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美是用来抵抗生活平淡的

 
 
 

日志

 
 

史记 郎平传(两篇)  

2016-08-26 10:35:44|  分类: 传记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史记 郎平传

刘黎平

 

郎平,天津人,庚子岁(1960)生,长八尺余,每于人中立,如岩上松,江上峰。 

年十三,为排球手,役于斯,终无悔。 

辛酉岁(1981),世锦赛,中华决战东瀛,时东瀛者,所谓魔女之师也,遇弱则屠,遇强亦灭,涤荡寰宇,罕逢其敌。 

两战甚苦,相持久矣,郎平谓左右曰:“今日战,吾国声威之战也,吾不能惜命与力,诸君努力可也。”乃怒起,升九霄,舒大力金刚臂,有千钧霹雳自重天降,凌于敌陈,敌不能堪,城池坍塌,金汤枯朽,乃溃。 

是日,中华女排霸天下。朝野欢喧,上下腾跃,民不知今夕何夕,且泣且喜。 

时中华久绝于世界,意恐世界轻我,民气郁结,多自菲薄,忽逢女排宣威域外,焉得不喜。一时馈遗,堆若山积,一时辰内,至三万余,赠郎平者,至三千余。 

人民大报情不能已,为长文于天下,曰:“效我女排,国家何愁不兴,大业何愁不成?” 

郎平于女排,主将也,虽虎贲不能容其力,虽霸王不能方其勇。每有对阵,不好迂回,执锐直入,擅如来神掌,敌虽深池高垒,奋击之下,多为齑粉,天下谓之”铁榔头“。 

忆太史刘年少时,亦女排青春时,国势日张,民生益富,上下皆劝,谓明日会更好,女排逢其时,得其志,逞其力,五载之内,摘冠者五,盛矣哉。 

当时郎平,天下以国士待之,或奉之如神,凡神州有人烟处,皆列女排诸神于上,朝夕景仰。能与郎平媲亚者,美国海曼,古巴路易斯。 

甲子(1984)岁,战洛杉矶,女排初战,少却,不利,九州疑,然至于决战,郎平与诸女神皆奋威,攻则拔寨,守则无漏,驰骋冲突,挽狂澜数度,终能克敌,登顶洛杉矶,有无敌寂寞之慨。 

京师学子,闻女排克敌,不能自已,周未名湖疾走,长啸若风之八千里,凡衣物卧具,焚之无余,以助其兴。嗟呼,彼时天下人心,奋勉如此。 

时有兴衰,月有盈亏,自五冠后,女排一时老矣,郎平亦老矣,数度折肱,且伤且病。太医诊脉,曰:“君之筋骨,如七十翁妪,慎之。”郎平亦曰:”爱女投我怀,吾不敢迎,以筋骨不堪也。”  

彼时女排,新不如旧,于亚特兰大,于世锦,折戟者再。虽郎平妙手,奈何势去。既不如意,挂冠往罗马,为罗马教头,罗马兴;又为美利坚教头,美利坚兴。 

有好事者曰:“天下女排虎贲,皆为郎平弟子,彼此相竞,其实不过郎平一队,二队。” 

郎平挂冠去神州,久居美利坚,良有隐衷也。 

初,女排练兵郴州,楼舍陋旧,皆为竹棚,夏不能纳凉,冬不能驱寒,且不耐蚊虫之扰。郴州小吏谓郎平曰:“君为国士,陋居如此,岂能忍,君若上书,有司拨银,幸哉。”郎平乃上言,有司乃拨银,小吏居然贪墨,饱私囊。 

