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加关注
查看详情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没有冬天不能逾越

我有责任,把我自己仅有一次的人生过好

 
 
 

日志

 
 

名家散文短语  

2018-07-26 10:45:10|  分类: 高中作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阅读

苏童

 阅读是一件美好的事情。在阅读中你的兴奋点往往会被触发,那就给你带来了愉悦。那种进入作品的感觉是令人心旷神怡的。往往出现这样的情形,对于一部你喜欢的书,你会记得某些极琐碎的细节,拗口的人名、地名,一個小小的场景,几句人物的对话,甚至书中写到的花与植物的名称,女孩裙子的颜色,房间里的摆设和气味。

 

卡森麦勒的《伤心咖啡馆之歌》我读过两遍。第一遍是高中时候,我用零花钱买了生平第一本有价值的文学书籍,上海译文出版社的《美国当代短篇小说集》。通过这本书我初识美国文学,也初读《伤心咖啡馆之歌》。当时觉得小说中的人物太奇怪,不懂其中三昧。到后来重读此篇时,我不禁要说,什么叫人物,什么叫氛围,什么叫底蕴和内涵,去读一读《伤心咖啡馆之歌》就明白了。阅读确实是一件美好的事情。

 

两年前我读了杜鲁门·卡波特的《在蒂凡纳进午餐》,我至今记得霍莉小姐不带公寓钥匙乱揿邻居门铃的情节,记得她的乡下口音和一只方形藤篮。

 

问谁

木心

 

人文主义,它的深度,无不抵于悲观主义;悲观主義止步,继而起舞,便是悲剧精神。

 

毋庸讳言,悲剧主义是知识的初级、知识的终极,谁不是凭借甘美的绝望,而过尽其自鉴自适的一生。

 

年轻的文士们,一个一个都很能谈,谈得亮亮的,陈列着不少东西——冰箱!这些人真如冰箱,拉开门,里面通明,关了,里面就是黑暗。冷着。

 

我们最大的本领,不过是把弄糟的了事物,总算不惜工本地弄得差强人意了些——没有一件事是从开始就弄得好好儿的。

 

也有人认为一切都可以化作乖觉的机器,或者更原始朴素些,把人群分类,像秤钮、秤钩、秤杆、秤锤那样搭配起来,就行了。

 

这样搭配起来的“秤”,用来称什么呢?称“幸福”。

 

就算称幸福吧,称幸福的秤,是幸福吗?

 

你问他,他问我,我问你啊。

 

 

进步的危险

王蒙

 

人类用各种手段减轻或取代自己的天然义务與必要劳作,过去每天要跑许多路,现在有各种各样的代步工具了。过去要强记许多知识与信息,现在有手机就行了。人们沉醉于海量的信息里,以致许多人患了“信息肥胖症”。过去要练功夫,学习阵法、战法,现在都不用了,人们的体能其实是在走下坡路。过去是母乳喂养,现在被牛奶、羊奶和各种添加剂合成的婴儿奶粉替代了。

 

进步是巨大的,竞争是激烈的,科学技术正在取代人的努力,取代勤奋与思考。不幸的是,辛勤付出的过程中饱含着爱。当人们掌握了一个又一个先进的技术后,原有的、更接近人类天性的本领与情感,会不会逐渐式微?

 

毫无疑问,科学技术在很多方面可以造福人类。但是,人们应该有自己的底线:腿应该能够走路、奔跑与跳跃;胳膊应该能够推举重物;手指应该能够精工细作;皮肤应该能够感知冷暖;头脑应该善于和勤于学习、思索、记忆、计算、想象;尤其是心,应该能够爱人,能够付出,能够不忍,能够自省,能够贡献与燃烧。

 

 

十九岁以下的誓言才美丽

王鼎钧

 

傍晚,雷声隐隐不断,是我今年第一次听到的春雷,温和如在试探。

 

这声春雷来得太晚了吧,我几乎把它忘记了。按照农历的节气,通常“惊蛰闻雷”,现在惊蛰过去已一个多月,连谷雨也被抛在后面了。

 

听到雷声,老伴流下眼泪。为什么?她说她记得此生第一次听见雷声是在贵州,大约六岁,她问大人:“老天为什么要打雷?”她爸爸说:“因为小孩不乖。”

 

为了这个流泪?就为了这个。

 

也许是为了她已是一个乖女儿,可是老天仍然年年打雷。

 

也许为了她已为人母,而她的父母都老了。

 

有时候,你的亲人正是难以了解的人。

 

她泡了一壶茶坐下,我们喝茶,人在喝茶的时候不流泪(喝酒的时候流泪)。

 

然后她慢慢地说起另一件事。她来到台湾以后,她的一个同学有了男朋友,这一对小情侣不断偷偷约会。有一次,雷声打断了他们两人的情话,男孩指着空中说:“我若有二心,就被天雷劈死!”

