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美是用来抵抗生活平淡的

 
 
 

日志

 
 

那一口两千七百岁的黑锅  

2016-12-04 08:06:46|  分类: 高一课堂设计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一口两千七百岁的黑锅                         

——关于《氓》人物形象及主题意义的再认识

江苏省仪征中学(211900)刘祥

                       

在为数众多的解读文字中,《诗经·卫风·氓》的男主人公氓,都被定性为虚伪、狡诈、薄情、始乱终弃、背信弃义之徒。有的解读者,还采用了逆推法,由氓后期的表现,逆推出氓最初对女主人公的情感,也属于“假老实”、“假温情”、“假忠诚”,认定氓在“用虚伪的手段,欺骗一位天真美貌的少女,获得了她的爱情、身体、劳动力、家私”。这位解读者还从阶级属性的角度,将氓的行为上升至阶级压迫的高度,认为“氓是夫权的代理人”,氓和女主人公,“从夫妻关系而变为压迫与被压迫的关系,透露了男尊女卑、夫权制度的社会现实”

我不反对所有针对氓的家庭暴力的批判,却不认同全盘否定式的粗暴定性,更反对将氓的行为上纲上线至身份属性、阶级属性的层面。我认为,很多的解读文字,将太多的莫须有的罪名强加给了氓,让氓背负了并不属于他的黑锅。

一、被告缺席的道德审判

本质上说,《氓》叙述的是一场家庭矛盾纠纷。在这场矛盾冲突中,女主人公成了被侮辱、被侵损的对象。跟普天下所有的被侮辱、被损害者一样,女主人公当然心有怨愤,需要找人倾诉,找地方说理。于是,便形成了《氓》。《氓》可以看成女主人公对邻家大婶的哭诉,也可以看作女主人公在家族会议上对氓的“恶行”的揭发,还可以看成地方法庭调解会议上的申诉。不论属于何种形式,需要读者注意的,都在于诗歌中呈现出的仅只是女主人公的一面之词,而一面之词,就难免存在着朝向利己的一面进行“善”的夸张,朝向损他的一面进行“恶”的放大的特性。

现在,让我们把目光暂时锁定在诗歌本身,研究一下女主人公呈现给我们的这起“案件”:

《氓》全诗共六章,每章十句。前两章,女主人公追叙自己由初恋而定终身,进而陷入情网,最终与氓结婚的过程。第三章,以桑起兴,暗喻初嫁时的润泽,暗示新婚的甜蜜幸福;接着,借鸠之贪食桑葚而醉,抒内心懊恼之情,慨叹自己不该过分沉溺到对氓的爱恋中。第四章,进一步指责氓,认为氓因为女主人公年长色衰而变心。第五章,追叙婚后的辛劳、被虐和兄弟的讥笑,自伤不幸。第六章,叙述幼年彼此的友爱和今日的乖离,誓言和氓在感情上一刀两断。

如果仅以女主人公的诉说作为“案件”的定性依据,那么,诗歌中的氓,确实有许多难以宽恕的恶行,值得当时以及后世的亿万读者群起而批之。然而,就像当下社会中夫妻双方吵架后闹到长辈或者司法机关处一样,又有几个人不是从有利于自己的角度有选择地叙述“案情”呢?在女主人公的诉说中,氓除了首尾两处恋爱时节属于正面形象之外,其余完全是一个虚化的、可以任意描摹的负面形象。这样的形象,也就存在了无限的可曲解性。

有这样一些信息,被女主人公自觉或不自觉地遮蔽了:氓在家庭生活中到底充当着什么样的角色?氓只是爱女主人公的青春美貌?氓真的对女主人公的容颜衰老十分在意?氓真的因为女主人公容颜变化而不再爱她了吗?当女主人公起早贪黑的操持各种家务时,氓在做什么呢?……

这些信息的缺位,使得再聪明的读者,也难以客观公平地审清女主人公的申诉。而答案的不确知性,又反过来推动了主观臆测的盛行,于是乎,才会有了缺席判决,并且是缺乏事实依据的缺席判决。这样的判决,固然可能有正确的时候,但更多的时间,却注定会造成冤假错案。

二、婚姻是爱情的坟墓?

