己”,发疯似地创作长篇小说。他渴望赢到堆积如山的金钱,却赌运极差,一输再输,他至死也不明白这样一个事实:为何别人的金钱能够生儿育女,自己的金钱却无法繁衍子孙?欲望最终还是暗地里成全了他,可不是在赌桌上,而是在书桌上,他的长篇小说几乎每一部都堪称经典。

 

  中国古代的哲学家悲天悯人,他们多半只看到欲望的负面和暗面,即残害性灵的那一面。老子的言论颇具代表性,比如“知足不辱,知止不殆,可以长久”,又比如“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都是教人知足常乐,不要另生非分之想,以免招灾惹祸。应该说,这种思想有它积极的一面,对于欲望膨胀的强者来说,它是神效的醒酒汤;但这种思想的消极性也十分明显,对于欲望寡淡的弱者来说,它是烈性的催眠药。

 

  在此,我斗胆修正一下老子的思想,使之更切合实际:富贵强人该当知足,知足方能惜福,惜福方能安泰;贫穷弱者该当不满,不满方能进取,进取方能成功。同样是骑着欲望这匹野马,二者的策略理应有所区别,强者要低调小心,弱者则要高歌猛进。

 

  世间的大成功者无一不是驾驭欲望的超一流骑手,其中第一等骑手令人心仪,第二等骑手令人心折。

 

  第一等骑手公而忘私,诸葛亮为国为君鞠躬尽瘁,死而后已,为己为家则所求无多。他在上后主刘禅的表中写道:“成都有桑八百株,薄田十五顷,子弟衣食自有余饶……若臣死之日,不使内有余帛,外有赢财,以负陛下。”身为堂堂蜀国丞相,诸葛亮集政权、兵权和财权于手中,如此自奉甚俭,强抑私欲,不让它抬头伸足,确属万世楷模。

 

  第二等骑手公私均衡,曾国藩为清王朝竭忠效命,历尽千难万险方始大功告成,同时他也为曾氏家族的繁荣昌盛绞尽了脑汁,光是在公务之余不厌其烦地写那么多苦口婆心的家书,事无巨细全要过问,就极不容易。曾氏子孙人才辈出,至今六世而不衰,这肯定与他的言传身教息息相关。

 

  普通人极难做到诸葛亮那样公而忘私,也很难做到曾国藩那样公私兼顾,但我们至少可以把握一个原则,别让私欲将公心践踏在脚下,别让私欲超出可控制范围,慎用私欲这柄双刃剑,别让它砍中自己的脖颈。

 

  浏览数千年中国历史,我们不难发现这样一个冰冷如铁的事实:至少有百分之八九十的超级强梁是被膨胀的私欲推至绝境,因而万劫不复。

 

  汉武帝手下的强臣主父偃才智超卓,能令一代雄主相见恨晚,他所提出的“推恩术”极大地削弱了藩王势力,稳定了汉朝的国势。然而主父偃为人阴狠,心胸狭窄,眦睚之怨必报,而且公然受贿,欲壑难填。他曾对人放出豪言:“大丈夫生不五鼎食,死即五鼎烹耳。吾日暮途远,故倒行暴施之!”主父偃说到做到,他明知汉法严苛,但为了实现自己荣华富贵的预期目标,竟无所不用其极,结果呢?便是树敌如麻,最终招致杀身灭族的惨祸。

 

    欲望的野马一旦脱缰,结局无非两种:一是骑手被坐骑抛下马背,跌得满地寻牙;二是坐骑竭力而亡,骑手成了荒野中的孤魂野鬼。无论是哪种情形,都颇为不妙。罔顾祸患的骑手把鞭子扬得越高,欲望的野马便越容易颠踬。奇怪的是,许多选手无视前车之鉴,纷纷重蹈覆辙。细想来,原因只有一个,那就是利令智昏。

  评论这张
 
阅读(5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