 

可是他仍然负了她。以后她为人妻,为人母,听见打雷,就悄悄地流泪,唯恐誓言灵验,雷真的劈死他。她还是爱他。

 

为了转变气氛,我们互相挑衅,我问老伴是否也曾有男孩为她发誓,她问我年轻的时候是否也曾为女孩发誓。没有答案,谁也不需要答案。

 

我暗想,如果能再年輕一次,我倒希望在雷劈之下有男孩为她起誓,我也曾经为女孩起誓——十九岁以下的誓言才美丽。

 

反攻与治疗

刘墉

 

有位著名的演讲家說,如果他哪场讲失败了,就接着安排很多场,用后面的成功平衡前面的失败;一个有兔唇孩子的家长说,他除了帮自己的孩子矫正,也以余力资助别的残童,心情就变好了;一位丧夫的妇人说,她才办完丧事就冲回医院,帮助得同样疾病的人,因此平复了自己的哀伤。对厄运,要反攻,要用公爱治疗私爱的失落。

 

 

不是不幸

古龙

 

有很多人都认为,上天不该将李后主生为帝王的,明朝的陈眉公论其人:“天何不使后主现文士身,而必予以天子位?”

 

大家读过之后,都会在惋惜中有许多感慨,都觉得他生为帝王,是他的大不幸。

 

一个艺术家的创作,非但和他的性格才智学养有关,和他的身世境遇心情感怀关系更密切,尤其是文人,把心中之感受,形之于文字,如果你没有那种感受,你怎么能写出那种意境。

李白才高八斗,意气风发,不但是饮者,也是侠客,所以他写出来的诗,如天马行空,如黄河之水,酒香四溢,淋漓尽致。

 

杜甫就拘谨得多了,他虽然也是饮者,他的诗境却总像是停留在发醉微醺时。两人之间的這一点不同,当然跟他们的出身和境遇也有相当大的关系。

 

如果李后主没有“天子位”,而只有“文士身”,他怎么能写得出“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怎么能写得出“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可是还未到中年时,已经国破家亡,已经要“垂泪对宫娥”了,这种遭遇,这种变化,这种心情,这个世上有几个人能体会得到?

                      本末先后

                                            王鼎钧

 

电影的导演、副导演和编剧一块儿商量新片的故事,旁边坐着顾问:主题导航员。这部片子的情境是,一座别墅为暴徒占据,住在别墅里面的男女老幼都成为命在旦夕的人质。一个英勇的年轻人决心潜入别墅营救他的亲人,那里面有他的父亲、妻子和孩子。问题是他只能救出一个,谁是最恰当的人选?

 

编剧说:“我们让他先救自己的儿子。因为这部片子计划打入美国市场,要考虑到一般美国人的观念,老人无用,后生可畏,下一代比上一代重要。”

 

顾问说:“我提醒你,中国是一个注重孝道的国家,二十四孝里有一个榜样是郭巨埋儿。你日后可以生育很多儿女,可是你只有一个父亲。”

 

大家沉默片刻,副导演说:“要优先考虑国内的标准,那就让男主角救出父亲,牺牲妻儿,怎么样?”

 

导演说:“这样的情节很难处理。这部戏不但要热闹,也要感人。我们要让观众感同身受,要他们热泪滚滚。牺牲妻子的情节必将引起女性观众的反感。”

 

顾问说:“新女性主义一定会激烈反对,她们的反应很重要。”

 

导演转过脸来望着顾问:“把妻子救出来怎么样?这一场戏我可以拍得很精彩。”

 

顾问提议:“男主角想救妻子,妻子坚决辞让,要丈夫先救父亲。这样也许可以两面兼顾。”

导演摇头说:“妻子替公公而死?你怎么让年轻的观众接受?他们会说不可能发生这样的事。”

 

大家很苦闷,良久,编剧忽然叫起来,吓大家一跳。

 

“有了!”编剧说,“我们把男主角的身份变一下,他不是任何人的亲属,他是一个警员。他深入虎穴救人,爱救谁就救谁,爱牺牲谁就牺牲谁,观众不会怪他,只要他救出一个人来就行。导演,你看怎么样?”