有没有这样一种可能呢?当氓和女主人公由爱情而步入婚姻殿堂后,日常的柴米油盐,逐渐取代了花前月下的卿卿我我。氓就如千百年来无数个男人一样,不再给妻子送鲜花,不再记得妻子的生日,不再渴望着拥抱妻子,亲吻妻子,不再在意她的一颦一笑,甚至不再在意她的疾病和憔悴。但女主人公却依旧浪漫着,依旧憧憬着让每一天都如恋爱季节那样温馨美好,总希望把寻常生活经营出“言笑晏晏”的无限情趣。于是,便形成了矛盾。

这样的可能性并非不存在。从女主人公牢记着“氓之蚩蚩,抱布贸丝”和“总角之宴,言笑晏晏”的细节看,女主人公的内心中,不知多少次地回味过这些幸福时光呢。而女主人公抱怨的“士贰其行”、“二三其德”,也不见得就是部分解读者所抨击的“变心”、“始乱终弃”,从正常夫妻关系的视角看,理解为女主人公在抱怨氓不像恋爱时那样在意自己了,似乎更合乎人情人性。恋爱的时节,氓一定会像古今中外的绝大多数男青年一样,为了讨好女主人公,说了很多的甜言蜜语,许下了很多海誓山盟。那些恋爱中的承诺,一旦到了具体的婚姻生活中,又有几人能够完整兑现。

有一些解读者,依凭了“抱布贸丝”四个字,把氓的身份确立为走南闯北的商人,认为婚后的氓四处经商,把家里家外的一切事务都交给了女主人公。商人“重利轻别离”的本性,使得女主人公长期处于独守空房的生存状态中,时间长了,女主人公难免心生幽怨,家庭矛盾也就在所难免。

这样的身份认定,显然缺乏足够的证据。由《氓》所体现的社会环境和常态化的生活情境,很难推定氓到底是一位普通的农人、商人,还是城市平民。《氓》中,女主人公诉说的诸多婚后不幸,都和家庭劳作紧密相关。在生产力相对低下的春秋时期,这样的劳作,似乎更倾向于男耕女织的农家生活模式。

且不论氓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身份吧,要探究氓和女主人公婚后的生活状况和情感发展变化态势,氓的身份固然会对他的情感和生活产生一定的影响,但更大的影响,还是来自氓在婚后家庭生活中的表现,来自他对女主人公的情感态度。

如果氓在婚后啥事也不做,所有的脏活累活全都驱使女主人公去做,而且还恶语相向,甚至拳脚相加,那么,氓当然应该被抨击。如果氓也同样操劳,甚至为了家庭的日子能更富裕些,在外面承受更大的劳苦,日复一日地辛勤劳作呢?那样的话,至少不能将氓定性为“假老实”、“假温情”、“假忠诚”。

另一种可能性,同样存在:女主人公完成了由浪漫少女到他人妇的身份转换之后,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了家庭劳作之中。她每天乐此不疲地忙碌着,双手粗糙了,皮肤干燥了,头发不再光亮了。她以为这样的劳作,就是生活的全部。可是,她却发现氓总是抱怨她不再像恋爱时那样注意收拾打扮,氓甚至还总要拿邻居家的漂亮媳妇说事儿,总会对女主人公说:“你看看你,整天就知道穷忙,也不收拾收拾,都成黄脸婆了。你怎么不像对门的那家媳妇学学啊,看她多懂生活,多有情调啊。”这样的话,听了两三次后,女主人公心中便泛起了嘀咕:他干嘛总是说我不好,夸邻居家的媳妇漂亮?我每天任劳任怨地操持这个家,他不但不领情,还这样说我,看来,他变心了,不爱我了。