事发,御史责郎平曰:“君为国士,当惜国恩,行事如此,当面壁自省。”郎平气结不能言,乃生去意,故役满,挂冠拂袖,之海外。 

郎平既去,女排兴衰凌替,然失意时多,得意时少,雅典摘桂,此后寂寂。伦敦徘徊四强外,秋月坠泪,云丽伤神,败军之师,黯然而已。 

郎将军在海外久,往日恩仇,渐行渐销,若廉颇在楚,朝夕叹曰:“吾思用赵人”。神州亦思郎将军,乃招曰:神州思将军久矣,将军归来乎。郎平曰:神州思吾,吾亦思神州。 

癸巳(2013)岁,郎将军既归,恩怨不过一笑,女排复振,得纵横天下,稍复往日规模,然天下轻之。 

丙申岁奥运,征战里约,女排每见,他人则笑,曰:羸弱之师,无牙猛虎。 

郎平曰:吾今日归来,非必胜也,然必为胜尽力。 

战巴西,克敌。 

战荷兰,两军死力,战四合,每合不至于终,辄不知胜负,生死毫厘,胜败毫发。或荷兰力攻,或我郎力守,此时敌陷我阵,彼时我克敌营,往来反复,争战岂休,有猛将朱婷势不啻奔雷,一球若列缺霹雳,折拉敌门,多能克敌,斩首三十三,乃克荷兰。 

既能决战,国人忽思郎平,曰:郎女,吾国三十年之女神也,今日归来,国魂归来,其不肯辜负江山,不忘初心,伟哉,壮哉。 

决战未起,郎将军刷屏矣。 

决战,对塞尔维亚。 

郎帅布阵,陷阵者:惠若琪,朱婷;辅将:袁心玥,徐云丽。接应:张常宁。应敌:魏秋月。游击:林莉。 

敌陷阵者:米哈伊洛维奇,马来塞维奇。其接应、应敌与游击将军,皆强兵悍将。 

两军初合,我战稍不利,或飞矢出境,或应敌无暇,敌攻我所不守,我攻敌所能守,进不能克,退不能防,第一合,我负。 

第二合,郎帅易将而战。敌少衰,我少振。回看射雕处,林莉发矢得分;草枯鹰眼疾,朱婷一箭破的。仰手接飞猱,丁霞出师得力;俯身散马蹄,云丽闪电斩敌。惜哉剑术疏,马氏强攻出界;三军泪如雨,米氏奇功不成。 

战四合,气益酣,虽曰一球,然有矢石如雨之观,观之不足,说之百端,天花乱坠,目不暇接。 

忽云端无声,百神皆寂,有语自九霄降,曰:中华胜矣。 

是役,我女排夺冠,去雅典之岁,十二载矣。 

太史刘曰: 

所谓郎平,所谓女排精神,今日观之,异于当年哉,当年谓之精忠报国,今日乃天下忘我,我不忘天下;天下不容我,我能容天下。故能王者归来,天下景仰。 

念念能以天下为度者,天下必归之;念念皆以一身为度者,天下必弃之。 

郎平不老,吾岂敢老,郎平不衰,吾岂敢衰,虽位卑,亦勉之。 

今皆谓郎平神女,亦淑女也,淑女君子,亦可以为品牌,且可掘金,且观如下之言。

 

【作者简介】 

 

刘黎平,1971年生,毕业于暨南大学文学院,硕士研究生。资深记者、著名媒体人。现为《广州日报》“国学版”编辑兼主笔。他的文字很有特点,让日报、国学和读者零距离,自2010年“国学版”创办以来,让珠三角及周边地区读者无法释卷。如今结集出版第二季《一混三千年》,凭栏观史,有穷尽千年视野、识历史长河浩浩所归的全新观感。


史记. 女排教母郎平传

柴广翰


郎平者,燕赵人也,庚子年(1960)生,以号铁榔头名天下。

幼年身纤弱,体多病,以小米粥充饥。年方垂髫,嬉戏游乐,每与男童争锋,皆胜。及至豆蔻,身高已与常人同,与同辈处,若鹤立鸡群焉。乃入京师体校,始结排球缘。及笄之年,禀异常,族人奇之,或曰:“吾宗中有此女,非常人也”。
戊午年(1978),入中华队,师袁伟民。郎平擅高位拦网,亦长落地开花。袁有慧眼,委郎平主攻任,至此,郎平以扣球手名世。