 

导演拍案叫绝:“太好了,这种麻烦事兒应该交给警察去办。”

 

顾问欣然同意:“现在困难已经解决,构想成熟,一定可以通过电影审查。我回去静候新片开机的消息啦。”

 

回头觉

张晓风

 

几个朋友围坐聊天,聊到“睡眠”。

 

“世上最好的觉就是回头觉。”有一人发表意见。

 

立刻有好几人附和。回头觉,也有人叫“还魂觉”,只要睡过,就知道其妙无穷。

 

回头觉是好觉,这种说法也许并不合理,因为好觉应该一气呵成、首尾一贯才对,一口气睡得饱饱的,起来时可以大喝一声:“嘿!八小时后又是一条好汉!”

 

回头觉却是残破的,睡到一半,闹钟猛叫,必须爬起;起来后头重脚轻、昏昏沉沉、神志迷糊,不知怎么却又猛想起,今天是假日,不必上班上学,于是立刻回去倒头大睡。这倒下之际的那种失而复得的喜悦,是回头觉甜美的原因。

 

世间万事,好像也是如此,如果不面临“失去”的惶恐,不像遭剥皮一般被活活剥下什么东西,也不会憬悟“曾经拥有”的喜悦。

 

你不喜欢你所住的公寓,它窄小、通风不良,隔音效果也不理想。但有一天你忽然听见消息,说它是违章建筑,市府下个月就要派人来拆了。这时候你才發现它是多么好的一栋房子啊,它多么温馨安适,一旦被拆掉真是可惜,叫人到哪里再去找一栋和它相当的好房子?

 

如果这时候有人告诉你这一切不过是误传,这栋房子并不是违章建筑,你可以安心地住下去——这时候,你不禁欢欣喜忭,仿佛捡到一栋房子。

 

身边的人也是如此,惹人烦的配偶、缠人的小孩、久病的父母,一旦无常,才知道因缘不易。从癌症魔掌中抢回亲人,往往使我们有叩谢天恩的冲动。

 

原来一切的“继续”都可能被外力“打断”,一切的“进行”都可能被强行“中止”,而一切的“存在”也都可能被剥夺成“不存在”。

 

能睡一个完美的觉的人是幸福的,可惜的是他往往并不知道自己拥有那份幸福,因此被吵醒而回头再睡的那一觉反而显得更幸福——只有遭剥夺的人才知道自己拥有的是什么。

 

 

声音

 

判断一个人是不是英雄,不应该看他愿不愿意拿自己的生命来搏,而应该看当别人都在惊慌失措甚至做出错误的决定时,他能否保持镇定。

                                                                                  ——麦克·莫波格《柑橘与柠檬啊》

 

世上每个人都有一个他知道实现不了的梦想,但他会用一生去希望和等待它的到来。我们人类因此悲哀,也因此伟大和战无不胜。

                                                                                                       ——約翰·斯坦贝克

 

我一辈子都喜欢跟着让我感觉有兴趣的人,因为在我心目中,真正的人都是疯疯癫癫的,他们热爱生活,爱聊天,不露锋芒,希望拥有一切,他们从不疲倦,从不讲些平凡的东西。

                                                                                        ——杰克·凯鲁亚克《在路上》

 

我想在大地上画满窗子,让所有习惯黑暗的眼睛,都习惯光明。

                                                                                  ——顾城《我是一个任性的孩子》

 

我和这个世界不熟。这并非是我撕裂的原因。我依旧有很多完整,至少我要成全我自己。

                                                                                      ——北岛《我和这个世界不熟》

 

我想跟这片灌木丛一样,每天在这里抵抗着,既不消失,也不抱怨,更不说话。它什么都不需要,也不被征服。

                                                                                                        ——威廉·格纳齐诺

  评论这张
 
阅读(33)| 评论(0)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