当然,还可能存在着第三、第四直至第N种的假设。只是,在只有女主人公独诉的诗歌中,一切假设,都无从考证。

可以考证的,只有女主人公的悲伤和决断。这悲伤中,满含着委屈和愤懑。而这决断,却又并不见得出自真心。悲伤中的女性关于爱情和婚姻的一切毒誓,极有可能是说完了,也就作废了,全不能当真。当女主人公脑海中还在不断浮现恋爱时的美好情感时,她的心,就没有真正死去。

三、此情可待成追忆

退一步而言,就算氓真的不再爱女主人公了,也无法逆推出氓当初对女主人公的情感就是虚假的,更无法逆推出氓和女主人公之间存在着严重的夫权压榨。从古至今,由情投意合而结合,因彼此猜忌或失望而分手的夫妻不胜枚举。鲁迅先生在短篇小说《伤逝》中塑造的涓生和子君两位主人公,当初经历了那么多的艰难才走到了一起,最终不还是因为生活的重压而消失了爱,彼此分手?婚姻生活中,爱的消逝不见得是因为某一方从一开始就存心欺骗,更多时候,是缺乏日常生活中的相互呵护、相互搀扶。

《氓》成诗的年代,男女之爱并不一定就如部分解读者所猜想的那样有了尊卑观念。仅由《氓》中女主人公的倾诉,便认定《氓》“深刻地反映了古代社会妇女在恋爱婚姻问题上受压迫和损害的现象”,体现了“男尊女卑、夫权制度的社会现实”,其实是一种误读,是将后世的封建时代的纲常观念前移到了《氓》形成的春秋时代。这一点,《诗经》中的其他爱情诗歌可以作为佐证。

在《诗经·邶风·静女》呈现出的亮丽情感中,聪颖而顽皮的女主人公和木讷而痴情的男主人公之间,女主人公似乎完全把握了爱的主动权。这种纯洁得近乎透明的爱情,哪儿有丁点的尊卑观念和夫权制度?完全就是一篇现代版的自由恋爱故事。而诗歌中“爱而不见,搔首踟蹰”的男主人公,和《氓》中“不见复关,泣涕涟涟。既见复关,载笑载言”的女主人公又是何其相似。

另一首更为大胆、更为炽热的爱情诗歌《野有死麕》,更是以“舒而脱脱兮,无感我帨兮,无使尨也吠”的叙述,生动地描绘出少女和猎人一起走向密林深处的独特心情:轻轻地走,慢慢地走,不要急躁,不要碰我腰间的围裙,不要惹那黄狗吓人地汪汪叫。在这样的爱情诗歌中,“先民们的天真烂漫和心无杂念,如同狂风暴雨洗后的天空,高远而纯净地呈现在我们面前。《诗经》里面充满了生命的欢欣,充满了野性、活力、大自然和美。”从这样的诗歌中,哪里能读出男尊女卑和夫权制度呢?

将《氓》放置在《静女》《野有死麕》共同的时代背景下重新审视,便可以发现,《氓》前两章所表现的恋爱生活,和《静女》《野有死麕》呈现出的这种纯净透明的情感并无任何差异。也只有这样的纯净,才会让《氓》中的女主人公念念不忘,才会反衬出后来的婚姻生活的贫乏。

四、只是当时已惘然

把《氓》定位为弃妇诗,不知是什么人的发明。在《氓》女主人公的自述中,虽然有“女也不爽,士贰其行。士也罔极,二三其德”和“言既遂矣,至于暴矣”的倾诉,但由此而推定氓遗弃了女主人公,还是太过牵强。《氓》时代是否有男女平等的理念,似乎并无确论,然而,即使是在当下社会,在最倡导人权意识的文明环境下,家庭矛盾冲突依旧无法避免。很多的夫妻,争吵了,打架了,却并不代表着就有一方被遗弃了。民谚所说的“天上下雨地下流,小两口打架不记仇”,说的正是这个理儿。生活中常常就有这样的夫妻,出现矛盾后,各自历数对方的种种不是,赌咒发誓要离婚,但要不了几天,却又如胶似漆了。倘若就因为偶然间听到了某一女子对同伴数说自己丈夫的种种不是,便认定她是一个弃妇,未免太过孟浪。

