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闲 话 狂 士  

2016-04-06 16:27:24|  分类: 传记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闲 话 狂 士

陈英刚

中国历史上有许多「狂士」,一般是指那些志向高远、桀骜不驯、不拘世俗礼节,而又不屑与污浊合流的狂放之士。
  孔子在陈时,曾感叹道不行,而思鲁之狂士。孟子认为孔子学生中的琴张、曾皙、牧皮是「孔子之所谓狂矣」。
  琴张就是子张,他出身微贱,且犯过罪行,经孔子教育後成为「显士」。他曾说过:「执德不弘,信道不驽,焉能为有?焉能为亡?」子张「虽学干禄,未尝从政。」在孔子死後,他独立招收弟子,继续宣扬儒家学说。
  曾皙是曾参的父亲。孔子曾让弟子言志,他说自己的抱负是:「暮春者,春服既成,冠者五六人,童子六七人,浴乎沂,风乎舞雩,咏而归。」孔子曰:「吾与点也。」
  牧皮则遗憾史无更多记载。
  陆通,字接舆,是春秋时代的楚国隐士。《高士传》称其「好养性,躬耕以为食。楚昭王时,通见楚政无常,乃佯狂不仕,故时人谓之楚狂。」
  《论语?微子》记载,孔子适楚时,接舆游其门曰:「凤兮凤兮,何如德之衰也!来世不可待,往世不可追也。」「方今之时,仅免刑焉,福轻乎羽,莫之知载,祸重乎地,莫之知避,已乎已乎!」孔子下车,欲与之言,趋而避之,不得与之言。
  屈原在《九章?涉江》中曾提道:「接舆髡首兮,桑扈蠃行。」
  李白称自己:「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王维也有「复值接舆醉,狂歌五柳前」的诗句。
  庄子一生除做过漆园吏以外,没有做过其他官。他虽然生活贫穷困顿,却鄙弃名利和荣华富贵。
  据《史记》记载,楚威王闻庄周贤,使使厚币迎之,许以为相。庄周笑谓楚使者曰:「千金,重利;卿相,尊位也。子独不见郊祭之牺牛乎?养食之数岁,衣以文绣,以入大庙。当是之时,虽欲为孤豚,岂可得乎?子亟去,无污我。我宁游戏污渎之中自快,无为有国者所羇,终身不仕,以快吾志焉。」
  东汉末年的祢衡堪称狂士之集大成者。据《後汉书?文苑列传》记载,祢衡少有才辩,而尚气刚傲,好矫时慢物。孔融爱其才,结其为友,并推荐於曹操。曹操欲见之,祢衡竟自称狂病,不肯往,并数有恣言。
  祢衡善击鼓,曹操封其为鼓手,欲羞辱一番,却反被其裸身击鼓而羞辱。
  接着,祢衡又坐在大营门外辱骂曹操,恨得曹操谓孔融曰:「祢衡竖子,孤杀之犹雀鼠耳。顾此人素有虚名,远近将谓孤不能容之,今送与刘表,视当何如。」於是遣人骑送之。
  刘表对祢衡也是甚重之,文章言议,非衡不定。後祢衡复侮慢於刘表,刘表耻不能容,送与江夏太守黄祖。
  黄祖对祢衡也是厚爱有加,他赞其章奏「正得祖意,如祖腹中之所欲言也」。
  黄祖长子为章陵太守,尤善於衡。尝与其俱游,共读蔡邕所作碑文,射爱其辞,还恨不缮写。
  衡曰:「吾虽一览,犹能识之,唯其中石缺二字为不明耳。」因书出之,射驰使写碑还校,如衡所书,莫不叹服。
  祢衡後因在黄祖大会宾客时,出言不逊,惹怒了黄祖而被杀,年仅二十六岁。
  竹林七贤的代表人物阮籍和嵇康,由於对司马朝廷不合作,一个佯狂避世,一个则被杀害。
  司马昭一直想拉笼阮籍,有人就给他出了个与阮籍联姻的主意。於是,司马昭就派人到阮籍家提亲,要娶他的女儿为媳。阮籍心里不想结这门亲,又怕得罪司马昭,於是采取了醉酒的办法。
  他一连六十天、天天喝得酩酊大醉,让奉命来提亲的人根本无法向他开口,最後只好回禀司马昭,司马昭也只能作罢。
  除了喝酒,阮籍善弹琴。他喝酒弹琴时,喜欢吹口哨,他吹的口哨可以传几百步远。
  有一次,阮籍去拜访山中的一位真人,他对着真人说了半天,真人却似听而不闻,一声不响,惹得阮籍乾脆对着真人吹起了口哨,这下真人开了口:「请再吹一次。」
  阮籍於是再吹一次後下山。走到半山腰,阮籍忽然听到山谷中回响起优美的口哨声,抬头望去,原来是真人在吹。
  嵇康早孤,有奇才,远迈不群。嵇康尚老庄,曾说「老庄,吾之师也」。司马昭曾想拉拢嵇康,但他却采取不合作态度,因此颇招忌恨。嵇康因为吕安作证,触怒了司马昭,被处极刑。临刑前,嵇康顾视日影,从容弹奏《广陵散》,曲罢叹道「广陵散於今绝矣」,随後赴死。
  「诗仙」李白不愿应试做官,希望依靠自身才华,通过他人举荐走向仕途。天宝元年,经举荐,李白被召至长安,供奉翰林。期间,李白应唐明皇召集,前去皇宫为杨贵妃作诗。因衣着破烂,明皇赐李白衣物。时李白因醉酒无法更换,便唤高力士为其脱靴,可谓「狂妄至极」。
  李白文章风采虽然名震天下,可惜终不能见容於权贵,在长安仅三年就弃官而去。
  李白的「狂」有很多传说。其中,冯梦龙的话本小说《李谪仙醉草吓蛮书》,就颇为传神地刻画了李白狂士的性格。

  李白那句「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更是准确地道出了古代狂士们的心声。

  评论这张
 
阅读(6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