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你问我为何时常沉默,有的人无话可说,有的话无人可说

 
 
 

日志

 
 

多年前的博文,引起自己美好的回忆  

2016-06-30 22:23:58|  分类: 流年碎影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书生富贵简单快乐

程德坤

刚来上饶,首先就要学会买菜做饭。

根据工作和家庭实际情况,我负责买菜和中午烧饭,她负责晚上善后。在无数次事实面前,我不得不承认,我是善于破坏一个新世界的——厨房总是昨晚干干净净。待我次日“洗手作羹汤”之后,多半鬼子进村满目疮痍一片狼藉。

   周日,多为我俩一起,到江光厂边上的菜市场买菜,讲究荤素搭配,同时鱼肉相济,也重品种多样,挑选更是左顾右盼善睐有加忙忙碌碌,不可开交;常常大袋小袋,有时红塑料袋子黑塑料袋子——来不及环保,待购满两手,一古脑塞进车的后备箱,然后施施然回来整理,分门别类塞进冰箱。

     周三上午宽松无课,就一人疾行前往。

  有人生活中喜欢自寻烦恼,我却喜欢自寻快乐。

买菜就能找乐,找乐就是观人。观人之后就决定买谁的菜;特别喜欢一是一二是二的人,不喜欢秤翘得老高,回家却总让人怀疑分量不足的菜贩,有时候定点在一个地方,固定一个人处买菜,频频光顾加深对方印象,总希望借此能得优惠照顾一点,至少不给坏肉坏菜;有一天,很不满意,第二次故意施施然而来,假装不待见他;而就在对方的眼皮底下买他邻近人家的菜,意在警示,服务态度不好,就不买你的菜;下回到他的摊上去,对方态度明显好转。

  有时,觉得上饶是一个很接地气的城市,周三我多半"11"号车轮(锻炼身体的目的也有)买菜回家——步行的路上,可以看到一些散落在城市边上的农家菜园和菜农。

   一次,一个老婆婆,蹲在路上,一摞摞青菜,摆在地上,绿色莹然,鲜嫩可眼,还有一排辣椒,个小,颜色不如菜市场,曾有朋友告诉我,这是土辣椒,最得农家风味。边上堆着小萝卜,根叶上还着了露水,脚停住,赶紧买一点,老太婆说,你看,这都是刚从菜园里摘的,都拿去,便宜给你,我的菜袋子里本已经够了,架不住老人的热心和好意,全都要了,乐想:怎么也亏不到哪儿去吧。

正要走,老婆婆赶上来叮嘱,萝卜,炖的时候,千万不要去皮,萝卜去皮,什么味都没有了,要记住记住。

其实这我是懂的,老太婆凭什么就判断我不懂呢?这是个问题,看来还是不懂算了。

一买就是两天或三天吃的菜,接近半周的伙食。

我多半上午两节课,到十一点,我就没了心思,不再琴棋书画诗酒花,满脑子是如何荤素搭配,如何柴米如何油盐怎样酱怎样醋将茶了。

有时快十一点,同事徐徐找来,有事商讨,或朋友正和我辩论社会热点小说,或学生拦着问那用一句话讲不清的问题,我一律告急,急急如令。收拾电脑,收拾备课本,收拾办公桌上残局,更收住话头,电脑的插线半露在电脑包外面,似笑我如此这般匆促窘迫。

开门,放电脑包,放下半天的忙碌,绾袖,洗米,按电饭煲。洗菜,切菜,砸蒜瓣,洗锅,擦干,倒油,然后滋的一响,油烟劈面而来,生活味浓浓而入烟鼻,而入心扉,兀自不顾。

经常自我告慰,一切都会有的,没事没事的,油烟于我如浮云;从容之间倾倒木耳,洒上红椒,翻,炒,腾,挪,然后鸡精,香菜,蒜瓣,酱油,分头齐下。砧板还有残余,地上有移动中掉下的菜叶,已自顾不及。炒好,起锅,装盘,不亦乐乎,不亦乐乎?