受社会生产力发展水平和特定时代文化的影响,《氓》时代的男女,在两性关系的表现上,远比后世封建王朝时期要张扬、开放得多。这其中,当然无法排除含蓄、内敛,但即使是含蓄、内敛,也只是人物性格使然,而非社会文化的威压。《氓》的女主人公,从恋爱时的表现看,应该属于敢爱敢恨、敢作敢当的性格。故而,恋爱之时,便大胆地爱,坦荡磊落,绝不矫揉造作;怨恨之时,又尽情地倾诉,无遮无拦,吐尽满腹苦水。也正因为这样的文化背景和这样的个性,她才能够最终发出“及尔偕老,老使我怨。淇则有岸,隰则有泮。总角之宴,言笑晏晏。信誓旦旦,不思其反。反是不思,亦已焉哉”的决裂誓言。不论这誓言中是否有夸张的成分,这份“过不到一起去就散伙”的选择权,跟只能被动接受命运安排的“弃妇”,还是有着本质的区别。更何况,氓的种种“恶行”,还很有可能是女主人公的怨愤中的有意筛选。

当然,氓或许真的就是一位春秋版的“陈世美”;女主人公诉说的一切遭遇,也或许全部属于真实。即使如此,也只能说明氓在对待女主人公的情感上发生了巨大变化,说明氓不懂得珍惜、不懂得感恩,说明氓过于自私,过于放纵自身品行,却不能证明他一定是个一以贯之的伪善之人、暴虐之徒,更不能推导出他的行为,是建立在压迫者思想基础上的、夫权统治意识支配下的故意之举。

面对了已经出现裂痕的婚姻,女主人公应该是想方设法进行了修复的。这期间,氓做了些什么,无法考证。而女主人公的修复婚姻之法,从诗歌内容看,似乎体现为吃苦耐劳。女主人公想用自己的吃苦耐劳感化氓,这样做的实际效果,显然不理想。或许,也正因为如此,女主人公才会最终忍无可忍地爆发,才会毅然返回娘家。女主人公坐在回娘家的车子上,心中翻腾着的,一定是这样的不满:好你个白眼狼!我这样没日没夜的伺候你,操持这个家,你还这样对我。这样的日子没法过下去了!

果真如此的话,女主人公显然就犯了一个认知错误:妻子,绝不等同于保姆,不是把所有的家务活都承担起来,就能够经营好一份爱情的。恋爱阶段的美好,前提是相互欣赏,总要想方设法发现对方的优点。婚姻要想保鲜,这样的相互欣赏依旧重要。当女主人公一边任劳任怨地操持着家务,一边不断腹诽着自己丈夫的懒惰和不知体恤时,婚姻的裂痕其实已经在看不见的地方开始出现。只是,当事人尚未发觉而已。

五、置身当下的解读意义

很长时间以来,《氓》留存于中学教科书中。《氓》的课程价值,并非在于让我们体察先民们的婚姻生活,更不在于借此批判夫权制度和男尊女卑。《氓》就是一篇文学作品。《氓》的倒叙式手法,复杂的心理情感描绘,精巧的比兴,无一不在昭示来自语言文字的独特魅力。作为语文教师,引领学生学习《氓》时,教学的重心,首先应该放在对这两千七百年前的文字的鉴赏品味上。在反复诵读中感受主人公的情感,在斟酌咀嚼中发现赋比兴手法的魅力。达成了这样的学习目标之后,才能够精心构设探究的话题,引导学生品读作品的现实意义。

对当下生活中的高中生而言,《氓》之作用于灵魂的最大价值,在于正确的爱情观和婚姻观。这其中,爱的责任心的培养,将是《氓》能够生成的最大育人价值。当然,“学会爱”,也可以看作由《氓》的学习而引申出的一道开放式作业。

  评论这张
 
阅读(3)|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