辛酉年(1981),战东京,郎主攻,中华队首摘冠,录3:2,郎摘“优秀员”。时,万人瞩目电视机,亿万众聚首天安门,呼“中华万岁,女排万岁”!翌日,神州报头版载:“女排尚能赢,何愁现代化乎?”
是时,江湖广传:“女排赢,中华赢;女排强,炎黄强。”

甲子年(1984),战洛杉矶,小组赛2:3折戟,压力爆棚,13亿重托压身。然,中华队终摘金,获三连冠,郎平封“三八红旗手”。时有京师4000余学子聚首未名湖,烧被、摔杯、破衣,以此为庆。

已丑年(1985),战世界杯,获封五连冠,时有中原一套解说师宋世雄者,封其铁榔头。后与美利坚海曼、加勒比北部国波玛雷斯同为“三大攻击手”。后,揣两千金留学美利坚,甚困穷,每日以三民治充饥,以女排教练为糊口业。

乙亥年(1995),临危受命,回国,任中华队总教头,战亚特兰大,摘银。

戊寅年(1999),辞主帅,赴意国。彼国有小城曰摩德纳者,盛产法拉利、兰博基尼、马萨拉蒂等座驾,然,最优者排球也。弹丸小城,有队一百,此乃中华队总和。摩德纳队27年未摘冠。郎平策,未一年,摘意国联赛冠,又一载,摘欧罗巴洲冠。壬午年(2002),乃成双冠王,以此,摩德纳英雄者,郎平也。

丁酉年(2005),策美利坚教头。后数年,或执美利坚,或策意大利,或战奥运、世锦,皆得意。

戊子年(2008)八月十八日,京师奥运,战鸟巢,郎平执美利坚鞭,战中华队,录3:2,摘铜,有网民骂曰:汉奸,客他乡,不爱国,有碍中华队摘金。亦有国人皆呼:叛徒也。此皆蜚语也,郎平不闻。

已丑年(2009),归,任恒大主帅,摘两冠一亚。

甲午年(2014),有美利坚男示好郎平,欲娶之为妻,郎欲回国执教,男子唯恐等不及,郎平曰:“四年久矣,吾一生何止数四年,岂可托付?”决然弃之。

壬辰年(2013)四月二五日,复掌舵中华队,谓之“救世主”。是时,中华队士气低落,名不进五,战伦敦,不能前四。当是时,思所以凤凰涅槃,冲出亚细亚。

葵巳年(2014),战世锦,夺亚。

乙未年(2015),战亚锦、世界杯,皆摘冠。是时与上次冠相隔十一年矣,喜极而泣曰:“吾何人?铁榔头!谁来抢火炬,吾以火炬抡之!”时年,中原一套授予“感动中国”。

丙申年(2016)初,郎平再婚,年五十六,夫为社科君,博导也,郎平曰:“吾一生伴侣也”。中原国嘴白岩松司礼仪,中华军名仕皆往贺之。

丙申年(2016)八月十九日,战里约,对荷兰国。二万余众,一万九为巴西迷,屏神凝息,草木皆兵、风声鹤唳,绿黄旗遮挡大五星。江湖曰,此战不利中国。郎平面色沉静,无所惧。

烽烟起,盔甲上,哨鸣止,录27-25,23-25,29-27,25-23,荷兰败。中华队再下一城,翘首翌日与斯尔维亚摘金。
时,寰宇惊诧,神州喧呼,队员喜极而泣,郎平亦泪夺眶出。中原社刊文,此为女排精神,盖神州至亚细亚,百年惟郎尔,神州之喜可知。

中华体育史,有无卅年受人仰慕乎?李宁、刘翔皆不能,能者,郎平也。卅五载,凡有街道处,皆有郎平声。

太史公曰:万人瞩目者,三大球也。足、篮皆折戟,女排,天下之最后瞩目也。或曰:远行、还乡、辗转、漂泊,卅五载,昔日队友或为司徒,或为巨富,或冥国游。从“铁榔头”到“女排教主”,女排之于郎平非国别,非利好,非输赢,乃生命矣。女排者郎平乎?郎平者女排乎?无郎导,无为中华长脸之女排也。

  评论这张
 
阅读(3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