打仗,估计是我的样子,当然我的样子,很像打败仗之后的颓然乎泰山崩溃的样子。

有一次,两位同事这时候找我,在过道喊,我听不见,敲门,不应,正准备走,我隐隐约约听到,我赶紧把一盘菜放好,出门,笑,问什么事?竟然是探究语文某某病句如何如何,我正准备说应该是这样这样,忽然记起,电锅炉没有关,赶紧一声呀,就撤。

好家伙,锅正冒烟!赶紧注水,水立刻咕咕冒,暗叫好险,在出事以前。

然后出门看 ,向同事道歉,说下午下午吧。

三个菜搞掂,绿的,是一盘青菜(家常必备);黑里夹红的,是木耳辣椒;香喷喷的,是油焖的红虾:齐齐罗列于杯盘之上。加上排骨炖山药汤,香气满室,一看时间到了,往山药汤里放盐少许,放蒜末少许,放香菜少许,放鸡精少许,放料酒少许,着色,放酱油少许。

忽然想起德国人炒菜,最反感和茫然的是中国人烧菜什么都是“少许”,德国人放酱油放盐都是天平三克或四克的准星斤两,想到这,不由自豪,不由慨然而笑。

上桌,正拟自我欣赏品尝,忽然门外大呼,推门而看,妻女盈盈而笑:好香,闻到了,什么好菜?桌上色泽诱人,白瓷碗盛上的米饭香艳可鼻,然后杯盘乱叠,午休时间紧张,相与枕藉乎床上,不管了,桌上乱糟糟,也不管了。

生活就这样简单,一段一段,把简单的生活香成每一个快乐段子。

 

名人们,小心你的笔和你的嘴!

程德坤

前不久收看“百家论坛'鲍鹏山讲水浒系列,他的文章古典绵密,我十分心仪,看他的表达功夫心下却觉得有些欠缺,这或许应了老子的话“吉人之辞寡”吧。他讲解水浒人物,条分缕析丝丝入扣,夜深人静时分正听得入神,忽然讲到李逵闹法场一节,鲍鹏山竟然将刽子手说成是刽(kuai)子手,让我大跌眼镜。

人谁都难免念错字,你我概莫能外。可有的字属于基本字,至少他不应该念错的,尤其这个“刽子手”。

忽然记得刘德华也是念“筷”子手的,不过人家是演员出身,我虽然担心以讹传讹,但相信稍有常识的人还是不会也跟唱“筷”子手的。

伊能静吧(?), “羽扇纶巾”,唱作“羽扇轮(音)巾”,面对质疑,人家委屈地辩解“纶”有这个“lun”音的.

说句实话,我还是欣赏她后来改口“羽扇纶(关)巾”,毕竟人家知错能改;内地的周迅却不同,一曲《看海》,固然将她特有的声线发挥得淋漓尽致,可是那个“贝壳”,却活活的念成贝壳(音翘),满大街的唱啊。我不解,说给朋友听,朋友说这是防止盗版,故意为之的。不妨你听听韩红的《天路》,就把黄昏唱成荒坟,我找来听,还真是!邪门!

难道娱乐界竟然敢这样极富创意的颠覆文字或文化?

之前收看“飞天奖颁布现场,成功扮演李小龙的演员陈国坤高歌一曲《少年强>>,听得我呀那是相当憋屈!“少年倔强则国倔强”,“倔强”他硬生生的念成“区墙”,而且更令人气恼的是,中间有一段孩子的和唱,我听的分分明明是倔强(juejiang),为何他就不听听孩子的念唱呢?还有录音师制片人作词谱曲的人这些吃文化饭的都喝西北风去了?还是朋友使坏存心看陈国坤的笑话不成?我怀疑前一种,这些文化贩子静不下心来,甚至翻翻字典的时间都没有!

当年上高中时,我的语文老师讲有一位干部将“兢兢业业”念成“克克克克业业”,我现在不敢当笑话听,因为有人竟然把“诵读“处理成“永”读。

有一些词,不懂就别乱用。信纸就信纸,不要装文化人说信笺,说“信笺”你就不要读成信“千”,不会没关系,难道不会翻字典或者绕着走啊。

《咬文嚼字》杂志社年年评选“十大语文错误”,可是杂志报纸电视却照使而“误”,可见原来不读书的不只是刘项,还有这些每天端着文字饭碗的编辑作家主持人老师们!

记忆犹新的是《中国青年报》称当年刘翔是“炙手可热”的大腕,称他奥运胜利归来是“凯旋归来”(凯旋就是胜利归来嘛),大标题,大体字,赫然在目!我摇头叹息,这该贻误多少人!?

至于悬殊一词,使用错误更是俯拾即是!

有位高三学生听完了我讲解“悬殊”是相差很大的意思之后,拿了本《青年文摘》给我看,讲的是李开复的故事,赫然有"悬殊很大"的字样,请我作解释。我无奈地说“尽信书不如无书”,该词赘用,绝对错误!

“过分的溢美之词”、“见诸于报端”、“报刊杂志”等,大量的赘用,广为流布,让我有点艰于呼吸,

我欣赏易中天对待文字出错的态度,“逮住了怎么办?我以为只能做三件事:认账、道歉、致谢”,雅人胸襟,十分感佩!

  评论这张
 
阅读(45)|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